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Anna Lee|七夕特別篇-上】17歲女生的溫柔,其實是很那個的:當臺灣Anna遇上義大利Stefano

  • 字級


30歲的夏天,我正好人在倫敦。

今天晚上帶你去吃美味的秘魯菜」長住倫敦的Stefano傳了簡訊過來,我們正在研究晚餐去處。

Lima我前幾天已經造訪了喔。

不,Lima雖然是最近爆紅的餐廳,但Andina才是不同凡響。

Stefano是來自義大利的男孩,人家現在都快四十了還叫他男孩,因為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我17歲,他18歲,黃金時代,這些年來想到他就立刻時光倒轉,我得先警告你,這是一個很青春甜到蛀牙的故事。


Andina的祕魯菜才是不同凡響(圖片來源/Anna Lee)Andina的祕魯菜(圖片來源/Anna Lee)


Fatboy Slim / Live on Brighton Beach(流線胖小子 / 布萊坦海灘現場直擊)

Fatboy Slim / Live on Brighton Beach(流線胖小子 / 布萊坦海灘現場直擊)

17歲的夏天,我去英國進修英文,在倫敦往南一個濱海城市布萊頓(Brighton)找了寄宿學校,特別選這個城市,因為知名DJ流線胖小子(FatBoy Slim)也是在這邊長大成人的,是的,非常莫名其妙的原因,這對當時的我來說十分重要(笑)。在那邊我認識了Stefano,同樣跟我一起來進修英文的同窗,來自義大利中部鄉下的淳樸男孩口音濃厚。他總是自嘲說:「你覺得我講英文的腔調很厚重?聽我說義大利文那才叫真正的鄉下音,連義大利人聽到都會嘲笑的濃、純、俗!」可能就跟台灣國語差不多的意思吧。


倫敦往南的濱海城市布萊頓(Brighton)和十七歲的夏天(圖片來源/Anna Lee)倫敦往南的濱海城市布萊頓(Brighton)和十七歲的夏天(圖片來源/Anna Lee)


第一次看到Stefano,是在入學的第一天,我行經走廊的時候,斜眼喵到隔壁班有這樣一個笑容滿面、頂著一頭我這輩子看過最蓬鬆的捲髮,他整個人的存在就是個陽光普照、聖靈充滿!一問之下,他的教室是屬於英文程度比較好的成人進階班(18歲以上),我因為差了一歲飲恨所分配到的教室,是英文能力欠佳的入門班,當時因為這樣一見鍾情的草莽勇氣,上完一堂課之後我就衝去校長室,要求讓我考插班的英語能力測驗,好開心吶因為第二天,我就順利的分配進Stefano所在的班級,能夠近距離感受這個義大利陽光男孩的魅力,讓我每天都充滿動力期待去上學。

這是一個寄宿學校,校園本身就是學區與宿舍區混合,宿舍區的雜貨店有賣一些基本食材,大部分的時候,住宿生會在中午休息時間,走回房間做個簡餐,煮熟的義大利麵拌一點現成的紅醬與羅勒、或是煎個蛋與香腸配上罐裝燉豆則是英式早午餐,我大部分就用大蒜炒一個高麗菜,以及萬年真愛番茄炒蛋配白飯吃。但Stefano跟其他的學生不一樣,他為了省錢住在離校園有點距離的寄宿家庭,寄宿家庭的老奶奶主人叫瑞塔(Rita),瑞塔每天都幫Stefano準備一個非常寒酸的番茄三明治,而且風雨無阻,每天都一樣:便宜白吐司,配上番茄切片,以及幾片莫札雷拉起司,結案。他每天打開三明治的時候,麵包已被茄汁滲透,變得像是泡過水的衛生紙令人作嘔,然而他每天都搞笑的對著天空吶喊:「噢,瑞塔!保佑她美味的三明治!」托瑞塔的福,沒過多久我就找到了完美的藉口可以天天找他吃「真正的」午餐,邀請他來我的宿舍搭伙!但節儉的Stefano依然都會把噁心三明治吃完,然後才禮貌的再吃一些我準備的午餐。

下課之後英國學生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去小酒館喝啤酒打屁,所以除了吃午餐之外,我也嘗試要約Stefano晚上去小酒館飲酒,大部分的時候他都會拒絕:「我得去市區找工作。」他總是這樣說。不像我們這些國際學生,大多經濟上是靠家人支助,上學兼度假,他下課得去餐廳洗碗,儘管偶爾答應赴約,往往也是一杯啤酒,就要趕著坐公車回去瑞塔的家,「不希望她老人家準備的晚餐沒有人吃,也不喜歡她守睡等我回來。」好貼心呀我心想。說到晚餐,瑞塔這個寄宿奶奶也是超摳,寄宿家庭大部分都有供餐,但餐點可繁可簡,完全看主人有沒有誠意,聽Stefano的敘述,通常會有一鍋用水燙熟的馬鈴薯塊,冷凍碗豆,然後一個簡單的肉品,例如火腿或是罐頭鮪魚,週末可能比較豪華會有個燉肉類,但那個水煮馬鈴薯,幾乎已經成為我們上課的笑柄,每天早上我們都會問Stefano,昨天有沒有吃到水煮馬鈴薯呢?他總是說:「當然,那是瑞塔的招牌菜!」Stefano非常節儉,認為既然付出的房租有供餐,就一定要吃夠本,好吃與難吃對他來說似乎不那麼重要。很快的他所有一舉一動在我眼裡,都是最可愛、最勤勞、貼心又完美的男孩詮釋,我可以說是完完全全,毫無招架之力的徹底中招。


寄宿學校的同學們(圖片來源/Anna Lee)寄宿學校的同學們(圖片來源/Anna Lee)


我們相遇的時候網路並不普及,儘管有email了,但手寫信還是比較大眾化的溝通方式,每天晚上我都思考著要怎麼寫一封告白信給Stefano,向他表達我的心意,現在回想起來,我真是一個頗主動的人耶!有天學校舉辦了一場國際園遊餐會,鼓勵每個國家的學生都帶一道自己國家的料理來分享, 現場有荷蘭式鬆餅(pannenkoek),介於法式可麗薄餅與美式厚鬆餅之間的美味Q餅、燉到骨肉分離帶點番茄酸味的匈牙利牛肉湯(goulash)、日本學生用蒙特力咖哩塊、蘋果、根筋類蔬菜做成的日式咖哩等等,好不熱鬧!我不記得帶了什麼料理,當時的我還不是很會做菜,中式食材又不易取得,只有幫來自西班牙的室友完成了一道馬鈴薯烘蛋(Tortilla Espanola )就這樣一起帶去,當時的重點不是吃什麼,是能夠在社交場合再次見到心儀的男生。

義大利男人是十分愛美的,為了出席社交場合,當天晚上Stefano特別通車回家打扮,姍姍來遲,但我的老天鵝,他現身的時候,魅力四射!蓬鬆的捲髮上了護髮用品從不羈變得溫柔,緊身牛仔褲凸顯強壯大腿,然後當天晚上他穿的那件皮衣,靠杯,全世界難道還有比義大利男人更適合穿皮衣的生物嗎?

我坐在角落,和幾個同學裝不在意的閒話家常,心想著他什麼時候才會過來搭話呢?我跟一群女孩冷嘲熱諷品頭論足一群美國來的交換學生,嫌棄她們嗓門大、食量過人,搶食沒禮貌,我們簡直就是經典YA電影裡頭刻薄壞心眼的啦啦隊那款人!說時遲那時快,我眼角注意到Stefano走向美國妞們開心的隨著音樂起舞,心裡的王子不但沒有過來打招呼,反而跟臭三八玩成一塊,我當時的臉一定脹紅又冒煙,像是被打了一巴掌般,立刻起身離開派對。快步怒走回家的路上大概短短十分鐘路程,Stefano從遠方追了上來,「你要走了?為什麼?」我氣急敗壞的說:「你要是覺得好玩就繼續留下來吧我沒關係!」(是在情緒勒索個什麼勁?)Stefano一頭霧水:「我…..想留下來,但你確定真的沒事嗎?」「沒事!」我急速頭也不回的離開。他當然不知道我心裡是希望他能夠追上、挽留,Stefano失意地轉頭回到派對,而我心中怒火爆炸燃燒。

當天晚上我坐在床頭,拿出那封一直無法完成的告白信,寫到凌晨兩點......

 

當年就是在這個房間寫告白信(圖片來源/Anna Lee)當年就是在這個房間寫告白信(圖片來源/Anna Lee)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作者簡介

安娜,本名李宛蓉,從小在北投陽明山腳下嬉耍。

老派,科技產品完全不在行,還有無藥可醫的食譜收藏癖,十年前隻身殺去洛杉磯,成為一名好萊塢食物造型師。閒暇時抽空往返上流社會,擔任富豪們的御用私廚,工作上是外貌協會會長,吃進去與看起來都要絕美,但私底下最愛池上便當溫蒂漢堡鐵觀音奶茶番茄炒蛋與香干肉絲。

IG @silverlunchbox_ (銀色便當盒加條底線兒)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親愛的三毛,生日快樂!】三毛逝世三十週年紀念特輯

「後來⋯我有一度變成了一個不相信愛情的女人,於是我走了,走到沙漠裡頭去,也不是去找愛情,我想,大概是去尋找一種前世的鄉愁吧。⋯⋯」──三毛口白.1986《回聲》專輯

8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