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大留工務店》:箱子裡裝的是什麼?

  • 字級


《大留工務店》說的是一個重建工務店的人情故事。(圖/大塊出版提供)


一開始,少工頭茂次和幫傭莉津,都是沒有臉的人。

茂次屬於外顯的那種。《大留工務店》甫開場,一把火便燒掉了他的老家及雙親。人在外地的他接到消息,第一個反應是將手腳縮起,把頭埋起來,整個人蜷曲成蝦子狀,不顧底下工班還在現場面面相覷——「你看他現在,已經縮成那樣了耶!」看到這副模樣,即使有老班底力挺,其他工人仍免不了發出質疑。

茂次聽聞老家與雙親遭遇大火的噩耗,整個人蜷曲成蝦子狀。(圖/《大留工務店》內頁)


《大留工務店》為山本周五郎的短篇小說,由曾畫過《末日》的漫畫家望月峯太郎重新改編,說的是一個重建工務店的人情故事。一掃《末日》裡異色詭譎的風格,以簡單凝練的線條勾勒人物與生活樣貌,與平易近人的敘事相當搭配。在這樣簡潔的畫風下,主角茂次的臉卻被刻意隱藏在一臉大鬍子裡。讀者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從語言和肢體動作來理解他的感受。工人們也無從得知這位一臉邋遢的少工頭的想法,內心時有不平之音。但在得知火災消息後,表面上很快就振作起來,呼喝工班動作的茂次,在入夜後以手默默掩面。這樣的設計,讓整部漫畫在瞬間寫實了起來。畢竟誰不是這樣,靠著語言和動作去揣測他人的心呢?

表面上很快就振作的茂次,在入夜後以手默默掩面。(圖/《大留工務店》內頁)


而莉津則是另一種,屬於內傷型的人類。她在漫畫裡出現的第一個畫面,就是她的後腦勺。緊接著是她在車上吃便當的動作。我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只知道她頂著一張漂亮的臭臉,來工務店打雜還帶著一幫孤兒院的孩子,就這麼住了進來。相對於茂次,莉津的表情較為細緻且多變。但從茂次的角度來看,她仍然是個謎題,好幾頁以茂次視角為主的分鏡,莉津總是在打掃整理,端酒端菜,以側面或背影示人。為了表達他的「不理解」,甚至出現了一整頁的莉津剖析圖,將衣服和物件如紙娃娃般展示出來。即使是正面的表情,也多半飽含倔強之意,「莉津揚起了那雙頑固的眼角,咬住了抿成ㄟ型的嘴唇。」這景象,讓茂次將兒時記憶中的莉津與此刻疊合在一起。倔強彷彿一張面具,許多難以言說的心緒,就凝結在那裡。

以茂次視角看莉津,彷彿在看一道謎題。(圖/《大留工務店》內頁)


望月峯太郎在描繪莉津這位硬脾氣的女孩時,著實將少女的樣態掌握得非常生動。例如在榻榻米上因過度忍耐而腳麻,不得不在下廚時單腳站立;做家務時各種手的動作特寫,寫筆記時的專注側臉,因著某句話而斂起眉毛,抑或是趴在床墊上輾轉反側,露出腿的姿態。以及當另一位少女優子自願做孩子們的家教時,莉津明顯感到動搖了,但又因孩子得以留下來而感到欣喜。她拎著採買後的食材,眺望遠方,為自己打氣振作,連續幾個背影的分鏡,都將這個女孩決心獨自撐起一切的心境表露無遺。

莉津拎著採買後的食材,為自己打氣振作,展現女孩決心獨自撐起一切的心境。(圖/《大留工務店》內頁)


除了茂次與莉津之外,漫畫中許多角色也相當鮮明,製造出不少荒謬的搞笑橋段。如優子的父親不斷向茂次「推銷」優子,有許多地方甚至微踩線了,還會說出「想把善良女兒切片與大家共享」這種變態發言;以及小孩之中,一位陰陰沉沉,畫著黑色下眼線的厭世少女,老是一副故作成熟的姿態出現在莉津身邊,數落著各種黑暗面。這些設計,的確很有望月峯太郎風格的怪誕感。也在這日常的描繪中,增添了不少趣味性。

畫著黑眼線的厭世少女,很有望月峯太郎風格的怪誕感。(圖/《大留工務店》內頁)


而其中宛如山泉水般,將人徹底洗滌乾淨的,仍然是人與人之間不說破的互動。從大留出師的橫濱數度想回來協助重建事務,茂次為了不給他造成負擔,只得裝成黑臉應對;在其他工人自責不相信茂次時,老班底阿大只安靜表示,「把自己的工作給做好,就這樣。」數次說謊翹班的小黑,跑到別的工地假稱已出師,結果是被其他師傅大酸特酸。聽見這事,茂次說的竟是:「我們能做的,就是去每一個小黑待過的工地道歉,然後幫他把沒做好的爛攤子給收拾好⋯⋯」飄移在說與不說間的人情世故,那種「你以為但其實是⋯⋯」的誤會糾結,初讀時難免有種「為什麼這麼彆扭呢」的想法。但這種理性中的不理性,又非要守住些什麼的硬脾氣,或許也是一種人情上的醍醐味吧。人是無法完全理解另一個人的,那麼能做的,或許就是不言說的互相扶持。如今看來可說是相當老派的情誼,在這部漫畫裡巧妙的滋長。

我相當喜歡漫畫裡,莉津為了哄其中一個時常不安的孩子,要她試著想像,箱子裡有什麼讓人開心的事物。小孩反問莉津,妳覺得裡面有什麼?「應該是⋯⋯漂亮的新娘子吧。」倔強的莉津,看似是家裡的照顧者,內裡仍然是個少女。她透過箱子說出自己的心願,又因誤解了另一個男孩的想法,感到羞恥而辭職。若要為這部漫畫下個關鍵詞,除了「人情」之外,大概就是「誤解」了吧——因誤解而逃離,又因誤解而坦白心跡,這點也相當有時代感。

倔強的莉津想像箱子裡是漂亮的新娘子,流露她內心仍是個少女。(圖/《大留工務店》內頁)


日常一點一滴推進,他們在重建工務店的同時,無形中也重建了自己。這或許是一個「人如何以自己的模樣生存」的故事。當茂次吶喊著「想要獨當一面」的片刻,或許莉津也在一邊跌倒中,一邊走在尋找自己獨有的那張臉的路上。

漫畫的結尾,相較於第一集的遮掩,兩人都將新的臉孔好好的露了出來,是完美的首尾呼應。《大留工務店》從作畫到氛圍,處處充滿了日劇般的溫暖氣質,難免令人想起同樣改編自山本周五郎作品,由宮藤官九郎執導的日劇《沒有季節的城市》。不說教,不厭世,小人物在各種挫折中奮力成長,再加點心酸與幽默。那麼,《大留工務店》或許很適宜被拍成一部溫溫的晨間劇,一切還只是前十集的開場,而生活正要往前邁步。

《大留工務店》從作畫到氛圍,處處充滿了日劇般的溫暖氣質。(圖/《大留工務店》內頁)

 

大留工務店 全四冊套書 (限量贈送「超大特色印刷海報」)

大留工務店 全四冊套書 (限量贈送「超大特色印刷海報」)



作者簡介

許俐葳,1984年生。著有小說《少女核》、散文集《百分之九十八的平庸少女等書,編有電影劇本〈相愛的七種設計〉。現任職於《聯合文學》雜誌。最新作品為《我有一個關於不倫的,小問題》。

OKAPI專欄|少女出租店24H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國際婦女節 | 不只關於女性,而是不分性別皆需學習的平等尊重

國際婦女節為了紀念女性爭取平等權益而誕生,今天一起看5篇女性主義選文,透過文字回顧現代女性權益的思想反動,以及走向平權的每一步。

126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