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放學後的美勞課──專訪繪本作家、《家庭代工的滋味》作者鄭淑芬

  • 字級


繪本作家鄭淑芬首次以圖文創作《家庭代工的滋味》訴說她的童年回憶。(攝影/林潔珊)


出版過《塞車》《三位樹朋友》等暢銷繪本的兒童文學作家鄭淑芬,這些年曾以繪本創作獲得國家出版獎及金鼎獎,然而《家庭代工的滋味》卻是她首次以文字搭配插畫的方式,訴說自己在「新生地」的童年回憶。新生地位於新北市永和區,1955年大陳人撤退來台,被安置在新生地六至十坪不等的小屋裡,這幾年因都市更新,大陳人及後代逐漸搬離此地。

鄰近新店溪河堤的新生地,是鄭淑芬的故鄉,這幾年經歷父親生病離世、兒時玩伴遷移,自己也搬離新生地後,社區逐漸成為空城。眼看這些物事即將被歷史洪流沖刷淹沒,讓她起心動念放下手邊的繪本創作,開始著手書寫自己成長在這片土地上的記憶。「新生地快要消失了,左鄰右舍都搬走了,但房子家具都還在,看起來很像當年逃難一樣。」回顧大陳人的遷移史,當初大陳島居民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也只是帶了一些棉被衣物就飄洋過海來到台灣,他們以為自己很快就能回家,沒想到從此在台灣定居下來。

早期大陳婦女為了改善家庭經濟,大多開始從事繡花代工,家家戶戶屋前會擺放繡架,婦女們一邊繡花一邊聊天,是新生地的日常風景。因此在鄭淑芬的童年裡,「家庭代工」是不可或缺的記憶,當她試圖拼揍起這些回憶碎片時才發現,原來自己也做了許多種類的家庭代工。「我小時候真的做了許多家庭代工,其他社區大部分是父母帶著小孩做,但我們社區是小朋友自己去找代工來做的。」不過小朋友畢竟是小朋友,手藝沒大人好,只能接一些簡單的工作,比如塑膠花組裝、絹印便當盒、聖誕飾品組裝、髮夾彩繪、鞋面珠繡等。鄭淑芬也在《家庭代工的滋味》這本書以小品短文搭配童趣插畫,一一紀錄了她的代工經驗。

鄭淑芬小時候做的髮夾彩繪代工。(攝影/林潔珊)

《家庭代工的滋味》以小品短文搭配童趣插畫,紀錄了代工經驗。(圖/《家庭代工的滋味》內頁)


這些經驗並不都是美好的,字裡行間彷彿還飄著臭氣熏天的香蕉水、手殘被退貨的罪魁禍首白膠、熏到眼淚鼻涕直流的油墨絹印⋯⋯。幸好鄭淑芬還是有一次「香噴噴」的回憶:「在我小時候,現在仁愛公園的原址都是香花林,後來查了《永和市誌》,裡頭記載中正橋上游有一大片香花林,採花、蒸花的香氣還會直逼到中正橋上。」鄭淑芬撰寫過程查資料時才發現,原來日治時期到光復初期,香片是永和地區重要的產業之一,這些香片會被船運送到大稻埕、迪化街一帶的茶葉行販賣。

印便當盒的油墨絹印,讓鄭淑芬熏到眼淚鼻涕直流。(圖/《家庭代工的滋味》內頁插圖)


不過在書裡,會讀到鄭淑芬好幾次做了一整天代工都沒領到錢的往事,這是為什麼呢?「當時有許多詐騙,有些還需要自己先掏錢買材料。我那時候還小,通常要先掏錢的我都不做,不過也還是常常沒領到工資。」鄭淑芬笑說:「可能是沒領到錢,所以記憶才會特別深刻吧。」她補充,當時身邊有許多朋友花了不少錢買材料,交貨後代工廠就不見蹤影的案例比比皆是,「但也因為年紀太小,我們也無法做什麼,只能認賠。」鄭淑芬點出童工好欺負,常常遇到不平等的遭遇。

鄭淑芬長大後走上了美術之路,現在還成為繪本作家、美勞老師,這是否是當年畫彩繪畫出興趣來?「其實漫畫對我的影響比較大。」鄭淑芬說。書裡的〈老王書店與漫畫童年〉寫到她小時候很喜歡租漫畫來看,尤其是小六那年《小咪漫畫週刊》創刊,影響她至深,這些漫畫如今已絕版多年。在鄭淑芬成長的那個年代,剛好碰上台灣漫畫與日本漫畫的先後交接,當時編譯審查刁難台灣漫畫的出版,使得盜版的日本漫畫興起,沒多久就都是日漫的天下了。

〈老王書店與漫畫童年〉寫下小時候對漫畫的熱愛。(圖/《家庭代工的滋味》內頁)

鄭淑芬收藏的《小咪漫畫週刊》。(攝影/林潔珊)


童年做家庭代工的經歷,偶爾還會在鄭淑芬的夢中重現。「有時候我還會夢到家庭代工的事,畫面是兩個小女孩在一間安靜明亮的工廠裡,她們雙手抱著一大包東西,裡頭有各式各樣的小物件,有失敗被退貨的、有白膠沒黏好的⋯⋯現在回想起這些家庭代工,某程度上算是我童年放學後的美勞課吧。」如今帶小朋友上美勞課、製作手工繪本的鄭淑芬懷念地說道。


家庭代工的滋味

家庭代工的滋味

家庭代工的滋味 (電子書)

家庭代工的滋味 (電子書)

 鄭淑芬繪本 
塞車 (掃QRCODE看《塞車》動畫、聽中英雙語故事、精裝圓角)

塞車 (掃QRCODE看《塞車》動畫、聽中英雙語故事、精裝圓角)

叩叩叩,誰敲門?(3書1套)

叩叩叩,誰敲門?(3書1套)

狐狸拔了11顆牙

狐狸拔了11顆牙

香蕉的祕密

香蕉的祕密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組成家庭的關鍵是愛,不是性別

今晚,讓每個人都能和相愛的人一起回家吃飯吧。和大家一樣,在暈黃燈下的小餐桌上擁有普通的愛情與日常。

5519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