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詩人,不合時宜】陳克華

  • 字級


六月詩人特企

「詩人節」的事主屈原當時也有他的尷尬與不合時宜,但即時時空背景不同,在當代要當「詩人」或被看成「詩人」,也可能有他的尷尬之處。

大家都對「詩人」一詞有很多幻想,有的好意有的壞心,當然也有出自善意但帶來尷尬的那種,甚至有時旁觀,還發現這被當作些微嘲諷用的稱謂來使用。另外,在文學閱讀算是小眾的當代,詩也變成之中更小眾的一種。

關於「詩人」的種種尷尬與不合時宜,這幾位詩人會怎麼回答這些問題呢?


陳克華說:
的確許多人愈來愈對詩人覺得好奇,覺得不可理解。好像不食人間煙火,寫詩又不能當作謀生的工具,更糟糕的,寫的東西讓人讀不懂,真是百無一用。難道真如莊子所言,百無一用,乃為大用?這樣的狀態,其實詩人與讀者雙方都有參與。
能不能不叫我「詩人」呢?叫我「乘文字飛翔者」或「嗜食文字的煉金士」,或「文字國裡的異端」,我都比較能接受。


Q1. 還記得你第一次發表的作品是哪一首嗎?當時聽到的回饋意見裡,最有印象的是被怎麼說?
陳克華:不太記得,如果是校刊或花蓮地方報之類的,那我真的記不得了。比較正式的發表應是民國六十八年進大學時的聯合報副刊「新人月」。那可真不得了,和今日不可同日而語,全校皆知,連上課都會被老師點名:「站起來讓老師看看」。

Q2. 你第一次被以「詩人」稱呼或介紹的場合是什麼?還記得當時的心情嗎
陳克華:應該就是大學常發表詩以後。
當然很不習慣、不自在,無論把詩人當作一種「身份」,或「狀態」,或「職業」,我都不喜。

Q3. 你的工作或者職場上,你是否選擇對「詩人」這身份低調甚至隱藏?你為什麼會作這樣的決定?
陳克華:二十年前初入白色巨塔時,的確會這樣,近幾年就不會了,幾乎所有來看病的人都知道我的作家詩人身份。
以往還擔心會影響我看病的品質,如今回顧,其實是增進。

Q4. 比起讀者或朋友,怎麼和家人分享寫詩這部分的自己,有時也許更為難。若有個機會,你會指定自己哪本詩集裡的那一首詩讓家人讀呢?
陳克華:我父母大約都不讀我的詩,爸爸常看聯合報,應該副刊上的詩他都讀到了。聯合報副刊有一定的口味,等於把我其他的詩過濾掉了,倒也「安全」多了。
我一直認為無需主動和家人「分享」自已的詩,因為讀詩有一定「尋找」的過程,機緣要俱足,同時心眼也要正對,方才能「分享」。如果家人只是一味「被動」, 那就好像中學生在讀教科書的詩,不太可能有所感動。

Q5. 如果有人講到關於「不合時宜」,你會推薦哪一首你讀過的詩給他們,作為最能表達你所體會過的那些不合時宜與尷尬的說解?
陳克華:我好像沒寫過像「國軍文藝金像獎」或反共救國團團歌之類的作品。如今我覺得我的一切詩都不至「不合時宜」,因為讀者變了。昔日的衝撞與顛覆性,如今成了藝術性的一部份。
至於「干犯」性,誰沒有看過A片或色情書?? 你敢跟一個自稱沒看過的人交朋友嗎?讀我的詩要有guts(膽識)。


 

陳克華作品
BODY身體詩
BODY身體詩
阿大,阿大,阿大美國:陳克華2000-2011詩集
阿大,阿大,阿大美國:陳克華2000-2011詩集
老靈魂筆記
老靈魂筆記
寂寞.Autopsy
寂寞.Autopsy
我旅途中的男人。們。
我旅途中的男人。們。
善男子
善男子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那些年讓我心動的少女漫畫──【少女出租店24H】帶你看見少女心事與心機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154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