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像個無拘無束的孩子般,勇敢向世界大聲提問吧──夏夏、蔡美保談《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

  • 字級



詩人夏夏與繪本作家蔡美保共同創作《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照片提供 / 小麥田)


散文作家暨詩人夏夏與繪本作家蔡美保共同創作的《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兼具童詩與繪本的美好質地,全書共分為四輯,詩作依據孩子的成長歷程,劃分出問題的難易。夏夏從詩人聶魯達的《疑問集》節選36則深刻奧妙的問題,像是「如果蝴蝶會變身術  它會變成飛魚嗎?」、「為什麼不訓練直升機  自陽光吸取蜂蜜?」、「為什麼我們花了那麼多的時間長大,卻只是為了分離?」,透過純真的視角來觀看生活、思考生命,譜寫出煥然一新的童詩集。

夏夏說成為媽媽之前,她就非常喜歡聶魯達的《疑問集》,「這本獨特的詩集用許多問句帶領讀者重新看世界,我認為這和孩子帶給我們的感受是一樣的。孩童亟欲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常用提出『問題』來展現,總讓人意想不到,就跟詩人一樣。」

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與諾貝爾獎詩人聶魯達交談,一本和孩子一起問個不停的對話集

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與諾貝爾獎詩人聶魯達交談,一本和孩子一起問個不停的對話集

疑問集

疑問集


▌詩人夏夏:孩子就是全世界最愛問問題的貓

這本書除了是以寫童詩「回答聶魯達」,也是夏夏與孩子一起問個不停的「家庭對話集」,靈感來自疫情期間與孩子的日常對話。舉凡生活的想像和趣味、家人相處的點滴、生命成長的軌跡,對自然環境的關懷等等,在書中處處可見。第一首〈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不僅寫出孩子對自我的想像,也記錄了孩子好問的特質,夏夏說,「我的大兒子從一歲多就宣布他是一隻貓。一開始,我們以為他只是一時沉迷動物角色,一個禮拜就忘了,沒想到持續到現在。所以寫這首詩對我而言相對容易,因為他就是那隻全世界最愛問問題的貓,從早上醒來到睡前最後一刻,都在問問題。老實說,我也真的很想知道這隻貓到底還會有多少問題?」

「貓咪」是海上的一座島,一輛輛小汽車在上面跑。(圖/《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內頁)


〈我要如何告訴烏龜 我的動作比牠還遲緩?〉則寫下孩子成長的心情點滴和生命的奧祕。夏夏說,「我家的小兒子就是個動作超級慢的大魔王,每天都得為了他動作慢,把我們逼到崩潰邊緣。有一次我跟他說,他的動作跟蝸牛一樣慢。我問他,蝸牛為什麼不快一點呢?他立刻回答我,因為蝸牛不覺得自己慢啊。真是輸給他了。雖然動作很慢,但小兒子常常在出其不意的時候表現出驚人的反應,彷彿也在告訴大人,請學習尊重他的速度,讓他慢慢來吧。這首詩想寫的,便是給自己作為媽媽這個角色的提醒,雖然常常崩潰,但還是要尊重孩子的成長腳步。」

詩集中,夏夏譜寫了祖孫情以及孩子的小小心靈,比如這首〈你把什麼守護在駝起的背底下?一隻駱駝對烏龜說〉,「讀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第一個閃過腦海的畫面就是公公背著我家的小兒子,祖孫兩人在窗邊看樓下鄰居的小白狗。再大一些的時候,小兒子也會學阿公,在背上綁著娃娃走來走去,有時候他會整理一整個背包的玩具,走到房間裡來找我。等我放下手中的書本,他會用很認真的表情說,我去上班囉。這首詩如實的反映我家的生活場景,我想不管是我公公還是小兒子,會背在身上的東西,一定都是非常寶貝的。」

「駱駝」的駝峰像一座山,烏龜背著蝸牛、阿公背著弟弟在上面爬。(圖/《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內頁)


閱讀《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可以感受到一個純粹、靈巧、溫暖的世界慢慢浮現。夏夏的詩句時而抒情,時而俏皮,她從孩子的生活經驗和想像出發、捕捉詩句誕生的瞬間,再將寫作延伸、擴大到對生命萬物的提問和哲學思考,讓童詩的層次立體且豐富。


▌繪者蔡美保:跳脫常規、保留詩的玩心

蔡美保的圖畫幽默、童趣,她擅長將生活物件與動物和孩子結合在一起,或將動物與孩子變成一體,例如:蜜蜂直升機、蝴蝶小孩的翅膀是展開的書頁、孩子背著棉被像隻小烏龜、螢火蟲小燈籠等等。喜歡安西水丸靜物畫的她說,想在圖畫的世界保留玩心,「無生命的物件對我來說較無威脅性,當它與孩子和動物結合後,會產生奇幻的感覺,圖像彷彿活了起來,這也是我所創造的世界觀,我因此而喜愛畫畫。」

這本書從構思草圖到完稿,歷時將近一年,完整呈現36首童詩的內涵和世界觀。蔡美保說,「畫完時,我覺得蠻有成就感的!」她使用水彩的「縫合法」,運用色塊銜接色塊的方式填色,不過度疊色,盡可能保持畫面的「透明感」,整體色調既調和又富含變化,表現出乾淨、明快的童話氛圍,經營出童詩集的繪本感。

繪圖時,蔡美保發揮想像力,幫圖像編織出另一段故事,比如〈我是有時邪惡,還是始終良善〉這首詩,她想像有人正朝著石頭的其中一面潑水,因此畫出石頭半面乾、半面濕的模樣,「我想讓這幅畫帶有禪意,就像一顆太極石。」這樣思考繪畫便能打破現實中的邏輯限制,畫出有別於物理上的石頭,上面乾、下面溼的寫實樣貌,讓畫面充滿童趣及巧思。

(圖/《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內頁)


談起將童詩轉譯為圖畫的過程,蔡美保覺得〈如果所有的河流都是甜的,海洋如何獲取鹽分?〉這首詩最難表現,夏夏的詩句寫:「海水翻湧時,聽起來是這麼的壯闊,它是一支水的交響樂團」,蔡美保說,「正當我發愁該如何表現交響樂的感覺,畫著畫著,滔天巨浪卻愈看愈像頑皮的貓腳,這是畫面意外帶來的驚喜,不是我能完全掌控的,我很喜歡這種感覺。」還有〈藍色誕生時,是誰歡欣叫喊?〉,由於「顏色」是相對抽象的概念,她想了又想,轉化角度後,以做實驗的燒杯和試管當作畫面的主要意象,再加入斗大的水滴,表現「藍色」誕生的過程。

蔡美保將滔天巨浪畫成貓的腳掌。(圖/《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內頁)


翻頁、閱讀的節奏感也是蔡美保繪畫時思考的重點,「我讓構圖的角度有變化,因為太多的動態畫面會讓讀者感到疲乏,我想讓畫面呈現穩重、清爽的感覺,利用遠景讓人抽離一點,透過近景營造即時的感覺,像〈海的中央在哪裡,為什麼浪花從不去那兒?〉這首詩,我以雙手捧水的意象讓讀者感受水的流動。」創作時,蔡美保充分享受繪畫的自由、想像的樂趣,她揮舞著魔法仙女棒,全心投入於夏夏譜寫的童詩王國。她不僅用仙女棒點亮許多童趣的小細節,還刻意讓圖畫的比例跳脫常規,「我會打破人物和物品的實際比例,打開讀者的想像空間。」

〈如果所有的蛋黃都用盡,我們用什麼做麵包〉這幅畫裡,打蛋器甚至比小女孩還大。(圖/《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內頁)


▌文圖
聯手構築童詩的奇幻王國

蔡美保的圖畫和夏夏的詩句,打開了進入想像世界的大門,她們聯手構築出童詩的奇幻王國,讓孩子穿梭在想像和現實的國度,滿足了孩子渴望遊戲、扮裝變身、自由想像的內在慾望。夏夏在〈如果蝴蝶會變身術,牠會變成飛魚嗎?〉寫到:

飛魚今年的生日願望是/在花叢中自由的飛翔/所以牠總是追逐著/白色的浪花/努力躍出海面/蝴蝶今年的生日願望是在/在大海裡自在的游泳/所以它總是乘著/輕快的風/忽高忽低漫舞/明年生日要變成什麼好呢?/土撥鼠、獅子/還是星星?/好像都不錯耶!

蔡美保則描繪孩子穿上魔幻的蝴蝶翅膀,沉浸在自己的私密時空裡,紅色布幕占去畫面一半,主角背對著讀者,鏡子裡的影像卻是飛魚。畫面充滿故事感和弦外之音,令人驚豔,蔡美保說,「這首詩本身就很有畫面,而我想營造出舞台劇的後台場景,蝴蝶的塑膠翅膀帶有人類未來的科幻感和綺想。畫的時候,我想起舞台劇《暗戀桃花源》的劇中劇概念,或周星馳電影裡孫悟空的照妖鏡,這些都跟我的生命經驗、觀影經驗有關。」若欲透過這幅畫觸及孩子成長過程的自我認同,也是讀者可以玩味和思考的方向。

主角背對著讀者,鏡子裡的影像卻是飛魚。(圖/《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內頁)


蔡美保的得意之作是〈月球上的燕子,會在秋天起飛嗎〉,詩文描述長大後得離開樹爺爺到南方過冬的燕子,因離別而感傷,沉浸在這樣的情緒中飛行。喜歡飛機的蔡美保說,「畫面的紫色調,還有燕子飛機平靜的在夜空中飛行的氛圍我很喜歡,燕子飛機的流線造型也讓我覺得畫面蹦出了新的火花。」〈草原尚未因野生的螢火蟲而著火嗎?〉則是另一幅得意之作,蔡美保形容,「夏夏的文字給我很多刺激,讀詩時,我感受到夜晚時分,寂靜中的喧鬧,動物偷偷在森林裡舉行宴會的魔幻情境,帶給我很多繪本故事的感覺。」

這首詩不僅寫出夏夜的魔幻奇想,還觸及對生態環境的關懷,夏夏說,「這首詩安排了許多台灣的動物,寫作時還特別蒐集了夜行性動物的資料,希望用文字描繪出夜晚豐富的樣貌。隨著環境破壞越來越嚴重,孩子比我們接觸自然的機會少得多,甚至對自然的認識,經常得透過閱讀或視聽媒體,親身體驗的機會少之又少。詩集裡刻意書寫人類對環境的影響,希望讓孩子在柔軟的文字中,接觸到這類議題,用不同的視角去思考環境與人的關係。〈為什麼不訓練直升機,自陽光吸取蜂蜜〉、〈那些流不到海的河川,繼續和哪些星星交談〉、〈如果所有的河流都是甜的,海洋如何獲取鹽分〉這幾首都是基於同樣理念寫下的。」



將燕子化為具流線型的飛機,夜空飛行的氛圍沉靜憂傷。(圖/《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內頁)


而〈稻米咧開無限多的白牙齒對誰微笑〉則寫下了對土地、農人和食物的禮讚:「我喜歡吃麵,可以三餐都吃麵食。結婚後,因為先生愛吃飯,變成天天吃飯。另一方面,因為煮飯方便又省時間,米飯成了我家餐桌上的主食。過去我們都背誦過〈憫農詩〉,大人在我們吃不完飯的時候,會搬出『地獄的飯桶』或『第三世界國家的小孩沒有飯吃』之類的說法。我從小就是吃不完飯的孩子,所以被這些說法恐嚇過,甚至有被情緒勒索的感覺。但我真的不是故意吃不完的啊。雖然如此,現在還是長成一個吃飯很快的大人了。對於吃不完飯的孩子,想藉由這首詩給予他們比較美好的想像,認識稻米成長的過程。」 


▌勇敢向世界大聲提問
吧!

聶魯達在生命晚期寫下《疑問集》,單純回到「人」的角色,目的不在尋求答案,而是留下思索生命的軌跡,向世界敞開自己,像個孩子般遊走天地。如今,寫童詩回答聶魯達的夏夏,也藉此探索了自己與孩子的生命。〈對每一個人4都是4嗎,所有的7都相等嗎?〉是夏夏特別有感的詩句,「當時我僅僅是被文字吸引,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這些詩句,大家常會引用的〈世上可有任何事物,比雨中靜止的火車更憂傷〉也是如此。一開始,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它們,只是一讀再讀。可是,當我決定開始用孩子的眼光來看待這些詩句時,突然間,每一個問題都不再是問題,甚至它們不一定需要答案,反而能夠成為更多問題的起點,並且用問題來回答問題也無妨。有了這個新的眼光,想法就變得更自由。或許未來面對其他問題或難題,我也該試著用這樣的眼光去面對,這是寫這本詩集帶給我的啟發。

閱讀童詩,不但能提供孩子思考生命的養分,也能讓孩子保有想像的空間,如實的做自己,讓大人站在孩子的角度,重新去感受世界。若要問,童詩為何能如此貼近孩子的心靈?或許就如同夏夏所領悟到的,「孩子本身就是沒有拘束的靈魂,世界在他們的眼裡何其嶄新……」

夏夏認為這本詩集不只是一本寫給孩子的詩,也是寫給每一位大人。「我想邀請大家一起來重新思索眼前習以為常的事物,如同孩子般,勇敢向世界大聲提問吧。」


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與諾貝爾獎詩人聶魯達交談,一本和孩子一起問個不停的對話集 (電子書)

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與諾貝爾獎詩人聶魯達交談,一本和孩子一起問個不停的對話集 (電子書)

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與諾貝爾獎詩人聶魯達交談,一本和孩子一起問個不停的對話集(典藏限量作者繪者簽名版)

一隻貓會有多少問題?與諾貝爾獎詩人聶魯達交談,一本和孩子一起問個不停的對話集(典藏限量作者繪者簽名版)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心情不好可以逃,但媽媽這個身分怎麼逃?那些媽媽無可訴說的心事

當媽媽其實沒那麼快樂光彩,事實上有點灰頭土臉,甚至讓人窒息。全職媽媽可能被外界眼光誤解「不過是在家帶小孩,有多累?」,雙薪家庭中,母親下班回到家則要開始第二輪班(家務、照顧小孩),看五篇文章帶我們了解媽媽的苦。

219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