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小歇3分鐘3-Minute Reading

【宋瑛堂翻譯專欄】原文怎麼怪怪的...譯者不僅是代理孕母,還要幫忙「抓蟲」

  • 字級


驢子騾子同框站,你分得出哪隻是驢嗎?老實說,如果有匹小馬亂入,我會以為三隻都是馬。超現實拓荒小說《淘金殺手》裡本來有這kuso橋段,被我砍掉了──更正:中譯應作者要求而修改。


上圖為驢子。(圖片來源 / wiki

淘金兄弟檔槍手一路追殺渥爾姆,標靶近在眼前,故事步調加快,有人目擊渥爾姆牽著兩頭騾子,敘事者伊萊也遠遠看見兩頭騾子,兩頁之後又見一群馬和騾子並肩站,再過五六十頁,卻全變成驢子。我透過編輯和經紀人,聯絡上作者,闡述我的想法:驢騾品種相近,遠距分不清楚,伊萊追上渥爾姆之後,才認出兩隻都是驢子,所以這是作者刻意營造的矛盾。然而,我連絡上作者德威特後,他坦然承認「失察」,請譯者把騾子統一改成驢子。

淘金殺手

淘金殺手

淘金殺手 (DVD)(The Sisters Brothers (DVD))

淘金殺手 (DVD

患難見真情的《絕處逢山》裡,男主角錄音給妻子聽,從頭到尾都稱呼「妳」,其中卻靈異冒出一個「她」,難道是小三?我透過官網請教作者查爾斯.馬汀,他回答要我改成「妳」。男女主角品嘗「蔬菜濃湯」罐頭,竟然嚼到牛肉塊,作者回應說,美國南方有些蔬菜罐頭確實含肉。喔,是我孤陋寡聞。為避免混淆讀者,作者允許我把那一罐改成「濃湯」。他說,「合理就好。」最後他感謝我的銳眼和苦心讓故事更「扎實」。

醫學刑事鑑定小說《祭念品》以現代木乃伊為主軸,以「笨警」自居的佛洛斯特聽專家研判,某具女屍已有兩千年歷史,他卻緊接著問專家,「過了兩世紀,照樣能判定死因?」我直覺好笑,笨警果然是呆瓜一個,但我愈想愈不對,因為他的談吐舉止並沒有傻氣,不太可能誤以為一世紀長達一千年。於是,我透過編輯聯絡上華裔作者泰絲.格里森,她要我改成「過了兩千年」,並且請編輯代轉萬分謝意。

紀實文學家蘇珊.歐琳擅長以小說模式書寫報導,非小說的《蘭花賊》居然也能以劇情片呈現,編劇厲害,但也可見原著的敘事筆法多麼引人入勝。由於《蘭花賊》內容繽紛如花卉百科,因此資料出小錯在所難免。我翻譯到〈植物刑案〉那章,作者摘錄一則竊盜案新聞,發稿日期是7月20日,案子卻發生在7月21和27日。我向歐琳請教,她回信說,這書出版了三年都沒人揪出這隻蟲。

絕處逢山

絕處逢山

祭念品(新版)

祭念品(新版)

蘭花賊

蘭花賊


暢銷全球三年的英文書都還有錯,那甫定稿、尚未問世的半成品呢?

為爭取時效,國內出版社有時搶在國外付梓前取得電子檔書稿,發給譯者趕工。能領先全世界先讀為快,譯者一定暗爽不已吧?爽的成分是有,但頭疼的機率更高。

在世界的盡頭找到我(《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動人續集)

在世界的盡頭找到我(《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動人續集)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電影書衣典藏版‧扉頁印製簽名名句紀念)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電影書衣典藏版‧扉頁印製簽名名句紀念)

在小說《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結尾,時空快轉15年,令讀者意猶未盡,無不想再瞭解艾里歐和奧利佛的近況。千呼萬喚之下,作者終於起草續集《在世界的盡頭找到我》。在2019年4月,我收到原稿,趕在全球書迷之前尋獲艾里歐和奧利佛,也瞭解艾里歐父親的舊愛新歡。我在稿子裡讀到作者請編輯酌情刪修的幾段,於是決定暫時擱置這版本,先不要翻譯。同年5月,我收到尚未校對的作者定稿,動筆到了6月,編輯徐凡再轉寄修訂後的書稿給我。8月我接近完工時,又來了一份PDF定稿版,比對之下,見英文編輯置換一些高頻字,原本只有上引號的地方增添下引號,對話時米蘭達連續講兩句的地方合併為一句,交往6個月改成4個月,其餘大同小異。但是,異再小,也能為譯者產生天大的困擾。

高頻字多惱人,我先前抱怨過,不再贅述。引號有上無下,令人讀了一個頭兩個大,何從下筆呢?《在世界的盡頭找到我》譯本的目錄羅列:1〈節拍〉、2〈華彩樂段〉、3〈隨想曲〉、4〈返始〉,起承轉合都有,但我收到的電子稿裡,這四字是義大利文,字體和內文同樣小,我最後在8月收到定稿,才知道是章回的標題,那時我的翻譯已接近尾聲,頭疼已釀成宿疾,止痛藥來得太晚了。譯者問,作者不回,原文頻頻改,譯者鬢毛催。

以一本書而言,除了作者以外,投入最深刻的人莫過於譯者。我常聽同業比喻譯書為生養小孩,我倒認為自己的角色較近似代理孕母。代孕期間,產科醫師若診斷胚胎先天有缺憾,可剖宮取出胎兒醫治,矯治後再植回子宮繼續孕育。驢騾不分,喝蔬菜濃湯咬到牛肉,一千年等於一世紀,版本千變萬化,這些全是藥到病除的小症狀,孕母求醫是舉手之勞,是應盡的本分。自己手滑、眼殘、才疏學淺鑄成的錯誤本來就多,譯者把別人的小孩生壞了,不但對不起作者,拖垮編輯群,更會連累廣大的讀者,譯者豈能自我原諒?


作者簡介

台大外文學士,台大新聞碩士,曾獲加拿大班夫國際文學翻譯中心駐村研究獎,曾任China Post記者、副採訪主任、Student Post主編等職。文學譯作包括《分手去旅行》《單身》《修正》《祖母,親愛的》《被消除的男孩》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319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