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兇手、犧牲者、受保護者──肅清之門中,誰是真正的受害人?

  • 字級

文/達許錢德勒

畢業前夕,一向被學生們瞧不起的中年女教師近藤亞矢子走進教室,宣布全班同學已經成為她的人質,並馬上殺害了兩個意圖反抗的學生。 「各位同學,明天的畢業典禮到底有幾個人參加得了呢?……這得看現在起的二十四小時才能知道了。」

肅清之門

肅清之門

《肅清之門》的故事,如此展開。

提到《肅清之門》,也許不得不談一下《大逃殺》:這是一個將全班同學放逐在孤島上、規定他們要相互殺戮直到最後一人方能罷休的故事。這兩個故事都有聳動的題材及血腥味十足的情節,可以輕易地吸引注意、挑起討論,但也因為題材所引發的話題太容易模糊焦點,而使得這兩本書的內容常被忽略,而被尚未讀過的讀者產生「這幾本書就是在大殺特殺而已嘛」的誤解。

事實上,《大逃殺》藉不合理遊戲規則所產生的殘殺行動,暗指現實世界裡種種需要我們全然服從規則、排擠同儕才能存活的制度── 無論是大小考試、升遷程序,幾乎都是這麼回事;所以愈像是「好學生」的角色,就愈快抄起傢伙來殺人──在劇情驚心動魄地推進時,這種反諷,其實是隱在當中的悲哀。

而《肅清之門》其實也是如此。

近藤亞矢子綁架、殺害全班同學,甚至旁及幾位前來救援的老師,再利用人質向家長要求高額贖金;前來攻堅的警方不但處處受制於亞矢子,連電視台的現場連線報導,都在亞矢子的算計及控制之中……這樣的劇情看來誇張荒誕,但作者黑武洋總會適時地填補讀者的疑惑:被殺害的同學與老師都曾撐著「受保護的未成年人」及「教育者」的硬殼傘,在下頭幹些難以入目的勾當,而社會對此卻莫可奈何;要求高額贖金,是為了要以這些贖金為獎勵,懸賞要求全國一起追捕那些曾經撞死自己女兒後逃逸的暴走族……

在緊張的情節當中,《肅清之門》透露出一種近乎絕望的姿態:受保護者曾以此特權有恃無恐地迫害他人,今日的兇手曾經是昔日的被害人。以暴制暴似乎是正義最後能夠得展的唯一手段,但當犧牲者也成了加害者,終於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手上是乾淨、沒沾上血的。到了如此田地,每個人都是犯罪者,每個人也都是受害人;偽善的教育制度、對青少年的保護法規,以及讓青少年成長得毫無目標、得過且過的社會環境,應當進行哪種省思,才可能匡正時局?或者,導引人性?

肅殺結束,但自省才剛要開始。讀了《肅清之門》,或許您會駭於情節,或許您會挑剔邏輯;又或許,您會用不同的眼睛,來審視現實世界。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317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