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讀輕小說

【輕文學連線⚡⚡】談《乩身》與《說妖》:召喚在地魔幻的終極降靈術

  • 字級



「我以為.......神明會用愛來感化世人。」葉子遲疑地說。

乩身:踏火伏魔的罪人

乩身:踏火伏魔的罪人

韓杰揭開一罐飲料喝了幾口,聽葉子那麼說,便拉低領口露出胸口刺青說:「妳看我像是用愛感化人的人嗎?」──乩身

韓杰,年少染上毒癮,偷出家中地契借人抵押,那塊包含宮廟的地契,他明明知道連碰都不能碰,但他還是偷了。一場大火,將跟建設公司抗爭的家人全都燒死,他不願苟活,從高樓跳下。於半死半殘之際,見到了太子爺,來到淒厲的火海地府,發現家人受罪於沒教好自己,被焦風烈焰折磨。

為了償清罪孽,為了拯救家人,他成了太子爺的乩身,收下一疊尪仔標,那一塊塊圓形厚紙片,是法寶的化身,唯有用完之際,他的任務才告終結。然而太子爺討起債來,並不比人間黑道更善良。法寶每次使用,都伴隨副作用,輕則紅斑痕癢、頸上出現勒痕;重則被燒傷,生不如死。他不能輕易得到任何好處,朋友給的水梨,品嘗一口新鮮甘甜就瞬間腹瀉,被委託人(女孩)抱住,哪怕情況危急,背部仍頓時刺癢。問他活著跟犯人沒兩樣,有什麼意義?他呸一聲,多贖些罪,讓地獄中的家人至少能有冷氣吹、吃正常食物、看電視,就是他賺來的利益,只要把尪仔標用完,家人就能拿到輪迴證、投胎轉世去。

《乩身》中韓杰以三太子法寶鏟奸除惡。(圖為蓋亞文化特地製作法寶版心靈測驗,完整測驗可至蓋亞文化FB


對他成對比的,是敵手吳天機,後者姦淫少女、鐵鎚擊殺老婦,卻靠著父親的律師陣容,以未成年免死金牌躲過死刑。出獄之後,他繼承大筆遺產,環遊世界,享樂之餘,他更要躲過更大的代價──別人傷天害理,要還。但他不想還,不想下地獄。他要享有與眾不同、超脫凡人的資格。

所以,他被第六天魔王給看上。佛教分三界,色界、無色界、欲界,第六天魔王乃欲界天魔之首,專門蠱惑修行者,擅長誘惑與威脅,只要肯放下善根、放下佛法,他就願助你一臂之力。一人一魔脾胃相投,一拍即合,而第六天魔王雖已有得力部下陳七殺,但陳不若吳的喪心病狂與毫無法度,他曾作為韓杰的手下敗將,金盆洗手,這番重回魔王門下,實乃女兒與姪女的魂魄遭吳拘提使命,被迫從命、協助。

同樣是墮落惡人,星子卻刻劃出不同的層次──韓杰年少無知,個人欲念卻波及冤枉無辜的家人;陳愛黑吃黑,以洩妻女遭敵對幫派所害的憤恨,仍有基本原則;吳天機則是喪盡天良的代表,殺人無悔,不僅嘻笑享受,還集金錢與特權於一身,魔王替他打點好關係,陰間差役任他使喚、人間罪狀被抹淨洗白,不必承擔半點罪責。韓杰對抗吳天機,正是為了展示矯正道德規矩、整頓世間秩序,黑白分明不容輕慢的真理昭彰。而一悔過,一越做越錯,一煎熬贖罪,一逍遙避過,韓吳兩人的設定越顯落差,對決張力越強勁。

作為觸及神魔的奇幻小說,星子在宗教觀頗為取巧,第六天魔王的宗教定位,他以「很多遊戲跟動漫畫裡都有這個角色喔,大部分都拿它來當成反派頭目」輕巧閃避。三太子哪吒的設定則取自《封神演義》,避開了佛教道教的差異爭議。哪吒當年闖禍後,為家人自戕,太乙真人以蓮花蓮藕為其打造新肉軀,亦是韓杰所受的考驗原型。民俗題材不好掌握,不單是神明系統不得錯亂,還不能違背道德觀胡來瞎搞,雖然選擇在一相對安全而不惹非議的遊樂場優游自在,《乩身》仍舊秉持正派價值觀作為核心,做了良好的示範。

可若一味歌頌《乩身》的端正道德,未免也忘記它的地基:好的大眾小說,得在達到娛樂之後,再談深意。在此前提之上,韓杰打鬼除害,令人酣暢淋漓──無論是在女廁灑香灰、網咖包廂開A片,引出偷窺鬼王小明;又或者對付怪獸家長,趕走在小學生身旁糾纏不休的四位鬼姑姑;面對打著神龍太子名號,在女人身體鬼畫符玩活塞運動的豬哥神棍,他皆對付地俐落、爽快、解氣!且不時還有正經的搞笑:

王小明突然尖叫起來。「妳們女生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以貌取人!帥哥做什麼都浪漫,宅男做什麼都噁心!我才不是為了看小柔上廁所才自殺的,我只是很難過,難過到生無可戀呀!」

「所以你變鬼之後到底有沒有跑去她家偷看她上廁所?」葉子追問。(P70)

而在娛樂同時,在地性俯拾可見,更召喚現代鄉愁。尪仔標這玩具勾起六七年級生懷舊回憶(星子特別強調是紙板而非塑膠片),東風市場更是標記了地方認同。過去住商混合,市場結合著公寓的設計並不少見,如臺中的中央市場、臺北的信維市場皆是,這類市場及整宅共構大樓,近年來老主顧凋零、新客源無法引進,壟罩在都市更新的風暴之中,一派黯淡沉寂。東風市場即承襲這逐漸被淘汰的舊商場設定,破敗而蕭瑟的場景,陰風颼颼,火災冤魂出沒,更顯淒涼,正適合作為韓杰住所,以及正反兩派對決所在。現實中跟不上時代的老舊市場,在小說中卻如此有氣氛、有感覺,彷彿也隱隱指出振興地方的途徑。(投入IP市場,改拍戲劇、製作遊戲吧!)

召喚三太子法寶要使用尪仔標的設定,勾起臺灣人的童年回憶(圖/wiki)


說妖 卷一 無明長夜

說妖 卷一 無明長夜

而同樣是掌握本土元素而不失真,尚有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簡稱北地異)的《說妖卷一:無明長夜》。工作室過去曾有過整理臺灣妖怪資料的《唯妖論》,以走踏臺灣妖怪傳說的旅行文學企劃《尋妖誌》,真人實境遊戲《金魅殺人魔術》《城市邊陲的遁逃者》、《歸鄉》,而《說妖》取自同名的桌遊企劃,這款募資成果達277萬的遊戲,如同計畫總主持人清翔所言:「我們希望做出一款,大家說故事召喚出妖怪的遊戲。」而在桌遊創作之外,他們亦希望能跨及不同的媒介,於是,出現了這本小說。

《說妖卷一:無明長夜》以鐵木.哈勇為主述者,在幾小時前,他人在狂風暴雨的山林內,表面是在做政大宗教研究所的考察活動,其實另有所圖。年幼之時,他與哥哥踏入泰雅部落禁地,哥哥被惡靈帶走,日後無人提及,彷彿從來就不存在這個人,就連戶籍都沒有記載,徹徹底底消抹殆盡,僅餘他的記憶。他刻意遭逢危險,就是期盼能確認世上是否真有惡靈存在,只要有任何一個妖魔鬼怪是真實的,哥哥便可能是真的存活過。所以,當浸濕而無法開機的手機傳來簡訊時,那簡直是希望之光──

「想知道你哥哥發生什麼事了嗎?」

「參加『說妖』儀式,你就有機會實現願望。你要參加『說妖』儀式嗎?」

他按下同意。

彷彿被傳送至異空間,他來到「室內」,格格不入的華麗大圓桌,以及八張一模一樣的手扶椅,無人願意靠近。這空間除了他,還有先到者,而待其餘人推開只能進不能出的門,八人到齊之後,儀式規則就放置於圓桌之上。

這是一場以召喚臺灣妖怪為目的的儀式。

堅持到最後的參與者,能夠帶走任一曾在儀式中被召喚出來的妖怪,此人被允許自由使用妖怪的能力完成自己的心願……

雖心有疑惑,然在場八人,皆有不可放棄的理由,於是,儀式開始了,大家訴說過往經歷、都會奇譚、校園怪談、醫院傳說,無所不有,而當儀式近乎一輪時,魔神仔出現了……

為求貼近現代讀者,《說妖》刻意以接近輕小說的筆法描繪,將讀者吸收新資訊的負擔降到最低。主述者鐵木.哈勇,當初只看美術人設時,以為是酷帥不多話的原住民型男青年,結果為了擔當起解說役,為書內書外不曉妖怪底細的讀者及同伴解釋,他的內心戲一覽無遺,本以為的帥氣形象蕩然無存,只留下好用的活資料庫,以及老被江儀小妹妹嗆的印象。(江儀是一臉臭跩,可思路條理清晰,不留對方情面的女高中生,我深深同情鐵木既想尊重對方,又被小妹妹斥責難堪的窘迫之情呀)

《說妖》人物設定,鐵木.哈勇為左二,女高中生江儀為右一(圖/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粉絲團


《說妖卷一:無明長夜》
若只是讓一輪又一輪的妖異故事填塞小說,這也不過是一徒具形式,仿效批踢踢飄版的創作結集罷了,於是在儀式過程,眾人也開始結盟、交易、盤算,拉攏同伴、相互牽制,為了堅持到最後,他們必須合作。鐵木之所以淪為活動字典,也是為了制衡另一名熟悉妖怪、主張眾人自相殘殺的陳浩平,讓所有人都具備一定的公平性。而在爾虞我詐同時,鐵木數次感到異樣的既視感,這儀式,他似乎不是第一次參與?

奪魂鋸(藍光BD)(SAW)

奪魂鋸(藍光BD)(SAW)

大逃殺-上、下 (全二冊)

大逃殺-上、下 (全二冊)

《說妖》並不打算讓小說成為《大逃殺》《奪魂鋸》的自相殘殺故事翻版,解謎的豐富性,及儀式規則所藏的漏洞,更是小說的賣點所在。我曾玩過一場LARP(Live-action Role Playing,實況角色扮演遊戲)本以為自己是伴隨小說家取材,間接涉入命案追查的編輯,可當時限一到,工作人員宣布遊戲情境驟變,開啟第二階段,方曉得我所扮演的角色,不過是陷溺虛構時空的集體幻想,後來拿到的人物設定,才是真身。前後兩階段的切換,展示了遊戲時空的不確定性,《說妖》亦有質疑所處世界、辨析真實情境的安排,更可見北地異對遊戲本質的操縱自如,及將其置換入小說文本的龐大野心。

然而,不單是突破、推翻傳統小說的穩定世界觀,《說妖》真正的氣魄,或許在於復活妖怪的遠望,多數人不若鐵木或陳浩平,對臺灣妖怪所知甚少,長期欠缺可供浸淫的文化滋養,傳說流轉途徑又日異短少,成了代溝與阻礙。《說妖》既銜接起這份缺憾,卻也不願固守舊格局,僅作為小說版的資料庫,所以,規則的獨到安排,正為此而生──參與者不能直接闡述妖怪的固有傳說,而是繞圈子地訴說其他靈異故事,若所述故事湊成了符應妖怪出沒的相關元素,就能召喚妖怪作祟,而這,不正是讓妖怪於當代復活的機會?人心空隙乃妖異生養之源,鬼故事、謠言、陰謀論、都市傳說、新興宗教……藉著新的傳說,召喚被忘卻的妖怪,這才是說妖真正想達到的,終極降靈術!

只要符合條件,就能召喚出妖怪。桌遊版的妖怪卡片上註明了召喚妖怪的關鍵字(圖/來自《說妖》桌遊募資網頁

 

如何判斷什麼是好的在地小說,就是能否抬頭挺胸地說:這就是臺灣!《乩身》《說妖》,一讓踏火伏魔的罪人在世間主持正義,一藉新近傳說喚回存於土地命脈的妖怪,親近切身之餘,皆可見開新格局,與臺灣本土緊密扣連的在地紮根。我很慶幸,能見到這樣娛樂通俗與使命兼具的小說。


延伸閱讀
【不只聊漫畫】被碾回土裡的妖怪,將以不同姿態再現於世:談《意外》與《唯妖論》
乩身:地獄符

《乩身》續集《乩身:地獄符》於今年12月出版

城市邊陲的遁逃者

城市邊陲的遁逃者

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

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

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妖鬼神遊卷

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妖鬼神遊卷

臺灣妖怪研究室報告(一套三冊盒裝)

臺灣妖怪研究室報告(一套三冊盒裝)




作者簡介

雜食閱讀者,喜歡奇幻、推理,出社會以來閱讀越發輕量化,耐性越來越薄,迷戀車上補眠與熬夜,很怕對世界失去興趣。經營部落格「剝洋蔥」。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情的機器人與無情的人類,誰才是真正的人?

我們創造人工智慧,讓他們與人類有著相似的外貌與學習的能力,但又怕他們太聰明、太像人類。當人類與人工智慧的共同生活的那一天到來,你會感到安心或害怕?

57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