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復仇不必蕃仔火與瓦斯桶

  • 字級


米果專欄

平成猿蟹合戰圖
平成猿蟹合戰圖
八點檔本土劇的知名人物劉文聰對仇人最愛落下的一句狠話,就是要送對方一支蕃仔火和一個瓦斯桶……這狠話雖然轟動,但自從「爆橘」戲碼出現之後,似乎也被遺忘了,沒想到,在我最近讀了吉田修一的《平成猿蟹合戰圖》後,由於其內容儼然是八個小人物的復仇翻身大會戰,就突然想起劉文聰以及蕃仔火、瓦斯桶的經典。手段雖是生猛,一旦真這麼做了,的確短暫過了復仇的癮,卻立刻染上法律的罪,看起來,劉文聰應該先來讀吉田修一這部長篇小說,三思而後行啊,蕃仔火與瓦斯桶的計畫,可以先緩一緩。

乍看書名,會以為吉田修一轉型寫起都市傳說的題材,後來才知,所謂「猿蟹合戰」是流傳於江戶時期的一則民間傳說,描述猴子在路上遇到一隻拿著飯糰的螃蟹,想拿柿子的種子與螃蟹交換飯糰,狡猾的猴子說,「飯糰吃完就沒有了啊,種子可以長出好多柿子,怎麼想,都比較划算。」螃蟹想了一下,便答應了。從此螃蟹天天期待柿子成熟,未想真長出柿子之後,猴子卻爬上樹摘走柿子,而螃蟹的爪子完全搆不到柿子,猴子也毫不理會樹下的螃蟹苦苦哀求,甚至摘下未成熟的青澀柿子攻擊螃蟹。螃蟹由於受到驚嚇而產下小螃蟹,隨即死去。小螃蟹後來吆喝栗子、蜜蜂、木臼、牛糞等團結起來,各司其職,完成復仇計畫。

芥川龍之介曾經在1923年(大正時代)以此傳說為基底,改寫成短篇小說故事〈猿蟹合戦〉,不同的是,團結起來復仇的小蟹,最後卻慘遭逮捕,以死刑判決收場,似乎有些悲傷啊。所以,讀著吉田修一改寫的平成時代版本時,一開始,也很替這些小螃蟹的伙伴們感到憂心。

惡人
惡人
吉田修一在受訪時,曾經提到,這部以八個小人物的境遇,類似群像劇的概念寫成的小說,源於他之前的小說《惡人》改編成電影的拍攝期間。當時,他前往九州的五島地區和朋友在一處小酒館喝酒。而這故事的發想,便是從一個在小酒館工作的女子開始。之後,女子帶著小孩來到新宿歌舞伎町找尋在牛郎店上班的老公,因而結識了韓國酒店的酒保、媽媽桑。後因酒保目擊一樁肇事逃逸的車禍,開始籌畫不成熟的威脅計畫,同時被牽連至這個計畫的,包括享譽世界的大提琴家、一心想要培植政治明星且危機處理手腕高強的祕書、父親涉嫌電車猥褻罪因而從母姓的女大生,以及晚年十分寂寞的秋田老婆婆……

橫道世之介:名導沖田修一執導同名電影
橫道世之介
錯綜複雜的八個角色之間,因為肇事逃逸與威脅計畫等自以為縝密的計謀,過程陰錯陽差而遭到有錢有勢的強力者藉黑道的要脅追殺,再加上政治人物的醜聞曝光,宛如小螃蟹與伙伴們的絕地大反攻。吉田修一在這部人物複雜卻脈絡清楚的故事中,頻頻讓小人物陷入危機卻又鑽出縫隙看見天光的善意安排,在東京殘喘求生、在偏鄉自在逆轉的人生安排,隱約有《橫道世之介》《惡人》相加之後,再重新打散均分的感覺,同時摻雜了平成年間的政治、社會、經濟與家人關係的種種面向,猶如節奏快速的平成寓言。而這些小人物的復仇,雖遊走法律邊緣或確實摔進法律的泥淖之中,但是蕃仔火與瓦斯桶其實都派不上用場。故事裡無論黑吃黑或小黑吃掉大黑,甚至扳倒地方選舉的舊勢力,都讓人大呼過癮,這真的是吉田修一嗎?太爽快了。

讀完這部小說,免不了猜想,我們以為的這個秩序井然的法治社會,說不定翻開背面,滿滿的淨是復仇計畫呢!只是我們看不到劉文聰的蕃仔火與瓦斯桶而已。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博客來獨家限量書封】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最新作品《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62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