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聽一具屍體對你說故事,在夏夜花火的炫爛裡。

  • 字級

文/達利

常常聽到什麼不世出的年輕寫手啦、早慧的少年小說家啦,達利常常覺得莫名其妙;而且,如果事先知道作者的年紀,然後讀的時候說不定就可能就會產生:「哦,這裡的設定不怎麼樣嘛;不過他/她才十七歲,寫這樣算不錯了吧?」然後同朋友說:「這本書還不錯啦」這種偏差的感想──你想,讀小說嘛,又不是看寫真集,管作者多大歲數做什麼呢?故事好不好看才重要呀!

因為這種想法,所以達利對於所謂少年天才寫的東西,反倒常會用批評挑剔的眼光去讀,或者,根本不去碰觸。所以,雖然乙一在台灣已經出版了幾本作品,但達利除了幾本改編漫畫之外,從沒讀過任何一本小說。

夏天.煙火.我的屍體

夏天.煙火.我的屍體

直到這本《夏天‧煙火‧我的屍體》。

《夏天‧煙火‧我的屍體》是乙一在十六、七歲時的出道作品,根據他自己表示,「是在練習使用文字處理機時完成的」──聽起來雖然像是篇隨便的習作,但當開始閱讀時,達利才訝異地發現,乙一之所以被許多前輩作家及讀者推崇,並非因為他有什麼嘩眾取寵的能力,而是乙一筆下的故事,的確透著一種怪異但神奇的力量,會偷偷緩緩地拉著讀者的衣角,一點一點地把讀者拉進他的世界。

第一人稱的主述者「我」是一個名叫「五月」的小女孩,與另一個小女孩「彌生」是好朋友,彌生的哥哥「阿健」常陪兩人一起玩耍,住在鄰近的大姊姊「綠」也常到阿健彌生的家中拜訪。一天,彌生和五月坐在大樹高處的樹枝上等著阿健回來,然後因為一點小小的意外,五月墬樹,死了。

故事從這裡開始進入一個奇妙的氛圍當中──已經死亡的「我」仍然繼續為讀者敘述著情節:彌生和阿健為了不讓大人們發現五月出了意外,開始一連串藏匿屍體的動作;而因為「我」的敘事口吻一直維持著一種淡然,一點都不像意外的受害者,是故讀著讀著,某種同情會開始變成對藏匿行動能否成功的緊張,每一次幾乎被發現的時刻都在閱讀感受上又疊了一層懸疑,每一回釋然時已經替下一次緊繃埋了伏筆。全村子的搜查、家長的懷疑,加上似乎洞悉著什麼事情的綠姊姊,所有的因素,在夏夜的煙火大會時達到爆發的高潮...

但,這還沒完!乙一的戲法,直如炫爛的夏夜花火,最大的燦爛過了之後,還有個安靜、漂亮、耐人玩味的結尾。

乙一的文字簡單,敘事輕快,但故事的結構特殊,令人欲罷不能;乙一的故事好看,但這同他年輕與否無關,而是他具備某種奇特的觀察視點,所以能夠輕簡地訴說某種現實裡的疏離與隱敝,孩童的天真與邪惡。

乙一的作品。奇妙的閱讀經驗。

聽一具屍體對你說故事,在夏夜花火的炫爛裡。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08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