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沒有冒險,就不會看見新的道路 ——全新文化媒體《VERSE》的誕生與展望

  • 字級

疫情期間,電影院、書店、美術館空空蕩蕩,展覽和演出停擺了,舞蹈和搖滾樂靜止了。這段期間,可能是我們這世代一生所遇過最灰暗的時光。

然而,黑暗的時局日漸褪去,創作者開始再次為這個世界跳舞與歌唱,人們也開始走進戲院、劇場、書店、展覽空間和騷動的live house,而一個全新混種的文化媒體《VERSE》也在這個8月夏日正式誕生。




2020年,台灣的新時代精神正在形成,新的文化力量正在爆發,新的價值與理念正在被實踐,新的商業模式也正在被創造。然而,面對這新舊世界的轉換,我們眼前的聲音卻越來越混亂與吵雜,語言越來越廉價,表象越來越取代思考,彷彿輕薄短小或者譁眾取寵才是王道。

文化是關於我們是誰,我們的過去與歷史,以及我們未來要去哪裡,
不去為這片土地冒一點險,我們就不會走得更遠。

「我們對此充滿焦慮與不安,但我們不甘心,不願意辜負這時代。一個新時代的精神必須是建立在深厚的文化累積上,因為文化是關於我們是誰,我們的過去與歷史,以及我們未來要去哪裡。因此,我們需要一個全新媒體去紀錄、詮釋,甚至參與形塑當代台灣文化的面貌與精神。」本於這樣的初衷,曾任《Fountain新活水》《號外》雜誌總編的資深文化出版人張鐵志,連同兩位志同道合的合夥人一同催生了《VERSE》這個嶄新的文化雜誌品牌。

「回到初衷,之所以想要自己創辦媒體,就是因為幫別人辦了十幾年的媒體之後,後半人生想要有更大的自主性做自己想做的東西,所以不去找大錢,也不希望仰賴標案而活——這是一個真正的獨立媒體。」張鐵志笑說,「這當然是我人生最巨大的冒險,在50歲前夕做一個沒人看好的事。但人生就是該不斷的冒險,而且不去為這片土地冒一點險,我們就不會走得更遠。已經有太多文化工作這在前面做這樣的事,我們只是加入這個隊伍而已。」

資深文化出版人張鐵志連同兩位志同道合的合夥人一同催生了《VERSE》。(圖/《VERSE》粉絲團

在大量快速生產的破碎資訊與更完整知識的書本之間,
雜誌是對當下發生事物的系統性詮釋與回應

「我在後解嚴的劇烈社會轉型中進入大學,赫然發現這裡雖是我居住了18年的城市,但一切卻顯得無比陌生:舊秩序與規範迅速崩塌,新的觀念與語言從書中和街頭來到我眼前爆炸。」在過去的年代,只要是在乎社會、喜愛藝文的年輕人,生命中或許都有被實體雜誌衝擊的經驗,不論在其中獲取了重要知識,找到了幾種理解世界的不同角度,或者捕捉到了某種神祕的思想靈光,因此即便到了今日數位如空氣的時代,張鐵志依然相信紙本雜誌這個媒介的無可取代性,「在大量快速生產的破碎資訊與更完整知識的書本之間,雜誌是對當下發生事物的系統性詮釋與回應。

事實上,確實早在「雜誌」這個媒介出現之初,它便是「思想美學」的載體,「如果我們想要捕捉台灣正在浮現的文化趨勢與現象,想要認真思索這個時代的重要課題,我們需要一本深度的,非常好看的雜誌書。」因此,《VERSE》並非月刊,而為每兩個月出版的雜誌書(mook),「因為這讓我們有足夠時間去深入挖掘故事並用最高標準製作,也因為雙月週期可以讀者慢慢閱讀。」

Why Taiwan Matters? 什麼是台灣對世界的獨特價值?
我自己還不夠瞭解,所以我們開啟了這個尋找答案的旅程。

既然要傳遞思想,《VERSE》期許能在每期雜誌的封面故事提出一個對於時代的探問。以創刊號而言,主題為「Why Taiwan Matters? 台灣對世界的獨特價值」。「這是因為2020上半年的全球疫情讓台灣重新被世界看見,但是我們真的知道如何述說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價值嗎?除了自由、民主、多元等抽象價值,我們足夠瞭解這片土地上的美好與勇敢嗎?」張鐵志解釋道,「起碼我自己覺得,我自己還不夠瞭解,所以我們開啟了這個尋找答案的旅程。」

為了呈現代表台灣的多元精神,《VERSE》創刊號一口氣推出三款封面:唐鳳、雲門舞集新任藝術總監鄭宗龍以及位於屏東禮納里部落的餐廳AKAME主廚彭天恩,作為對於「Why Taiwan Matters?」的三種回答,引領讀者對於這樣的提問有更深入的思考引線。「他們本質上都具有同樣的精神,都是用這土地的不同養分,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並且能不斷前進創造新的可能,為台灣打開新的邊界。這是他們所教導我們的事情,也是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台灣價值。」事實上,不僅三位封面人物,這期的封面故事,乃至於後頭的商業、文化、生活等報導故事主角,舉凡Gogoro創辦人陸學森、田中央建築事務所主理人黃聲遠、JL Design總監羅申駿、各處藝文場館館長及執行長、生祥樂隊成員鍾永豐與林生祥、新生代料理人不務正業男子Ayo⋯⋯等等,在在都傳遞著這樣激勵人心的台灣精神。

《VERSE》創刊號一口氣推出三款封面:唐鳳、雲門舞集新任藝術總監鄭宗龍以及位於屏東禮納里部落的餐廳AKAME主廚彭天恩。(圖/《VERSE》提供)

《VERSE》創刊號內頁(圖/《VERSE》提供)


希望介於商業及文化的之間混種美學讓文化藝術的意義被更多人認識,

另一方面希望找到可以讓文化活動持續發展延續的產業面探討

雖然以文化為支點,旁及公共議題,《VERSE》的一大特點還有深入商業及產業領域的報導,挖掘正在湧現的文化與社會趨勢,也會剖析創意產業的商業策略,希望更多人了解文化創造可以如何豐富個人心靈,讓商業更有價值,讓國家更有靈魂。

「一開始思考《VERSE》時,我就希望有這樣性質的報導。一方面是因為希望更多商業界人士可以來看這個媒體,因而能讓文化藝術的意義被更多人認識;另一方面我也深信,許多文化活動要能延續下去,要找到可以持續發展的模式,這需要對產業面的探討,而不能是停留在一種對美好風格的描述而已。」因此,張鐵志邀請了前《數位時代》副總編輯楊惠芬擔任編輯總監,「她對新創、科技和產業的了解,加上扎實的新聞訓練,和另一位出身於《大誌》的執行主編黃銘彰搭配,兩位不同世代、不同背景、不同訓練,是很棒的組合。」

而一本雜誌要「好看」,必然不只思想傳遞,更要有足夠吸引人的新世代美學,在這個注意力極其容易分散的年代尤然。《VERSE》創刊號找來二十世代的設計師李君慈合作擔任設計總監,操刀品牌識別系統及整本雜誌的視覺設計,「我們想要創造雜誌美學的小小革命,創造不同於既有雜誌的視覺語彙,成為你隨時翻閱都可獲取靈感的泉源。」

 (圖/《VERSE》粉絲團

《VERSE》透過議題、商業、文化、生活風格單元企圖顛覆讀者對於台灣雜誌的既定想像。(圖/《VERSE》提供)


《VERSE》創刊號封面故事以氣勢磅礴的唐鳳故事開展出新時代的樣貌,而後雲門舞集鄭宗龍、AKAME彭天恩、Gogoro等長篇故事的版面設計皆視覺力道十足。各大單元之後,皆附上相對短篇且趣味的圖文單元,在幽默與內涵之間達到優雅的平衡,《VERSE》透過議題、商業、文化、生活風格單元企圖顛覆讀者對於台灣雜誌的既定想像。內頁紙張選用日本天堂鳥,質感細緻,帶有輕微塗布,兼具時尚氣息及文藝感,一如《VERSE》強調介於新商業及新文化的之間混種質地。

一本雜誌當然很難改變世界,但其中的一段話或一張影像或許就能促發對於我們自己的文化、對我們所處的時代,有更多的討論與想像。「VERSE」這字的原意是韻文,是詩或歌曲的段落;正因為我們身處的自由的聲響、飽含生命力的節奏,《VERSE》的每一期內容、每一篇報導,累積起來就是在書寫一首屬於當代台灣的詩歌,一曲共同想像理想未來的合奏。

「人們說在這個時代要辦一本深度的雜誌很瘋狂——但是沒有冒險,就不會讓我們看見新的道路,並且走得更遠。」張鐵志說,「《VERSE》這半年醞釀期是我們這世代人所遇過最灰暗的凝滯時光。但幸運的是,我們誕生的此刻,台灣正要重新啟動,要重新開始屬於我們的2020,以及下一個不一樣的十年。」

 

○ ●購買《VERSE》●○


VERSE 8月號/2020 第1期 AKAME版

VERSE 8月號/2020 第1期 AKAME版

VERSE 8月號/2020 第1期 唐鳳版

VERSE 8月號/2020 第1期 唐鳳版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雜誌進化中】這些雜誌悄悄改了面貌,你有發現嗎?

作為潮流、新知的傳遞媒介,雜誌無論在內容、形式、包裝上都走在時代的尖端,無論外在的裝幀設計或內裡的主題、單元、內容都必須不斷進化,進化的過程有時像是地表改變樣貌那般緩慢,也有可能一夕之間改頭換面。本次向近期完成改版的四本雜誌發出提問,邀請讀者與我們一同探究這些雜誌們改版前後的各種思量與細節。

225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