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沒有信徒的流浪神明怎麼拯救世界?──專訪兒童文學作家顏志豪《神跳牆》

  • 字級



充滿臺灣在地元素的神怪奇幻小說《神跳牆》系列。 (圖/巴巴文化提供)


兒童文學作家顏志豪在2014年推出《神跳牆卷一:初戰風禾島》之後,費時七年終於推出續作《神跳牆卷二:攻占遊戲島》。《神跳牆》系列兩集共25萬字,是近年來少見的本土青少年長篇小說,故事以「斷手關公」、「眼鏡文昌」等被天界、信眾拋棄的「流浪神仙」為主角開展,敘述「天界」、「人界」及「魔科界」三界勢力相互角力的故事。

《神跳牆》裡,有許多個性鮮明、充滿人性的神明,也有各種異想天開的奇幻架空生物,還有「大崩裂」、「星星夜市」、「風禾島」等充滿臺灣元素的設定。面對歐美奇幻長期占據青少年文學排行榜的現況,從小就在廟口長大的作者顏志豪,巧妙轉化臺灣在地宗教文化,打造出親切又想像力爆棚的奇幻小說,期盼讀者能在幻想中找到慰藉,在冒險中找到勇氣。



Q:您在2014年推出《神跳牆卷一:初戰風禾島》,過了七年才推出續集。請問這段期間您創作上是否遇到瓶頸,或有哪些考驗?

A:在這七年,我從兒童文學研究所的碩士生,經歷寫博士論文、發表論文,好不容易畢業又接著去當兵,一直到現在。從讀書到當兵的階段,我同時也是指導教授的研究助理,生活非常忙碌,創作的時間變得相當破碎。一直到退伍之後,才算真正有完整的時間重新整理舊稿(其實第二卷早就在五年前完成)。

若是要說瓶頸,由於這本書的篇幅很長,撰寫時有些迷失方向,不知道該如何前進,編輯們不時鼓勵,才有現在這個版本的卷二,感謝巴巴老闆及所有編輯的支持。

《神跳牆》系列作者顏志豪,臺東大學兒童文學博士,現專職創作。曾獲九歌文學獎、國語日報牧笛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等。(圖/顏志豪提供)


Q:為何想寫「流浪神仙」呢?

A:首先,現在科技愈來愈發達,我就在想,神仙到底要幹嘛呢?當大家都不再信奉這些神仙,神仙們要怎麼辦呢?

另外,因為學習領域的關係,大部分學弟妹都是中小學教師,因為師資培育供需失衡,讓許多優秀的學弟妹仍無法順利考上正式教師,甚至有轉行的念頭,讓我對於「流浪教師」非常有感。因此,這兩個概念一直在我的生活裡相互重疊,最後就變成小說中的「流浪神仙」。


Q:是否有在書中裡融入自己生活周遭的人事物?

A:我的作品幾乎都跟我的生活有關,第二卷《攻占遊戲島》中的「鑄字文昌」,靈感來源就是某次讀到「日星鑄字行」的報導,這間老鑄字行深深的吸引我,老闆張介冠先生想盡各種方法延續活字排版的技藝,讓我非常感動。於是我決定,一定要在小說裡傳承這項傳統技術,正好有文昌神職的角色,透過想像,我創造了「鑄字文昌」和「孤獨夜市」的場景。鑄字文昌在孤獨夜市裡,寂寞鑄字,千年如一,只為了他所鍾愛的文字。

Q:書裡有許多亦正亦邪的神明、神寵、魔科人、魔科獸,你最喜歡哪個角色?

A:其實書中的角色都有讓我欣賞的個性,例如,我很喜歡「關公戰士」的憨直與善良,也喜歡「遊戲哪吒」的癡情。但我想來說說關公戰士的師父:眼鏡文昌。他是我很欣賞的角色,不只聰穎並且有著明確的目標——他渴望自由,可以為了自己的夢想不顧別人異樣的眼光,他還願意犧牲自己,讓心愛的徒弟關公戰士幫助他完成夢想,他知道:唯有關公戰士才能打敗魔科界,解救所有的流浪神仙,並帶給整個人界美好的生活。

書中的神明角色多元。(圖/《神跳牆卷二:攻占遊戲島》內頁)

眼鏡文昌渴望自由,卻願意犧牲生命,讓徒弟完成拯救人類的使命。(圖/《神跳牆卷一:初戰風禾島》內頁)



Q:這次新版的《神跳牆卷一:初戰風禾島》和《神跳牆卷二:攻占遊戲島》插畫由新生代插畫家An Chen設計,看到有些書中角色從文字中被具象化,您覺得如何?

A:神跳牆的故事基調就是處於後現代的臺灣,An Chen的設計完全符合這樣的時代精神。她使用色塊與幾何進行創作,解構又重新建構,既現代又傳統。最令我感動的是,使用的色調都是臺灣廟宇或庶民文化中常出現的,像是野臺戲的布景,也像臺灣原住民族的圖騰。An Chen將所有的角色變成她的樂園,有趣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我的小說角色也重新被賦予生命。這是老天送給我最棒的禮物!

《神跳牆》由插畫家An Chen設計,大量使用臺灣廟宇、野臺戲等常見色彩。


Q:翻開書衣,背面印了遊戲地圖,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設計?是否埋了伏筆?

A:當然。人生的每一步都是未來的伏筆。巴巴文化跟An Chen的用心,在整本書的設計上都延續故事的脈絡,在書封背面還不惜成本的印製故事地圖,打開書衣時,會發現故事的地點都變成很酷的圖標。還不只這樣,這兩個小島的地圖可以連結在一塊,這樣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呢?請期待第三集的到來,因為所有的伏筆設計都會在第三集串連。

書衣背面印了遊戲地圖,且兩集可以互相連接。(圖/《神跳牆》)


Q:對您而言,創作青少年小說的魅力何在?最大的挑戰是?

A:青少年階段的孩子正值探索自我的階段,對家人的依附已經大幅減少,反而轉向同儕之間的情感認同,對未來與身體充滿疑惑與恐懼。在創作過程中,必須有這樣的基本認識,才能寫出傑出的青少年小說。

我發現我自己在青少年時期時所讀的青少年文學作品,跟現在的作品幾乎完全不同。對我而言,創作青少年小說的魅力就在於,蒐集並整理當代青少年的次文化。這些次文化變化的速度非常快,但搞怪、叛逆、討厭主流是自古不變的趨勢,而且他們善於使用科技,有各自的小群體,甚至得不到成人的認可。我在觀察蒐集的過程真的非常有趣。我想,如何精準抓到目前青少年認同的議題,並且在他們最為困惑惶恐的階段,幫助他們找到目標與方向,這絕對是最大的挑戰。


Q:您曾在訪談中提到想創作具有「臺灣風」作品,也持續朝這個方向耕耘,能否談談,您心目中「臺灣風」具備了那些要素?能否推薦您喜愛、符合這些要素的國內作品?

A:每個地方都有獨特的自然環境、文化、生活習慣,最重要的是每一塊土地獨有的智慧與哲學,所以若是能使用這些材料創作,相較於閱讀翻譯作品,想必對於生長在這片土地的孩子,更容易得到情感的投射與價值觀的認同。

所以,我自己定義的「臺灣風」指的是取材臺灣的元素,舉凡包括使用臺灣慣用的語言、文化風景、人文風俗等所創造出來的小說,簡言之,就是以具有臺灣意識來為青少年創作的小說。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我,都是這片土地給予我的饋贈,我只是想把臺灣很多的美好,或者早就習以為常的人文風景,透過我的筆重新紀錄,這也是報答這片土地的方式與感謝。而張國立老師的海龍改改、乜寇.索克魯曼Ina Bunun!布農青春,還有張友漁老師的悶蛋小鎮《阿國在蘇花公路上騎單車》等,不論作品或創作者都有這樣的意圖,也都是很棒的作品。

海龍‧改改

海龍‧改改

Ina Bunun!布農青春

Ina Bunun!布農青春

悶蛋小鎮

悶蛋小鎮

阿國在蘇花公路上騎單車

阿國在蘇花公路上騎單車


Q:疫情打亂大家的生活,您會建議讀者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讀《神跳牆》呢?

A:我相信因為疫情的關係,使得許多人的生活都有巨大的改變,現在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意謂著「危險與風險」。或許這個時候,是老天希望我們在充滿聲音與吵雜的世界裡,重新安靜下來。對我而言,閱讀是與自己對話最棒的方式,透過故事的情節,檢視自己一成不變的生活,《神跳牆》整個脈絡就是臺灣現實生活的縮影,或許你可以在裡面重新認識,並且找到更好的自己。

Q:因為居家上班,讓家長第一次必須跟孩子24小時密集相處,而安排閱讀時間是常見做法之一。您的創作包括了繪本和青少年小說,篇幅和圖文比例上都有很大的懸殊,想請問,孩子若要讀《神跳牆》這類字數較多的小說作品,您有哪些「陪讀」建議可提供家長參考?

A:首先,為孩子創造一個閱讀的環境,約定一個全家一起讀書的時間。有了這個約定的時間之後,孩子自然會挑書閱讀。記得!不要干擾孩子選書,請讓他選擇自己喜歡的作品閱讀。

對於閱讀像是《神跳牆》比較長篇的作品,若是孩子不熟悉,父母可以先引導簡介故事背景和故事角色彼此的關係,一開始以「共讀」的方式進行,當孩子開始熟悉整個小說架構和角色關係之後,就可以放手了。隨著劇情的張力驅使下,孩子自然就能在自主閱讀的樂趣當中,家長只需要在旁邊陪伴,在他們需要你的時候介入,否則不輕易打擾。

切記!最好的教育絕對是身教,家長這時候請不要在旁邊滑手機或上網,你需要也選擇一本想看的書。有個真心愛閱讀的父母,才會有真心愛上閱讀的孩子。



顏志豪作品
神跳牆卷一 初戰風禾島

神跳牆卷一 初戰風禾島

神跳牆卷二 攻占遊戲島

神跳牆卷二 攻占遊戲島

夢遊

夢遊

一個傻蛋賣香屁

一個傻蛋賣香屁


 延伸推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226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