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年度好設計OKAPI Good Design Awards

方序中:「不好做更要做,現在能做實體出版,是很珍貴的事。」──專訪攝影繪本《不圓的圓》創作團隊

  • 字級

 

(左起)設計師東、究方社創意總監方序中、編輯吳文君。

 

不圓的圓(限量親簽版)

不圓的圓(限量親簽版)

疫情發生至今已兩年,當工作與生活形式改變、人與人須避免接觸,是否也改變了創作的形式?疫情帶來的不便會削減創意表現、抑或會擦出更精彩的火花?

2021年度好設計專題以「大疫中的書設計」為題,透過兩種類別的出版作品與一場書籍設計師的對談,希望探索疫情中的書籍設計如何突破限制、在同心協作下呈現出何種精彩作品。

設計師方序中首次以作家身分出書就是攝影繪本《不圓的圓》,全書透過實物攝影與後製加工,以無字繪本的形式講述一個與成長相關的故事,也因為沒有文字,在畫面的呈現上更具巧思。本書透過作者、編輯、攝影、設計、審定協同合作完成,在疫情的影響下,如何完成這本集合多項媒材的繪本?請見以下訪談。



作者│方序中

現任「究方社」(JOEFANGSTUDIO)創意總監,跨足專輯包裝設計、書籍編排設計、企業品牌規劃、裝置藝術,典禮視覺統籌等領域,擅長以「說故事」的設計方式呈現「溫度」,拉近設計與大眾的距離。擔任「小花計畫」系列展覽策展人,參與臺灣文博會、台灣設計展,策劃《走進/近桑貝的「童年」世界》畫作互動藝術展,並擔任第51屆廣播電視金鐘獎,第24屆、27屆流行音樂金曲獎主視覺設計,第54屆、55屆金馬影展視覺總監。

設計│東
究方社前社員,經營臉書社團-設計好朋友,學習廟宇修復中。
設計類別涵蓋音樂相關視覺包裝、紀錄片與活動展演海報等,喜愛拼貼和書寫。
http://cargocollective.com/eastlin
曾製作《華燈初上》標準字、淺堤專輯《婚禮之途》視覺設定與包裝、TIzzy Bac 20週年EP《穿越光年的孤獨》結構設計、2021貴人散步音樂節視覺、看不見電影工作室歷年紀錄片主視覺。

編輯│吳文君
閱讀盪鞦韆主筆,文字創作者,繪本美學、文學推廣者。
OKAPI 閱讀生活誌繪本專欄作者、接案編輯,曾任 image3 主編。
熱愛由小說、詩、電影、繪畫,以及寫作組合而成的生活,
在成人的世界,努力保有童心與想像力。擔任《不圓的圓》編輯。





「運用設計的語彙,在繪本中多一些抽象,
讓看故事書成為一個想像力的遊戲。」

──設計師方序中

還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跟爸媽分開時,說不出口的不安心情嗎?望著爸媽離開的背影,哽在喉嚨那句「不想跟媽媽分開」始終沒能吐露出來的小時候的自己,是不是還深藏在心裡?

《不圓的圓》把孩童難以言說的分離焦慮,轉化成攝影繪本:安靜、內向的主角小圓,因為媽媽即將臨盆而被寄放在生疏的外公外婆家。全書以攝影擺拍,油土捏塑的角色在日常物件組構的場景中,用圖像敘事表達出沒有文字也能清楚感受的細膩心情。

這是作者方序中的第一本繪本創作,故事原型來自他在屏東東港的外公外婆家度過的童年時光。因為父母工作型態的緣故,必須常常與父母分離,他認為這種感到寂寞、卻說不出口的心情,是每個小孩或多或少都有過的體驗;而家族裡最近迎來新生命,一向喜愛小孩的他興起了想把這個題材化作繪本的想法。

儘管市面上童書繪本已經非常多,「但有沒有機會運用設計的語彙,在繪本中多一些抽象,讓看故事書成為一個想像力的遊戲?

他偶然地把這個想法分享給重版出來的總編輯賀郁文,沒做過童書的她不僅大力支持,更捲起袖子一同投入。於是創作團隊開始慢慢擴大:方序中先拉入一起工作的美術團隊夥伴們與幼教專家鍾欣穎,而賀郁文則邀請來童書編輯吳文君,眾人一起腦力激盪,讓故事慢慢地「長大」;為了讓書裡的每一個行為都以真實經驗為基礎,甚至開外掛找來「媽媽團隊」作為諮詢對象。製作期長達一年半,中間也橫跨了疫情警戒升上三級的半封鎖時期。


「我希望用寫實的材料,來說一個抽象的故事。」

如何以設計語彙說故事?方序中認為,透過色彩、材質能打造出故事不同場景與角色的各種情緒;「但是要怎麼讓小朋友好像看得懂,又不是那麼直接?」他用抽象的幾何形狀團塊作為人物,但加入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牛奶盒、雞蛋盒或乒乓球拍等物件造景,透過簡潔的攝影畫面來推進故事。「我希望用寫實的材料來說一個抽象的故事。

採用日常生活中能輕易取得的物件之外,連構成角色的團塊也是小朋友們熟悉的油土。方序中選擇這種材料是因為「它是最能保留手感的材料,本身就像是一個有溫度的小生命。」

使用生活中能輕易取得的物件製作書中場景,油土不僅是小朋友熟悉的素材,也是能保留手感的材料。


我們經常採用非常『土砲』的方式來創作。」方序中笑說,「使用真實的物件,從道具、美術、規劃,土法煉鋼地來回調整,讓畫面保留手感與溫度。有些事情用電腦軟體做很快,但我們刻意不這樣做;因為想讓小朋友們能在閱讀中回到真實的物件世界中。

「一張畫面就是一個訊息,畫面構圖需要非常精準。
當情節需要,就必須把動作拆解成物件能表達的畫面。」

──童書編輯 吳文君

投入童書編輯多年的吳文君解釋,攝影繪本與一般常見的手繪、電腦繪圖的繪本不同,在敘事上需要捕捉抽象與具象上的細微平衡,「一張畫面就是一個訊息,因此畫面構圖需要非常精準。加上攝影照片無法呈現動作,因此當情節需要,就必須把動作拆解成物件能表達的畫面。」

比如,在描繪爸媽帶著小圓前往鄉下外公外婆家的橋段,因為無法表現「爸爸開車門讓小圓上車」的動作,因此直接將畫面轉化為小圓在高速公路上看見的風景。如此讓敘事不斷進出角色的視角,讀者們也能更深入小圓的內心世界。

書中的敘事視角不斷轉變,讓讀者能深入小圓的內心世界。


「我希望這個抽象、充滿想像動能的空間,
能夠在他們真實的世界裡以等身大的比例共存著。」

從腳本大綱到分頁腳本,文字轉換成圖像的過程經過反覆討論。如何在四十頁內說完一個故事是大挑戰,情節的細節與分鏡構圖幾乎是同步發展:「幾乎每次一聊完,美術設計陳必琦就會在現場直接兩三下用鉛筆修出新的分鏡。」賀郁文補充,這些隨著故事情節修改的分鏡構圖精準,與後來書中拍攝的實際照片落差相當小。

《不圓的圓》分鏡構圖

實際製作書中場景的過程。


如何在簡潔中展現出精準細節,則是對設計師的考驗。方序中笑說,初步進行人物設定時,「我只用鉛筆畫出一坨形狀,寫下顏色。那應該是有史以來最簡陋的角色設定。」然而以油土捏塑之後,一點點形狀變化都能表現出角色不同狀態。「其實用來拍攝的小圓總共有三個,除了本尊之外,還配合了環境比例與場景,捏塑出另外兩個替身。」

而看似極簡寫意的背景,則透過色彩來表達環境的轉換:如小圓與爸媽在城市中的生活場景,色彩明亮、飽和度高,在鄉下的外公外婆家,則採用飽合度較低的大地色調來表現自然環境;黑夜/白天的對應也透過彩度來作轉換。書籍的美術設計東直言,「其實花最多時間調的是光線,因為光線能打造出場景。」像是媽媽與小圓走在由牛奶盒構成的城市街道上,光線就扮演了創造對比的重要角色。

由於採用的開本夠大,書頁中的物件都是以1:1呈現出每一個現身物件的實際量體,讓小朋友感受到物件的真實樣態──「我希望這個抽象、充滿想像動能的空間,能夠在他們真實的世界裡以等身大的比例共存著。」方序中感性地說。


書中的所有物件都是現場手工勞作,並以不同材料嘗試多款,再視現場拍攝感覺作更換。大家笑稱,拍攝的現場就像是材料倉庫一樣。

「保持平面化讓故事帶有客觀距離,
讓孩子覺得自己是安全的,只是在看故事而已。」

書中多幕表達關係的物理「距離」,在拍攝時都多次反覆討論。像是第一幕小圓與媽媽在醫院之間稍離的距離感,「那是一種『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的感覺,表達了小圓的不安。」吳文君說,距離感的細微變化,象徵了角色對關係的反應──像是害羞的小圓跟自己的玩具就顯得很親近;而與外公外婆見面時的距離,則表現了面對新環境的陌生感。

小圓和媽媽在醫院的一幕,距離感的細微變化傳達出角色情緒。


「比較大的討論是要不要有景深,還有當敘事走到小圓視角的時候,是否要拉背拍攝。」方序中最後決定將所有畫面平面化,捨去過於寫實的景深,只表現位置的相對性。而這種把真實物件再平面圖像的作法,吳文君解釋,是為了避免讓小朋友過度投射情緒,「保持這種平面化能讓故事帶有客觀距離,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安全的,只是在看故事而已。


「看起來最簡單的都是最難的。」

──美術設計 東

拍攝後的修圖,則是另一個繁複的關卡。東說,「看起來最簡單的都是最難的。」像是為了避免畫面訊息出現雜訊,真實物件的所有瑕疵都必須修掉。賀郁文也笑著說,「從前都在修女明星的頭髮,怎麼能想到現在要修一張乒乓球拍的邊。」另外,包括角色油土在不同場景中必須維持顏色一致,「因此,所有元素都需要挖出來去修色。」

因為使用實物拍攝,不僅要修掉瑕疵,書中每個物件的色調都需要做統一調整。


這種色調表現的一致性,在印刷的後製階段也馬虎不得。印刷前,東特別先挑選幾張紙作試印打樣,才決定最後要用哪一張紙表現出來的色調。「而且,從製版師傅到印刷師傅都知道哪一個油土代表哪一個角色,因為設計師們不斷在旁邊對他們說這個故事,讓他們認識這些角色,才知道這一頁要印什麼情緒。」賀郁文說。

而就在製作進入緊鑼密鼓的後半期,全島疫情也開始緊繃起來;不僅後續多次畫面討論以視訊進行,最後製作印製階段,甚至恰好落在三級警戒期間,團隊成員們一度很擔心無法進印刷廠看印、修色;賀郁文回想,「我們一直很擔心要站在印刷場的門口,等印刷師傅把印樣拿出來讓我們確認。以前從沒想過能夠進入印刷廠是一件這麼重要的事。


「故事會讓人融化、變得柔軟,
你會感覺故事跟你的心很靠近。」

書出版後,原來設定以3歲到8歲為目標讀者的《不圓的圓》,讀者群不僅擴散到小學高年級生,乃至於成人;方序中家裡才1歲多的姪女也讀得津津有味,名符其實地成為「全年齡」的繪本。這樣的意外收穫,也讓創作團隊感受到繪本這樣的媒材仍還保有許多可能性。

吳文君說,早期從日本引進到臺灣時,繪本就被當成是希望每家每戶手上都能有一本,透過大人與小孩共讀來搭建親子橋樑的重要媒介。「繪本之所以讓人著迷,在於這些故事會讓人融化、變得柔軟,你會感覺故事跟你的心很靠近。特別在這個快速的現代社會裡,繪本會帶你回到很純真的狀態。」

因為深深投入每一個製作環節而深刻感受到繪本魅力,賀郁文也談到,《不圓之圓》創作團隊也將啟動下一本童書繪本計畫。繪本這樣看似樸素、簡單的東西,實際上卻隱藏林林總總的細節。方序中感慨,「童書絕對不是好做的東西。但就是因為沒有人做,我們才覺得要做。現在能做實體出版,是很珍貴的事。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如何告訴孩子,人生成就無關性別?

    需要讓性別發展更自由、讓平權成為事實。最根本的,是讓男孩及女孩從小知道,夢想無關性別,能力也無關性別,這樣的認知來自學習楷模的存在與否(可以是樂於工作的母親、可以是各領域的傑出女性),當然也來包括孩子們讀到、看到的文化產物對性別的刻劃。五篇文章,帶你重新思考成長過程中的各種性別謬誤。

    1721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如何告訴孩子,人生成就無關性別?

需要讓性別發展更自由、讓平權成為事實。最根本的,是讓男孩及女孩從小知道,夢想無關性別,能力也無關性別,這樣的認知來自學習楷模的存在與否(可以是樂於工作的母親、可以是各領域的傑出女性),當然也來包括孩子們讀到、看到的文化產物對性別的刻劃。五篇文章,帶你重新思考成長過程中的各種性別謬誤。

172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