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專業書評

邱常婷/好想跟黑暗永遠在一起──讀奇幻小說《艾笛的永生契約》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這個世界很大,瞬息萬變、充滿祕密,而縱使「靈魂」的概念已深入我們的文化與信仰,我們仍然不確定這樣東西是否真實存在。因此,當你為了生命的缺乏而祈求,有某種存在現身應諾,只要求一樣你不確定是否存在的「靈魂」為代價,我想,絕大多數人都無法輕易說不。

《艾笛的永生契約》很容易聯想到一種故事的原型:人類為了尋求力量、知識或欲望的滿足和魔鬼達成交易,代價為自己的靈魂。我們會想到浮士德梅菲斯特、十字路口與惡魔交易的傳說等等。在這些故事裡,我向來認為最有趣的莫過於靈魂的存有,也只有在特定的宗教信仰規則下,靈魂的存在被認為極有價值,甚至可以像貨幣一樣用於交易。

艾笛的永生契約(作者親筆簽名扉頁版+獨家奇幻透卡)

艾笛的永生契約(作者親筆簽名扉頁版+獨家奇幻透卡)

而那些與神秘的黑暗、古神或惡魔達成交易的人,往往並不清楚自己究竟付出了什麼,只在交易完成後方發現自己丟失了重要之物,與黑暗的交易經常是充滿陷阱的。在《艾笛的永生契約》中便以與惡魔交易者的原型故事出發,然而主人翁艾笛做為一名年輕女子,她向黑暗訴說的願望乍聽之下是如此微小──她不想結婚,她想屬於自己,想要自由、擁有更多時間。

於是那黑暗給了她近乎永恆的時間,既是禮物,也是詛咒,因為從此艾笛被所愛的人遺忘,也永遠無法在這個世界上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

這個故事從此開始擁有自己的生命,與惡魔交易的故事或許有千千百百種,但當作者為其賦予更多的規則與限制,更多的細節於焉鋪陳,使得故事深具說服力也極為真實。譬如在交易的影響下,艾笛說不出自己的名字,她若破壞物品、持刀傷人,物品會還原成完好模樣,人類身上的傷口也會恢復如初;艾笛無法影響世界,但世界可以影響艾笛,壞人會讓她受傷,好人也因終將遺忘她而使她心碎。然而艾笛能夠做到一件事情:偷竊。因為和她達成交易的黑暗(後來被艾笛取名為「路克」)認為成功的偷竊本來就無法留下任何痕跡,於是艾笛以偷竊維生,如此度過了漫長的三百多年。

我認為《艾笛的永生契約》表面上或許是一個浪漫的奇幻愛情故事,但也確然攸關一名女性漫長的自我追尋與成長之旅。書中幾個角色各自代表了不同的意義:那名經常給予主人翁艾笛建議的年長女子艾絲特拉,是導師也是預言者,她告訴艾笛與古神有關的故事,並教導她小心在天黑後才回應的神靈。艾笛的父母是她必須失去的與世界最初的聯繫,也是第一批因艾笛許願而產生的犧牲品。

艾笛因不願屬於他人(結婚)甘願委身黑暗,實際上仍然是「自我」的喪失,但她的選擇讓這種喪失更加內化,也讓艾笛取得了某種程度的自主性,或許她在交易時對交易的過程仍一知半解,這項交易也無疑開啟了她的旅程。艾笛交易的黑暗則以艾笛喜愛的男性模樣現身,也像是榮格心理學的阿尼姆斯(animus),艾笛讓自我喪失於自己內心慾望、理想的具現化型態。和路克所代表的黑暗相比,亨利是艾笛在世間追求的「正常」與「意義」,他是唯一記得她的男子,也因此讓這場相遇和愛情顯得有些刻意和無法迴避。我想作者舒瓦深知這一點,最終安排亨利以另一種規則完成艾笛的心願,是的,在艾笛無法留下痕跡的這一整個世界裡,還有另一種保留艾笛存在的方式,那就是藝術創作。

對我來說這何其浪漫,對照路克最後說:「就讓他們擁有故事吧,只要我擁有妳就好。」因為藝術是對真實的模仿,因此故事/小說/畫作/藝術品被狡猾的黑暗給遺漏了,祂便允許艾笛以這種方式留存於人世。可是做為一名創作者,我卻認為這才是個人得以在世間留下痕跡的最好方法,甚至可能是唯一的方法。換另一種角度思考,是否也只有藝術創作能在經過黑暗與時間的淘篩後依然存在呢?

讀到後來,不得不說艾笛與黑暗之間漫長的角力和爭執,比艾笛與亨利單純的感情線更讓我鍾愛。我並不能完全同理艾笛,畢竟我老是覺得她有點過分天真和不知好歹,但只要黑暗以路克的樣貌現身,與艾笛的對手戲通常都既性感又富哲思意味。透過他們的對話,我得以思考「時間是什麼?」「靈魂是什麼?」「生命是什麼?」「怎樣活著才算是真正屬於自己?」。當艾笛質疑路克不懂真正的愛時,我反而想:「為什麼路克的愛情不是真正的愛情?妳怎麼知道真正的愛情是什麼?」因為有路克,艾笛才得以存在,如同月球的暗面,也像是我們每個人內心都存在的黑暗自我,誠然路克也對艾笛做了殘忍的事,但他的殘忍更像是名為自然或時間無法與之討價還價的特質(或許,再加一點惡趣味)。

不過說真的,永恆人生之所以讓人痛苦,或許正因為我們知道那是永恆。當我讀到結局,我不禁想像假如我能擁有數百年的壽命,而且走過任何地方都不會有人記得我,那麼我會成為吃霸王餐的愛好者,因為食物跟隨時間演化而有那麼多不同的烹調方法、複雜滋味,吃貨如我永遠也不會厭倦。我還想學會世界上所有的語言,閱讀所有我不曾讀過的文學作品,因為語言也總是在改變。世界每分每秒都是新的,能不斷見證未來每時每刻,自身或許也將成為自然或世界本身,如此,不當人類又有何妨?當然,艾笛身邊有黑暗相伴,「永遠」二字聽起來更像是愛恨交織的承諾,艾笛的旅程也將在書頁翻完後持續下去,這就是讀者如我無法窺探的祕密了。


艾笛的永生契約

艾笛的永生契約

艾笛的永生契約 (電子書)

艾笛的永生契約 (電子書)


作者簡介

1990年春天出生,東華大學華文所創作組碩士畢業,目前就讀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博士班。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首獎、2019 Openbook好書獎等。出版有小說《怪物之鄉》、《天鵝死去的日子》、《夢之國度碧西兒》《魔神仔樂園》《新神》《哨譜》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男生不能穿裙子嗎?

    日前有高中開放男女學生都可以穿裙子上學,卻引起部分人士的憤怒恐慌,認為這樣打破了男女界線、家長不敢讓孩子唸這所學校。恐懼因不了解而起,讓這幾篇文章幫助你了解「開放穿裙子」的真正意義。

    1456 1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男生不能穿裙子嗎?

日前有高中開放男女學生都可以穿裙子上學,卻引起部分人士的憤怒恐慌,認為這樣打破了男女界線、家長不敢讓孩子唸這所學校。恐懼因不了解而起,讓這幾篇文章幫助你了解「開放穿裙子」的真正意義。

145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