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松本大洋的畫筆,鑿開漫畫工作者的內心深處──讀漫畫《東京日日》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漫畫捧在手上是0cm,跟眼睛的距離約莫25公分。比人與人「親密距離區」0到46公分的距離還近。即使相近,但有可能與讀者內心的距離是5萬公里,也有可能是無交集的平行時空。而這位即將離開漫畫的編輯,打從內心沉重的對眼前的漫畫家友人說:「你近期的漫畫給人的感覺是空蕩蕩的,希望看到你再次耀眼,不要逃離漫畫。

相較於前幾年的《重版出來》《東京日日》更是鑿開從事漫畫相關工作者的內心深處,讓讀者窺見這些靠漫畫賴以為生的人。我會用賴以為生形容,是一種樹根、氣鬚和房子的牆、樑與柱崁入交纏的狀態。辭去漫畫編輯的阿鹽,準備賣掉宛如租書店數量的漫畫,有幾本已經絕版買不到的,也堅決的割捨給收書人。他對房東說,人生都是靠這些才能走到現在,接著他又說莎士比亞曾說:「期待為諸多煩惱之源。」這句話讓我好心酸,或許一切必須在生活上消失,才能斷絕期待。賴以為生後確實會很難離開,決心掙脫必定是留了一部分的靈魂作為交換。

即將離開漫畫的編輯,對眼前的漫畫家友人說:「你近期的漫畫給人的感覺是空蕩蕩的。
(圖/《東京日日 1》內頁)

漫畫編輯阿鹽在辭職後也準備賣掉自己收藏的漫畫。
(圖/《東京日日 1》內頁)


關於漫畫世界的陳述,大多數都是圍繞在漫畫創作者如何在靈感枯竭、交稿壓力、被經濟困頓淹沒的生活。從事創作的人確實是這樣沒錯,我自己仍是處於這種口鼻在水平面浮沉狀態,也可能因為如此,大多數的人只看到載浮載沉的人,也想看載浮載沉的人最後是沉,還是找到泳圈漂在海上。然而背著氧氣瓶在水面下墊高創作者的漫畫編輯,反而是被忽略的存在,而且同時墊著好幾個。

尤其在面對「有個性」的創作者,編輯們還要擔憂創作者的身心狀況、精神情緒。身為第一位讀者,要在感性與理性參雜中提出想法建議,且要有被漫畫創作者的主觀輾壓,或是情緒勒索與劍拔孥張的對峙後,再提出建議的心理建設。編輯要居高的看整個市場,低伏逐格看分鏡,有時還要被抓下來幫忙整理完稿,在照相打字的年代還身兼手工貼字員,在雜誌排名落後時也分擔扛起憂愁與責任,還要打起精神給創作者正面的鼓勵。

我們都聽過,因為神無法照顧每個人,所以創造了母親。在《東京日日》裡,演繹出漫畫編輯的陪伴、知心共感、包容理解,時而直拳對決,時而諄諄教育,完全是養母等級的呵護啊!

阿鹽去參加一位資深漫畫家的喪禮,桌上還放著未完成的草稿。(圖/《東京日日 1》內頁)

對漫畫產業心灰意冷的資深漫畫家,堅決封筆十多年。(圖/《東京日日 1》內頁)


雨天適合安排「別離」的劇情,一場資深漫畫家的喪禮,工作室桌上還放著未完成的分鏡草稿。這位資深漫畫家,早在十幾年就對於漫畫產業只顧利潤、鼓勵漫畫家創作誇張作品,並對讀者的瞎起鬨感到心灰而停筆,他最終甚至避開書櫃中有陳列漫畫的咖啡廳。但是對於編輯仍記得他的作品而登門邀稿,又感激涕零的奔下樓握住對方的手。這二者都算是在漫畫路上的死亡,都讓我感到唏噓。松本大洋的畫筆,著實像手術刀,是不斷剖開又縫合的過程。是刻意為之或是透視到皮下的病灶而為,難以言喻。

或許,現實中兩個筆劃能寫好的「人」,比 2D 裡的世界更難預測吧。慶幸的是,在故事最後我們能看到傷口結痂,阿鹽又重返那個與樹根糾纏的房子找回當初割捨的靈魂。本書為即將在迷失中背馳漫畫道路的創作者開啟導航、找回方向,也許日後縫合處有疤,但是漫畫之路就是這樣,每道疤痕是細數的記憶,也是提醒,提醒我們為何當初要選擇走這條路。

東京日日1(博客來獨家贈品版:咕咕嚕文鳥PP資料套+明信片隨機4選2)

東京日日1(博客來獨家贈品版:咕咕嚕文鳥PP資料套+明信片隨機4選2)

東京日日1

東京日日1



作者簡介

台灣漫畫家,風格清新乾淨,筆尖幽默和感性兼備,擅長描繪屬於台灣社會的獨特溫馨故事,富含濃厚的人文關懷與細膩的家族、親子、人性糾葛等微妙情愫,並透過場景空間的刻劃經營,表現台灣道地的草根式風土人情。
作品迭獲各大漫畫獎項肯定,包括第8屆金漫獎「青年漫畫獎」和「年度漫畫大獎」雙料得主、第11屆金漫獎「跨域應用獎」和「年度漫畫獎」、日本外務省主辦之第14屆日本國際漫畫賞銀獎等。除了創作之外,亦參與文學、舞台劇作品的圖像改編,如吳明益《天橋上的魔術師》、朱天心《獵人們》、賴和《一桿秤仔》圖像版。
2011年起多次受邀赴國際交流,如法國香貝里漫畫節、釜山漫畫節、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及德國柏林文學學會駐村等。
2002年《東華春理髮廳》改編電視劇,2019年改編自《用九柑仔店》之同名電視劇上映;2022年《用九柑仔店》日文版出版。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272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