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留下我的你──讀楊瀅靜〈被雨趕上〉

  • 字級




楊瀅靜的詩沒有什麼晦澀的詞彙或譬喻,像一齣並不願意說得過分明白、卻含藏隱隱決絕心意的日劇。有許多鏡頭都清楚且乾淨,你看見角色、覺察濕度、甚至錯覺自己聽見了對白,而後我們發現自己所見不是戲劇,對詩人而言,那些片刻與情緒都被凝煉收束,以另一種形態變形展開。

她時常存疑,做為寫字的人這是極其重要的特質。有了疑惑,便對感知的一切時而期待收納,時而看似任意(實則揪心)地遺棄。而她畢竟是脆弱的,一次又一次從她的字裡我們同時看見前進與後退的拉扯,既冷漠又熱望、似有若無。

在〈被雨趕上〉的開頭,讀者首先看見了如此明白且生動的譬喻:身體之於衣服、生之於死。漸漸我們一起感知空間感知情緒,有汗溼、淚水、甚至鮮血,凡此種種,「我」披掛在我自己身上親密度過。而「你」是怎麼出現的呢?在繞著圈子說過這些無關緊要的話語後,才發現我其實是這樣在意你,在意「你怎麼看」、想知道你的心意。

明明是水的柔軟,當受體(衣服)成為了「我」的代稱,一讀就疼了起來。

雨打到身上的不僅僅再是可見、有感的潮濕,而是深深且持續的憂傷與挫折。你有多在意那人呢?如此切切地尋求對方的意見。兩人之間淡淡的應答不過是一些最表面的說法,關於「離別」,我究竟還可以多說些什麼?你離開了我、留下我,身體的離別(「我」/「衣服」)也是心(「你」/「我」)的離別。

相較於你的實際,我仍是迷惘著的。我不知道許多關於身體與人生的事,我仍不知道這陣雨是否就要趕上我、打穿我、或者融化我。

〈被雨趕上〉

晾衣服時沒有風
身體排隊在繩索上
一動也不動
我驚懼死亡的意象
無所不在地在
日常生活之中被懸掛

太陽暖和的冬天
我感覺熱
感覺水漬
我披掛在我自己身上
是一件溽溼的衣裳
生命時時被這些所浸泡
血和淚及汗

你怎麼看
我轉過頭殷切地問
你說快下雨了該
收掉那些衣服
免得一身白費

你留下我
好像雨是挫折
等著給予那些身體重擊
但我不知道那些雨
遲早會不會趕上我
讓我的一生也白費

 
楊瀅靜詩集

很愛但不能

很愛但不能

擲地有傷

擲地有傷






作者簡介

1980年生於台灣苗栗。著有小說《失戀傳奇》(時報)、《騎士》(寶瓶文化)、雜文集《情非得體:致那些使我動情的破美人》(逗点文創結社)。作品曾入圍九歌107年小說選。人生難料斷層許多,唯仍持續不自由創作。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傷的時候,讀一首詩比較健康

當現實太痛,我選擇逃進詩裡,讓那些懺悔的、埋怨的、放下放不下的詩句說出我的心。

2749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