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如果人類只剩下50年......」極度真實的末日科幻小說──讀《華龍之宮》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以2006年的短篇小說《魚舟.獸舟》為起點,上田早夕里至今已經創造了一個融合賽博龐克生物龐克、反烏托邦、以及廢土科幻要素的「魚舟宇宙」。這個系列現在被官方命名為「海洋編年史」系列(オーシャンクロニクル・シリーズ),目前共有兩部長篇小說《華龍之宮》和《深紅之碑文》以及數部短篇作品,作者也正在繼續為這個系列執筆新作當中。

魚舟.獸舟

華龍之宮

華龍之宮

深紅之碑文 (上)

深紅之碑文(下)

與後續的作品相比,《魚舟.獸舟》較接近於恐怖小說,也是此系列代表性虛構生物「魚舟」的初登場之地。「魚舟」是為了適應海洋而被基因改造的人類所生下的生物,長大後會變成20至30公尺長的大魚,並成為海上居民的船艦和居住空間。每個海上居民誕生時都是雙胞胎,一方是人類,另一方則是魚舟,魚舟是生活在海上的新種人類的「半身」。當人類的那一方早夭時,失去與人類世界聯繫的魚舟,會逐漸突變為兇猛的「獸舟」,成了完全為生存而四處掠食的海中怪獸,甚至成為會吃人的「異形」。

《華龍之宮》是「海洋編年史」的第二作,也是上田早夕里的第一部長篇小說。除了再次使用魚舟和獸舟的設定外,也擴展並確立了此系列的世界觀:在近未來的地球,由於地殼變動造成氣候變化,南極冰層溶化導致海平面大幅上升,淹沒了大部分的陸地。人類不得不將所有的資源和精力,投入在如何適應擴大膨脹的海洋上。他們建立海上都市,加速人工智慧發展,並用生物科技改造了包括人類在內的各種生物。

留在陸地上的「陸上民」裝上輔助腦,與人工智慧直接連結,擁有了數位科技的半身「助理智慧體」;被趕到海上的「海上民」被生物科技改造後,一生都與「魚舟」這個孿生夥伴互相依靠。陸上民的社會,高度依賴機器,重視物質追求,服從政府的監控和管理;海上民從出生起就習慣與自然共存,看淡生死,幾乎無欲無求,只需要精神上的滿足,傾向小群體自治,崇尚個人自由。在陸上民與海上民這兩個價值觀差異甚大的族群之間,與我們這個時代相同的各種紛爭,包括資源的分配與獨占、不同國際勢力間各種時明時暗的文攻武鬥、極權政體對弱勢族群的打壓,甚至種族屠殺,都繼續在這個假想的未來不斷上演。

本作故事採「群像劇」方式進行,其中最主要的三條劇情線,分別是由日本外交官青澄所代表的「陸上民」視角,由出身不明的魚舟團團長月染所代表的「海上民」視角,以及由為陸上政府工作的海上民軍人太風上尉代表的「被夾在兩者之間」的視角。三條主線彼此交錯,三位同樣心地善良且富有理想的主角,有時為了各自的目標攜手合作,有時卻又為了相同的理念看似對立。其中最主要的青澄線,由於其外交官兼談判專家的身分,使得本書成為一本非常「政治」的小說。

雖然就我個人的看法,科幻小說本來就不可能跟「政治」完全無關,但就算是採狹義而非廣義的「政治」定義,本書從故事核心、細節到人物之間的衝突,也在在與「政治」有關,而且這些「政治」的劇情不僅僅只發生在書中虛構的世界裡,你也可以在其中看到不少現實世界中的影子。

在書末,作者提到因為本書開頭有關地震的討論和劇情,她被問過不少次有關311大地震的看法,但實際上本作首次出版於311大地震的五個月前,書中地震要素的靈感來源其實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得承認,在看到書末之前,我自己也是想都沒想就認為故事開頭應是受311大地震啟發。另一方面,書中有關亞洲海上民被迫大批遷徙至南太平洋,而與當地海上民產生衝突的劇情,很自然令我聯想到近年的歐洲移民危機;而海上民為了反對陸上政府的政策,舉行大型抗議活動而被警方武力驅散的段落,更是令我直接就與香港反送中運動影像重疊。然而,與其說出版於十年前的本書預知了這一切,不如說歷史總是一再重演,歷史上常見政局變動所造成的難民潮、武力鎮壓異議民眾,不管在亞洲的大陸或海島上都不是第一次發生,歷史與預言之間有時並無界線。

風之谷BOX

風之谷BOX

除了政治與時事,《華龍之宮》也令我想起漫畫版《風之谷》(因為《風之谷》的漫畫版和電影版有不小差異,所以得強調這裡提的是漫畫版),同樣是大災變之後新的人類文明,同樣是人們對基因改造出的人造生物已經習以為常的世界,主角們同樣被夾在兩個族群及兩個龐大的政治勢力之間,努力尋求著共存的道路。第一主角青澄就像是公務員大叔版的娜烏西卡,懷抱著熱情,一邊努力昇華著自己內心對愚昧和貪婪之人的憤怒,一邊以最開闊的心胸,投入擔任兩個世界溝通橋樑的使命,即使知曉人類注定終結的命運,也不放棄希望。

在「人與自然的關係」方面,《華龍之宮》也與漫畫版《風之谷》的思想頗為類似,亦即人類必須為了生存而「戰鬥」,這裡所說的「戰鬥」並非一味地使用武力,而是努力尋找正確的方式、盡全力克服自然的殘酷。《華龍之宮》的開頭和結尾,導致地球環境劇變的主因都不是人為汙染,而是大自然本身的喜怒無常。與自然比起來,人類實在太渺小了,人類能做的只有去適應自然給予的環境,若因自己破壞了原本適合生存的環境而滅絕,也同樣是輸給了自然。自然是永遠的贏家,人類所能做的只有不要輸給自己,不要因為自私歧見和短視近利,錯失了攜手尋找正確道路的機會,不要因為忙於彼此掠奪和殺戮,而使事態更加惡化,不要因為恐懼終將來臨的死亡,就忘記尋找活著的意義。

如果再過五十年人類真的要走向滅亡──要讓這五十年成為一個搶奪僅存少數資源的殺戮時代,還是大家互相體諒,靜待浩劫來臨的時代……」(摘錄自《華龍之宮》內文)

《華龍之宮》是一個有關以什麼方式生存,和以什麼方式迎接死亡的故事。在「人類的最後五十年」這個核心設定下,這個故事自然不會有一個「從此以後他們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結局。最終,尋求溝通和理解的理想主義者,只能對現實做出妥協,一輩子抱著罪惡感而活;被壓迫的異端,則得為了全人類的存續而主動放棄自由,甚至必須犧牲一半的自己;立志撥亂反正的戰士,則承受著兩方的唾棄,帶著遺憾沉入深海。當世界末日來臨那天,無論是順從自然而生的人,還是依賴科技的而活的人,無論是與人類共存的魚舟,還是與人類為敵的獸舟,都只能默默接受終結的命運。

但,只要曾努力活過的人,都可以自豪地接下本作最後給全人類的墓誌銘:

他們已傾盡全力而生,這樣就夠了不是嗎?」(摘錄自《華龍之宮》內文)

 

華龍之宮 (電子書)

華龍之宮 (電子書)


Masayo
故事癡、文字中毒者、通俗文化教徒,總歸一句就是阿宅。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同樣是媽媽,你想說的我都懂

媽媽心事只有體會過的人才能理解,那些痛苦、困惑、喜悅的時刻無人可訴說,這些作品能夠替你說出口

5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