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玩真的

地雷和觀光客,哪個比較恐怖?

  • 字級


 

十一月中,世界盡頭傳來一個消息:在福克蘭戰爭結束38年後,當時所埋下的一萬三千枚地雷,在英國政府的努力下終於清除乾淨。威廉王子還透過視訊傳達祝賀,他在影片中說:「希望透過清除地雷,能徹底消除從1982年帶來的傷疤,居民可以邁向下一步。」歡慶地雷清理乾淨的儀式在島嶼的吉普賽灣(Gypsy Cove)舉行,那是我兩年前造訪福克蘭群島的起點。

\威廉王子對福克蘭群島地雷清除發表祝賀/


當時我站在吉普賽灣的砲台旁,頂著風,看著灣澳旁的沙灘、低矮的Tussac草、在風中搖曳的蕨類,在岩石上冒出的Blechnum蕨更是逆著風在嶙峋的岩石上挺著,生物學家Boris說:「福克蘭群島的某些蕨類可以長到50公分,在這種多風又冷的地方自成一格,健壯的蕨類還可做為蜘蛛或其他昆蟲遮風休息的地方。」

物種因為環境挑戰而修正形體來適應情境,是在極地旅行時常會聽到的生物法則,達爾文(Charles Darwin)的名字一再被提起,關於他的《物種原始》、關於他的《小獵犬號航行記》都是南冰洋旅程中探險隊員在解說生態或地貌時會提到的作品,甚至在福克蘭群島,也有一個城鎮名喚達爾文,這個名字幾乎是英國在遠方科學考察、物種大發現的代名詞。

達爾文對福克蘭群島的地景描述,是以北威爾斯高地的氣候來比擬。旅人很自然地以自己家鄉的風土為基準,來衡量異地風景。所以當我們在國外時,總不經意冒出:這個看起來好像台北、那個古蹟好台南……,家鄉的名詞到了遙遠的異國,成了形容詞。


福克蘭群島岸邊的廢棄船舶成了旅人的拍照景點。(圖片來源 / falklandislands.com


福克蘭群島上的砲台。

物種起源

物種起源

小獵犬號環球航行記

小獵犬號環球航行記

小獵犬號航海記(上下冊合售)

小獵犬號航海記(上下冊合售)

1833年與1834年的三月,達爾文抵達了福克蘭群島。在他的環球旅程中,一路採集各式各樣生物、紀錄每個地方的地貌與風土,將所見所聞寫在《小獵犬號環球航行記》,他的日記至今仍非常精確。當我在山谷裡看到不少多角形石英岩的碎塊,不由得想起達爾文在日記裡所寫的「石流」,他提到:「有些地方可以看到一條連續不斷的石塊河流,不僅沿著整個河谷伸展,甚至直達山脊。在這些山脊上,一塊塊比小房屋還要大的石塊,看上去好像是在它們急速行進時被扣留下來似的。」達爾文還發現這些石流的坡度很小,他寫著:「這裡的坡度絕可供英國郵車暢行無阻。

在達爾文的福克蘭群島日記裡,有一張福克蘭狼形狐的素描寫生,就他觀察,在世界其他地方都沒有像這一塊距離主要大陸很遠的島嶼,會有這種原生種的大型四足獸。當時狼形狐的數量正在減少,達爾文指出,如果福克蘭群島完全被移民占據,這種野生動物就可能會滅絕。如他所預測,福克蘭狼形狐已經絕跡。我一抵達福克蘭群島,看到的是雁、是鷸,生態觀察的重點則是到Devil's Nose看黑眉信天翁的棲地。


已滅絕的福克蘭狼形狐。(圖片來源 / wiki

\Devil's Nose是黑眉信天翁的棲地 /


數百隻黑眉信天翁正在築巢,在鳥巢旁有幾隻好奇的跳岩企鵝(Rockhopper)在旁邊觀望。Boris說:「這個山谷對信天翁來說是完美的棲地,牠們在福克蘭群島幾乎沒有天敵,可以安心在此築巢、下蛋、訓練下一代飛行。唯一讓信天翁數量減少的威脅就是人類,許多大型捕漁船的漁網布滿上百個魚鉤,信天翁有時誤以為魚鉤是海中的食物,而被魚鉤勾住,不幸喪生。」不管是達爾文時代還是此刻,人類都是改變福克蘭群島物種的殺手。

人類改變了物種、製造了戰爭、埋下了地雷。原本兀自精彩的荒島,因為人類的加入而加速毀滅或扭曲。那趟旅程,有機會到西點島(West Point Island)的島民Roddy 和Lily家喝茶吃點心,當時除雷活動正在進行,Lily很期待地雷全部清除乾淨的那一天、島民可以安心的在各個灣澳沙灘走動。但她不免憂心地說:「到時候,我們再也沒有被圍籬圍起來、標示危險或不可進入的沙灘,觀光客理所當然可以隨意亂走。地雷的標誌縱然恐怖,但也因為不可靠近,反而讓某些區域的生態不受人為干擾。」他們家族一百多年來住在此遙遠之境,就是想遠離塵囂,但干擾隨著旅行運輸的便利,一直來。

我從吉普賽灣散步六公里走到斯坦利港(Stanley),沿途景色多半蕭索,不時看到岸邊有廢棄的船隻,一個半小時的路程,沒看到任何一個人,直到靠近斯坦利港,才出現人聲。我走進了Waterfront Boutique Hotel的酒吧,點了一杯島上居民釀的Rockhopper啤酒。以這裡最具特色的跳岩企鵝做為啤酒名,非常有福克蘭風。喝著清爽的啤酒,望著眼前的大海,酒保說:「在小鎮附近的Yorke Beach很美,但因為還有地雷,被圍住不能進去,要不然應該是享受夏天的好去處。」我寫下這個沙灘的名字。

此刻,我讀著Daily Mail 針對福克蘭群島地雷清除的相關報導,看到了Yorke Beach的樣貌。很美,湧進好多人。我曾造訪福克蘭兩次,從沒見過那麼多人。看著圖片,竟對這遙遠之境,感到陌生。

 


作者簡介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 最新作品為《酒途的告白2:喝到世界的盡頭》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世界難民日 難民是一種「狀態」,不是一種身分

每年的難民數持續增加,加上近期他國戰火衝突不斷,更讓人感覺到「難民」離我們不遠。失去家國的狀態若難以想像,這幾篇文章能帶你入門,畢竟在全球脈動息息相關的今日,我們都無法排除成為難民的可能。

88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