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創作,就像在那個;那麼閱讀,該算是什麼?

  • 字級

文/達利

這些讀完大呼過癮、然後不忘表態的朋友口中所謂的「這種小說」,指的是大家印象中的粗糙、大灑血漿、只求感官刺激不講文字邏輯的某些類型小說,而不可否認的是,絕大部份的驚悚小說,幾乎都不可避免地有這種缺點。

但 Stephen King 的小說絕對不同。

《戰慄遊戲》的故事除了驚悚的骨幹之外,還多了糾纏的人性,更特別的,是 Stephen King 在故事書詳細但不著痕跡地描述了作家/作品與讀者之間的關係:作家如何將周遭事物溶進自己的故事裡?通俗作品對讀者的影響力會有多大?作家自認理應得獎的作品,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寫的?作家自認只是用來騙錢的媚俗之作,真的有那麼令自已討厭嗎?

在故事裡,Stephen King 寫著:寫作有點像在自瀆... 一樣要有敏捷的頭腦、迅速的雙手,以及遼遠的想像力。

倘若創作真的就像作家在那個,那麼咱們急急地翻著書頁、迫切地拉扯文字線索走向結局的舉動,又算是什麼呢?我們是《一千零一夜》裡為了聽故事而不願履行殺戮誓言的王,還是思緒只隨作者律動、身體不由自主起舞的木偶?

它可以被當成「這種小說」來讀,但絕對不止是本「這種小說」。剝開驚悚的外裝, 《戰慄遊戲》講的其實不只是書迷、作家與作品的關係,還有孤獨、熱情、執拗及偏見等等人性,以及更加深沉的閱讀脈絡及創作肌理。

創作,就像在那個;那麼閱讀,該算是什麼?這個問題,將在翻開《戰慄遊戲》後,由您自己,逐步解答。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沒有回頭解開那些「不知道」,苦痛會一直一直地梗在心頭,永遠無法放下。

「不是都已經補償了,還有什麼要做的嗎?」「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解嚴將近30年,卻彷彿才過去沒多久,一切都沒有論定,在臺灣提到「轉型正義」,人們的立場往往針鋒相對。另一方面,那也像是真的過了太久,久得我們只剩下鮮明的標籤,而想不起那個時代的細節。

306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