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閱讀時光|《老海人洛馬比克》】鄭有傑:小說是瞭解歷史的最好方式

  • 字級



透過影像能讓經典文學中的畫面深植腦內,是認識文學經典的絕佳途徑,文化部委託王小棣導演,召集了鄭文堂、沈可尚、鄭有傑、王明台、廖士涵、安哲 毅等六位 導演,將楊逵、朱天文、張惠菁、駱以軍、柯裕棻、季季、劉大任、夏曼.藍波安、廖玉蕙、王登鈺等十位作者的作品,拍成每部25分鐘的「閱讀時光」系列影 片。OKAPI特別專訪了參與拍攝的七位導演,讓他們帶領我們一探文本轉化為影像的神奇過程。


〔導演|07〕鄭有傑
1977年生,台南人。於大學時期開始拍攝16釐米短片《私顏》《石碇的夏天》,其中《石》片獲金馬最佳短片、獲邀國際影展,開啟電影之路。退伍後執導電影長片《一年之初》《陽陽》,獲國內外影展肯定;短片集《10+10》中之「潛規則」;電視劇《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野蓮香》,並執導多位知名歌手的MV。另有參與幕前演出,如《波麗士大人》《流氓蛋糕店》《下一站,幸福》等。最新導演作品為電影長片《太陽的孩子》

(攝影/趙豫中)(攝影/趙豫中)




老海人

老海人

鄭有傑是這次「閱讀時光」文學改編計劃裡第一個選定的導演,拍攝的是夏曼.藍波安的小說《老海人》。從大學時期就很喜歡夏曼作品的鄭有傑,開始創作也跟閱讀夏曼的另一部小說《冷海情深》有關;後來,他有機會去蘭嶼拍MV,認識了夏曼的侄子,年齡相近的他們成為朋友。「我其實跟夏曼老師有很多見面的機會,但是不好意思去打擾,單純地保持自己在讀者的狀態。這次有個很好的機會去完成心願,是蠻必然的選擇。」他補充,「這次『閱讀時光』導演群裡並沒有原住民導演,不然我覺得應該要給原住民導演去拍。」

《老海人洛馬比克》故事背景是1960年代的蘭嶼,15歲的少年洛馬比克如同大部分的達悟青年,想到台灣本島求學,但他的父親因為族人飽受漢人欺壓,禁止他到台灣,洛馬比克與已赴台工作的初戀女友就此分隔兩地。讀夏曼.藍波安的小說,總會給鄭有傑帶來一些畫面,他寫好分場大綱,在腦中完成片子的雛形,與作家的第一次見面,立刻就談到非常核心的部分。第二次見面就比較輕鬆,夏曼跟他講了很多故事,提到當年在台北半工半讀的回憶,讓鄭有傑看手上的刺青。

「我從夏曼身上學到最大的一個東西,是他用身體、用生命去創作,他到現在還是常常下海抓魚,還是會去芋頭田,上山砍樹,持續寫作,還要參加演講,這些對他來講都是同一件事,他說如果不勞動就寫不出東西。」鄭有傑說,「一樣是創作者,我的生活跟創作就離得蠻遠的。這個距離感有時候是好的,但我也會想試試看那麼貼近真實的創作方式。」

(圖/稻田電影工作室)(圖/稻田電影工作室)


拍攝期間,因為不想打擾這座安靜的小島,鄭有傑將工作人員的人數降至最低,只帶領9位工作人員前往,在蘭嶼徵求人力跟演員,盡量跟當地人合作。他期望避免純粹的外來觀點,更與劇組成員分享話語權。鄭有傑說,「我們這樣去找演員,夏曼看到,覺得就是洛馬比克年輕的樣子。我是個非常仰賴直覺的人,人家說氣味相投可能就是這樣,我覺得那些是相近的。」鄭有傑說,順其自然的拍攝方式,可能會帶來比較多風險,但鄭有傑對此保持正面態度,認為一定會有好的東西被留下來。

(攝影/趙豫中)(攝影/趙豫中)


在鄭有傑眼中,《老海人洛馬比克》已經完整了,影像無法超越。所以,他選擇拍出自己最有感覺的東西,才能讓觀眾也有感覺,書中洛馬比克跟初戀情人在富崗漁港重逢的畫面,雖不是小說的核心所在,但濃厚的情感一直在鄭有傑腦海裡,從文字到影像的轉換,他憑直覺去揀選。影片的最後,鄭有傑放入一些蘭嶼此刻的畫面,那是很客觀的鏡頭,但接續在那些歷史事件之後,不管是核廢料、儲存槽、那麼多觀光客、破舊的司令台,意義就不一樣了,「我希望觀眾可以去閱讀小說,小說是瞭解歷史的最好方式。放在歷史的脈絡裡,你現在去看,感覺就不同,至於怎麼判斷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我留給觀眾。」

相逢(圖/稻田電影工作室)

(圖/稻田電影工作室)
(圖/稻田電影工作室)


拍片無法給出正確答案,鄭有傑只能在片中呈現當年漢人與達悟人的關係,讓觀眾去思考這一路走來,遺失了些什麼,又留下了什麼。即使一部片子沒辦法改變政策,但可以改變觀眾心裡的想法,也許就能夠在將來做出不一樣的決定。「可能要花很多年的時間,但創作者就是這樣,我們拍的、寫的就是在散播種子。就像夏曼寫的東西影響了我,現在換我拍他的作品,這樣一個國家的文化與生命才可以延續下去。」他說。

(圖/稻田電影工作室)

(圖/稻田電影工作室)(圖/稻田電影工作室)

 

似乎是某種呼喚,時機到了就一起發生,近年鄭有傑拍攝《老海人洛馬比克》外,還有即將在九月上映的長片《太陽的孩子》,與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導演勒嘎.舒米(Lekal Sumi)共同執導,想探討人與土地的關係。這兩部片有著相似的工作方式,盡量在當地找工作團隊,拍攝過程盡量分享發語權和資源。「如果價值觀相同,就可以跨越族群的藩籬,就像要蓋飯店這件事,利益在那裡,也是會跨越族群;當然如果我們共同想去保護同樣的價值,也是可以跨越的。」鄭有傑來認為,「當你的身體移動到了部落,如果沒有移動你的觀點,那你不會真正認識這個地方,只是身體去了再回來。如何做到觀點上的移動,我覺得最有效率的是閱讀,大家看書吧。」

鄭有傑的工作室有面玻璃白板,上頭密密麻麻寫著工作進度,旁邊還寫了一行紅字「勿心存僥倖,別期待觀眾原諒你」。問起這句子,鄭有傑說那是對自己的提醒,因為創作時常常有很多種心存僥倖,以為劇本的問題可以在拍攝時解決,以為觀眾不會那麼計較,以為觀眾會原諒你,他停頓了一下說,「但是你逃不掉,最後受苦的還是自己。不只寫劇本,人生的很多事都是如此。」



即日起,公視頻道每週五晚間23:30,播出「閱讀時光」文學改編戲劇計畫。


 



從南到北,從港都到離島,從沙灘奔跑到迎風追浪,夏天正是時候進一步了解海洋。請看OKAPI 七月的主題閱讀推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