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婚活」現象十週年,拆穿幸福假象的人性終極詰問──讀辻村深月《傲慢與善良》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婚活』的流行是日本獨有的現象,儘管在歐美看來是一件奇特的事情。原本『戀愛結婚』是一個起源於近代歐洲,隨著近代化而擴展至全世界的現象。但被帶入日本,到了現代演變成了『婚活』。」──山田昌弘


“婚活”時代

“婚活”時代

一群不認識的男女在居酒屋排排坐聯誼、報名料理教室一起做菜、在穿著華麗的相親派對上自我介紹,這些日劇、小說常見的場景,統稱為「婚活」,深入日本人的生活之中。

「婚活」與日本大學生的「就活」是一樣的概念,「就活」代表學生為了畢業後就業,進行各種筆試、面試。「婚活」便是為了成功結婚而努力進行各項活動,包含聯誼與相親。這個名詞由社會學家山田昌弘在2007年底的《AERA》雜誌上提出,並在隔年與白河桃子教授合著《「婚活」時代》出版後,一躍成為廣受討論的社會現象。

最多人收看的NHK電視台推出了《婚活離活》劇集,愛情戲旗艦品牌富士「月九」(週一晚間九點連續劇)也推出了中居正廣主演的《結婚萬歲》,讓「婚活」不但在2008~09連續兩年入選流行語大賞關鍵字,學者開內文乃統計,在「婚活元年」的2009年,光是主流紙本媒體上就刊載了53篇專題、79篇相關報導。至今,幾乎只要關於結婚的話題,都可以被列入婚活的討論、研究範圍中。


日劇《結婚萬歲》


由於日本政府將婚活視為解決「少子化」問題的重要方法,從內閣到地方自治體,都不斷舉辦、鼓勵著豐富多樣的結婚活動。發展十年後,根據新娘研究所做的調查統計,藉由婚活而結婚的伴侶,已經從2009年的2.9%逐年增加到2018年的12.7%,甚至2018年結婚的伴侶中,有參加過婚活的人高達32.3%,顯然這個社會現象並未遭到淘汰,而是逐漸成為日本人的結婚主流媒介。

任何社會現象的產生,都有其民族、地緣背景與脈絡。日本人打著「結婚與戀愛是兩回事」聲明,堂而皇之在國家、大眾的廣泛認同下展開,純粹為結婚而結婚的婚活,在其他已開發國家來看,是很奇特的一件事。本季熱播中的日劇《花生醬三明治》(2020)也提到,針對20-30歲單身女子的普查中,有多達55%擔心自己沒辦法結婚,也難怪政府需視婚姻為國家大事,成立劇中的PBS團隊,在背後支援婚活女子的感情。

\\日劇《花生醬三明治》//


甚至在富士改編小說的日劇《結婚對象用抽的》(2018)中,描述了執政黨為避免社福制度崩盤、提高生育率而強制通過「抽籤相親法案」,25歲至39歲的未婚男女必須經由統一抽籤認識並結婚,每個人有拒絕兩次對象的機會,如果拒絕到第三人就要入伍從軍打恐怖分子……乍看十分荒謬的設定,卻演出一整套極具邏輯的精采故事,也真是極度重視結婚形式的日本人才會想到的創意了。

然而,即便檯面上「婚活」顯得如此熱鬧,2019年底厚生勞動省公布的新生兒出生人數,跌破90萬人大關,再度創下歷史新低;新娘研究所做的2400位男女普查中,連交往對象都沒有的更高達67.9%。到底為什麼想結婚的人很多,能結婚的人卻很少?除了山田教授與多位學者合著的《「婚活」現象的社會學:日本的擇偶現狀》(2010)指出「女性普遍要求男方年收入太高,以致找不到對象」這樣的經濟因素之外,「性格因素」或許才正是結婚的障礙來源。

傲慢與善良

傲慢與善良

辻村深月的最新中譯小說,由當代日本人民族性中兩大癥結組成的《傲慢與善良》(2019),便打破主流媒體所呈現的「東京觀點」,徹底分析了為婚活所苦的男性、女性心理。經典文學《傲慢與偏見》(1813)反映了18-19世紀英國社會的戀愛與婚姻狀況,伊莉莎白與達西對彼此抱持的傲慢、偏見阻擾了他們的感情;那麼謙遜有禮的日本人之「傲慢」、「善良」又代表什麼涵義呢?應為長處的「善良」,為何反倒成為結婚的阻礙呢?

當對方在乎的只有自己在社會上的價值時,帶給架的是與愉快的戀愛完全相反的體驗。這似乎和什麼很像──想了半天終於發現,對了,和找工作很像。找工作時也是不斷經歷被測試,等待對方選擇的過程。即使努力還是有可能不被選上──這種痛苦的感覺和婚活有點像。
──辻村深月,《傲慢與善良》

39歲的西澤架歷經與數十個對象徒勞無功的婚活過程後,終於遇上想要結婚的另一半,現年35歲,老實善良的坂庭真實。兩年平穩的交往過程,就在即將踏入禮堂之際,真實卻在疑似被跟蹤狂騷擾後,留下訂婚戒指憑空消失了。架開始拜訪真實的家人、朋友、甚至是過去的婚活對象,找尋未婚妻失蹤的線索,也漸漸得知,他對這位「善良」女孩的了解,與自己的認知有著巨大落差……

宛如吉利安.弗林《控制》(2012)與佐藤正午《JUMP》(2000)的懸疑開頭──在朝日新聞社的「好書好日」官網專訪中,辻村深月表示,十年前發表的小說零八零七(2009),是她住在山梨老家,以故鄉女性為參考背景所刻劃的思想、生命史。那些生活在封閉鄉鎮的女性,在這個時代會面臨到的婚活困境,便是她構思十年後的女主角──真實的由來。

另一方面,辻村搬到東京生活後,意識到東京人看待事物的觀點與過往所見所聞有很大的差距。「即使在東京有很多對象可以選擇,也沒有人會選擇,並最終失去他們真正想要的東西。」再加上辻村也希望在歷練更豐富後,描述以往沒有特別觸及的:身為男人的艱辛之處,因此創造出「我可以選擇但我沒有選擇的男主角「我無法做出選擇的女主角真實,以雙方視角述說這一段懸疑愛情故事。筆者認為,這故事最厲害之處,莫過於開頭讀者所認知的「傲慢的架」、「善良的真實」,發展到後半段卻急遽轉變為「傲慢的是真實」、「架被忽略的善良」的驚人逆轉,也正是「人性」所構築的精妙謎團。

傲慢與偏見(200週年經典重譯紀念版)

傲慢與偏見(200週年經典重譯紀念版)

辻村點出,她在反覆閱讀《傲慢與偏見》的過程中,發現達西並不傲慢、伊麗莎白也並不是對人都抱以偏見,他們是「因為對方」才產生傲慢與偏見的情感。對照起現在日本年輕男女的狀況,原本「善良」的性格,實際上是服從長輩、缺乏獨立、沒有主見。他們被週遭要求參加結婚活動,卻在婚活中總是「給對方打低分」,盲目地認定自己更優秀、只以自己的強項來比較對方的弱項──非自發的被動動機,加上過於傲慢的自信,才造成白費時間、甚至多次失敗後徹底喪失結婚意志的「無效婚活」。

「所謂『不是對的人』,就是說這句話的人給自己訂的價格。 說價格可能難聽了點,也可以換成分數。說這話的人下意識給自己打了分數,若遇上的對象不及自己的分數,她就會說對方『不是對的人』。意思是──我的價值沒那麼低,得來個價值更高的對象才配得上我。 嘴上說著自已想要的只是小小的幸福,但大家給自已訂的價格可都滿高的喔。」──《傲慢與善良》

正因我們習慣用媒體、日劇美化過的「自由戀愛」與「東京觀點」看婚活,或是社會學者中山田教授分析的:已經走偏到在「攻略極少數高收入男性」的議論,此即故事第一部中,那些攻訐真實的「習慣說謊的時尚女性」思維,才沒有發覺到,比起大都市,人口老化更為嚴重的地方都市、鄉下村落的現實狀況,以及在封閉環境中成長的不同思維。辻村說,自己在群馬、農村地區有許多朋友,蒐集了她們實際參與婚活的意見後,融合成小說中的真實、小野里夫人觀點,也讓筆者閱讀時備受衝擊。

看似不可思議,但《傲慢與善良》所描述的群馬,反映著日本許多地方,自昭和以來從未改變的保守思想,至今仍未有改變。「當個乖孩子」、「不要給別人添麻煩」這些傳統教養美德、日本人婚前普遍與父母同住的習慣,再加上泡沫經濟崩壞後的就業大蕭條影響,導致「失落世代」以降產生大量的繭居族、「下流階級」與「媽寶」。後兩者生活得渾渾噩噩,尤其是鄉下地方的未婚女孩,在父母過度保護下,時常出現工作、婚姻都被安排妥當的情況。

然而,無論女性男性,都擁有嚮往、追求愛情的本能,這就是人性。即便國家、社會為了提高生育率,宣導「結婚與愛情是兩回事」,也不是所有人都應該放棄愛情、選擇麵包。在第一部中,作者以其他人的意見抨擊真實自視過高的傲慢後,在第二部轉由她的立場,作出最簡潔有力的回應:

「只是一起生活,卻不再接吻也不做愛的話,還能稱為夫妻嗎?   
光是因為不想跟對方接吻就拒絕,這種理由不行嗎?   
所謂的夫妻是什麼?   
結婚又是什麼?我搞不懂,所以很痛苦。   
戀愛和結婚有什麼不同,我無法理解。」

是的,因為沒有辦法產生愛情所以不願意結婚,這有什麼不對,必須受到譴責呢?這便是平成日本政府、昭和封閉村落強加大義與觀念,導致未婚男女對本應輕鬆快樂的婚活感到「窒息」的扭曲現狀。辻村更進一步說明,這些父母並不是「毒親」,他們都是「善良」的人,為了孩子好,只是因為活在封閉的環境中「不知世事」,只知道結過婚、養育小孩的人生是什麼樣,而想像單身的孩子一定很寂寞、轉為「傲慢」地灌輸孩子「結婚才會幸福」的價值觀。明明初衷是為彼此著想,卻變質成「互相傷害」的家庭關係──從愛情到親情的透徹探究,就是這部內涵豐富的《傲慢與善良》精彩之處。

架與真實如何突破名為傲慢與善良的本質枷鎖,重新接受彼此?本作不僅是具備強大吸引力的戀愛小說、終極的結婚小說,筆者認為這一部揭開婚活文化之謎,拆穿民族性與人性假象的《傲慢與善良》,堪稱辻村深月出道以降超越本屋大賞冠軍《鏡之孤城》(2018)、直木賞《沒有鑰匙的夢》(2012)的生涯代表作,專屬於日本人的《傲慢與偏見》!

傲慢與善良 (電子書)

傲慢與善良 (電子書)

鏡之孤城【2018本屋大賞得獎作品】

鏡之孤城【2018本屋大賞得獎作品】

沒有鑰匙的夢

沒有鑰匙的夢


作者簡介

百萬書評部落客,日韓劇、電影與足球專欄作家,本業為製作超過百本本土推理、奇幻、愛情等類型小說的出版業編輯,並成功售出相關電影、電視劇、遊戲之IP版權。興趣是日本文化的深度觀察。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從《藍色大門》到《一 一》,青春回不去,至少我們還有經典國片

有些電影不為時光蒙塵,無論第一次看是幾歲,再看時觸動的情感依舊。《藍色大門》、《一 一》、《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五篇文章帶你重溫經典國片。

120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