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記憶中的一瞬之光】睡入一個末世的寓言──《千日千夜》的人生一瞬

  • 字級



好電影散場後,它會在你的記憶裡繼續演下去。
有時只是一幕景色、有時是個角色的身影。
看似人走茶涼的一幕,卻讓你也活了進去的燈火未滅、溫度仍在,角色隨時可以回來,你總感到似曾相識。
如《新天堂樂園》膠捲中的一格,記錄了太多意在言外。
為什麼?因為它照亮了你人生中的一瞬之光,相信它是永恆,而你的心仍有星火不滅。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這裡的敘事者如挖了一個坑,讓你在裡面可深可淺,坑裡有很多人的吉光片羽,你遂拾撿起某一個人的章節,後續卻找不到,慢慢發現能接上的是自己的某一段落。

這部電影的外文原名叫《關於無盡》(About Endlessness)。影片中那些被懸置的舞台,恰似日常是無窮盡的,只有出沒其中的人如朝露一般瞬息消失。如葉片上的水珠,透著七彩與各樣人生,不出中午則會消失在日頭下。

慾望之翼數位修復版 DVD(Wings of Desire)

慾望之翼數位修復版 DVD(Wings of Desire)

這是導演洛伊安德森慣有的視角,並非神的視角,而是屬於天使的;沒有感情的,也無評判性,單純是上帝的信差,很像文溫德斯執導的《慾望之翼》,在還沒因情感墜下紅塵前,對上帝例行報告的斷簡殘篇。

我們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男性。他有著慣有中年人的謹慎與疲憊,在考究的衣冠下卻走了神。他置身的是適合展現身分的餐廳,他今日沒穿戴好自己的「角色」,在已準備好的舞台。他或許人生一早就拿錯了腳本。

電影中每一段都以平穩的女聲開頭說著:「我看到……」開始,如實陳述,不給多餘線索。

如她看到一個女性在摩天樓的窗外看到無限城市光景,我們看到的是那女子身著無從辨識的套裝,這是這城市的制服,壓抑的青灰。敘事者只說:「她喪失了羞恥心。」是這城市還是這女子,這看與被看,誰是主從?但那份羞恥心只消一杯咖啡的時間可以化解。從光來看,是個平常不過的下午兩點左右,來不及消化只容砍殺情緒的時間。

一個人氣喘吁吁地從地鐵上走上來,抱著日常用品,也如同任何人的不起眼,他講著自己遇到了老友,他得罪過對方,對方遂不與他打招呼。他看起來困窘,但那狼狽遠不及他身上的重物明顯。他的人生有太多追不上的輕快,這年齡更確認的是關節痛與人生發炎點不明的症候。

說故事者都如挖了一個坑,讓你在裡面可陷可淺,坑裡有很多人的碎片化,你拾撿起某一個人的章節,後續卻找不到,只能從你身上再創造。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最具代表性的原型故事新譯版】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最具代表性的原型故事新譯版】

這裡每一段敘事,都是抹以水彩,以低反差的濃度,著墨在一個身影上剛剛好。令人想到《一千零一夜》暴虐的波斯王每日殺新妾,但當一女子每晚與他訴說一個故事時,那段不長不短的時間,不感傷也沒煽情,足夠說每一個「消失」的重量,那人生就成了會有所挪動的舞台,訴說人物上下的有限與其無窮盡。

於是有一個人揹著十字架走在尋常的馬路口,誰都不陌生這場景,一群人咒罵他與向他丟東西,如同我們曾記得的誰。周期到了都有一個代罪羔羊,他有罪與否,都是要為周圍人淨化的,跟硬碟整理一樣無情。十字架始終於世界都是個亂碼,與人「求簡化」相反的根深蒂固,有人卸下後,得有人揹。

一個牧師去向心理醫生求助,說他失去了信仰,他所求助的卻是會打烊的。

一個牧師去向心理醫生求助,說他失去了信仰,他所求助的卻是會打烊的。


那裡則有一個男人回到只有一張床的房間,那裡的門外是空蕩的黑,他坐在那狹小的床上如艘汪洋中的船。旁白說:「他不相信銀行體制。所以將錢都塞在床墊下。希望他睡著以後的時空比他活著的世界寬敞許多。

另一頭,一個女人不斷喝著身邊男士遞給她的香檳。旁白以第四者的疏離口吻說:「我看到了一個女人愛喝香檳,很愛很愛。這世界除了能灌醉我們的,以及希望這世界持續灌醉我們的人,還剩下多少。

我看到了一個青年,還沒有戀愛。」那男孩一抹青般的佇立在那石灰街道上,與這一切都保持著一個陌生人的距離,也好也不好。

然後我看到有如夏卡爾那幅名畫「空中的戀人」,畫中他們漂浮在不接納他們猶太人的蘇俄城市,電影中他們漂浮在戰爭席捲過的科隆廢墟。人總有戰勝現實的方法,就是虛實的置換。

夏卡爾〈空中的戀人〉

電影中漂浮在戰爭席捲過的科隆廢墟的夫婦。


一個大男人正在巴士上哭泣,不知他該相信什麼與追求什麼。這大哉問比通勤時的巴士還讓人無法承擔。他哭著,在四周都是灰色上班族服裝的男性裡,誰也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希望他回到家再哭。那巴士還需要前行,無論是否帶著「無解」而上路。

那些日常舞台還在轉換著,這時來到一個偏鄉的平價小吃店。在座的人們有著工後茫然與頹然,突然三名芳華正茂的女孩來此跳了一段舞。時光就煞了一下車,人們腦袋裡閃過青春的樣子。「青春」對於這一切的石化,還給人一個瞌睡的時間。這世界將老之際,夢就是「青春」留下來的能力。

人們看到了希特勒,他所征服的「房子」(世界)正在落石崩塌中,他不惜以破壞來去擁有的,最後就只是破壞的本身。

希特勒征服的是危殆的房子

一個男人對自己失敗的回聲


一對男女在討論能量不滅,只是換個形式的熱力學。女生說如果生命轉換形式,她寧可當個番茄也不要當個馬鈴薯。人能選的不過就是如此,與成敗無關,就是馬鈴薯與番茄各自不同的視角而已。

然後我們又看到了那男性在房內說著他得罪過的老友成就比他好,自己又一事無成的叨叨模樣。他講的都是自己的回音,與屋子漏水跟長年關節痛沒有太大差別,他的存在在這樣的比較下,輕到沒有任何話語可以落腳。

當然你還是看到了最美的一幕了。一個男子在滂沱大雨中,蹲下為自己的女兒繫鞋帶,似乎要去參加一個生日慶祝會吧。路上泥濘,鞋帶卻有了可以在大雨中飛翔的方法。

你可以看到一戰俘隊伍在前往荒境中的行軍,那戰敗後的隊伍,是一大片無法回眸的人生,仍無盡頭的行軍著,行著醒來就更一無所有的夢。

我們也看到一群人在外面飄著大雪的咖啡廳裡坐著,各自困在自己漫天雪花的困境裡,看似坐困卻也有人說很美。這無非是生命本質。我們點選的可能無助於我們的人生,我們困守的不見得都是我們的價值,但因為這樣各自美也各自醜,只因能綻放的都是被栽在有限裡。

個男子在滂沱大雨中,蹲下為自己的女兒繫鞋帶

一戰俘隊伍在前往荒境中的行軍,那戰敗後的隊伍,是一大片無法回眸的人生,仍無盡頭的行軍著


如導演洛伊安德森將畫面放入瓶中信裡,觀眾拿出來看到了什麼,無非是自己投射出來的鏡像而已。這部電影有著人們的心靈飢荒,也有著還未冒出的心靈泉水,彷彿我們在末世之境裡齊齊睡下。想像自己仍可以跟這蒼老之地,做一場長征的較勁。

洛伊在這幻術世界裡,讓我們夢到了些許真實,雖然已經殘破不堪的這世界,但仍藉著別人未完的待續,延續自己的夢境。這是一個末世之片,情感在失溫的寡淡顏色中點點滴滴。

一群人在外面飄著大雪的咖啡廳裡坐著,各自困在自己漫天雪花的困境裡,看似坐困卻也有人說很美。




《千日千夜》(About Endlessness)瑞典國寶級導演洛伊安德森耗時五年,奪下第76屆威尼斯影展最佳導演銀獅獎。安德森的《千日千夜》沿襲一貫美學概念,打造畫面冷冽卻富含人情溫暖的電影世界。經由幾位女性的發聲,幻夢女郎以神秘的口吻娓娓道來,替故事揭開序幕,人們總是不斷重複自己的問題,但沒人需要真正的回答。此片被選為在第76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上角逐金獅獎。在威尼斯電影節上獲得了銀獅獎的最佳導演獎。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金馬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和階級病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第 92 屆奧斯卡得獎&入圍片單出爐!

《寄生上流》獲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原創劇本四大獎,打破奧斯卡紀錄!《小丑》除了最佳配樂,也奪得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則由《婚姻故事》Laura Dern奪得,《兔嘲男孩》獲得最佳改編劇本。《1917》10項入圍,獲得最佳攝影、最佳剪輯、最佳視覺效果、最佳混音4個獎項。

30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