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哀傷浮游2】笛卡兒,我為你傷心──朱家安讀〈你的臉〉

  • 字級

哀傷浮游2 沒有名字的人們

哀傷浮游2 沒有名字的人們


可能是某個誰、哪件事,或是這整個時代,我們在黃色書刊的圖畫裡猜測、猶疑、對號入座。

他說:「獻給這個世界:我為你感到高興,卻也替你感到哀傷。」

他的故事從來沒有一個標準答案,這一次,黃色書刊的「不解釋」,讓他們用自己的語言,獻給感同身受的你們。

文/朱家安

《哀傷浮游2 沒有名字的人們/〈你的臉〉》(圖/時報出版提供)《哀傷浮游2 沒有名字的人們/〈你的臉〉》(圖/時報出版提供)


笛卡兒,我為你傷心,因為我們這些念哲學的人想到的經典案例,都沒辦法像我昨天看到的〈你的臉〉那麼聳動。 

〈你的臉〉是一個阿伯的故事,有一天阿伯發現他無法確認自己跟「家裡的那些人」到底是什麼關係了。簡單說,有好幾種可能性,他不知道哪個才是現實:

1. 他們是兩個強盜,闖入我家把我擊暈,隨後假扮成我的兒女,欺騙我取樂。
2. 我是強盜,闖進這個人家之後把老夫婦殺了。我要離開時,老夫婦的兒女回到家,把我擊暈,並且讓失憶的我相信他們是我的兒女,打算把我折磨至死。
3. 沒什麼特別的,他們就是我的兒女。

這個故事很恐怖,因為它把人賴以判斷的依據統統取消,讓所有選項看起來都同樣可能為真,而其中幾項如果發生的話,真的是會讓人生不如死。

這樣的困境,和哲學懷疑論有幾分相似。例如笛卡兒討論的:

1. 我眼前的一切都存在,就像我看到的這樣。
2. 我眼前的一切都不存在,它們只是惡魔為了騙我而製造的幻覺。

笛卡兒的洞見在於:即使(2)不幸成立,至少「我自己」還存在,因為若我不存在,惡魔要騙誰?這段思考就是名句「我思故我在」的由來,這句話常被人誤會是在說「人因為思考,才有存在的價值」,但其實意思是「要懷疑自己存不存在,我得先存在才行。所以當我懷疑自己是否存在,就證明我自己是存在的」,是個嚴謹但沒有勵志功能的形上學論證。

咳,扯遠了。重點在於,即便笛卡兒能證明自己的存在,同樣的方法卻無法告訴我們(1)和(2)哪個是真的。這種懷疑論困擾哲學家很久,至今似乎沒有令大家滿意的答案。然而,用來說明「我們真的很有理由懷疑____是不是真的!」的情境倒是不斷被發明出來。例如哲學家羅素的另一個著名挑戰:

「你是否能判斷這個世界是不是五分鐘之前才被創造出來的?」

在你脫口說出「拜託如果世界才誕生五分鐘我為什麼會有關於昨天的記憶啦」之前,或許可以想想看:你要怎麼確認你的「關於昨天的記憶」,不是跟世界一起在五分鐘前被創造出來的?

懷疑論為數眾多,但共通的推論方式是:「來大家看這邊歐~右手是正常的世界,左手是懷疑論的可怕世界,而根據我們已經掌握的線索,完全無從判斷我們身處哪一邊唷~」這本來應該要是很有趣的哲學教材,但實務上使用起來,卻常常被奚落「想太多」。或許是我自己的問題,不過好像很難讓聽眾和讀者理解哲學家不是在耍嘴皮詭辯,而是真的擔憂我們賴以行動的知識是否有恰當基礎。

在我看來,〈我的臉〉成功傳達了類似的擔憂:我跟這兩個看起來像是我兒女的人有什麼關係?有好幾種可能性,其中幾個實在太糟了,但我竟然完全無法分辨哪個才是真的……

笛卡兒,我為你傷心,因為我們這些念哲學的人想到的經典案例,都沒辦法像我昨天看到的〈你的臉〉那麼聳動。

不過我還是不會在哲學活動裡用這個例子,它實在是太可怕了。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深深感覺在台灣大家都認為哲學沒什麼用,把這個現象歸咎於總是講一些沒人聽得懂的話的哲學家,並立志用最直白的語言講哲學。著有簡單易懂的哲學書《哲學哲學雞蛋糕》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