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夜空哞哞的叫喊/我們偷擠宇宙的乳汁苟活」──讀瑞典詩人特朗斯特羅默〈火的塗寫〉

  • 字級


火的塗寫
 

◎特朗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ömer)作;李笠 譯

我陰鬱的日子與你做愛,我的生命就濺出火花
如同螢火蟲點燃,熄滅,點燃,熄滅。
——你只能隱約追隨
它穿越夜色中橄欖樹的陰影

陰鬱的日子裡靈魂抽縮一團,蒼白無力。
但身體向你徑直走去。
夜空哞哞的叫喊
我們偷擠宇宙的乳汁苟活。

 

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ömer,1931-2015)
瑞典著名詩人,其詩作凝煉、簡潔,
一生只發表兩百餘首詩作,以全新的意象探索現實世界。
2011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巨大的謎語

巨大的謎語

記憶看見我: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的早年回憶

記憶看見我: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的早年回憶

2011年,瑞典學院將諾貝爾文學獎頒給高齡80歲的特朗斯特羅默(以下簡稱特氏),而早在1991年聖露西亞詩人沃克特(Derek Walcott)獲獎時便提到:「瑞典學院應把獎項頒給特氏,儘管他是瑞典人。」曾翻譯特氏自傳體散文《記憶看見我》與詩集《巨大的謎語》的瑞典皇家學院院士馬悅然先生也曾說:「若特氏不是瑞典人,早就得到諾貝爾獎了。」過了20年,當特氏獲獎的一剎那,不只瑞典人民,許多創作者也都歡欣鼓舞──這一位「詩人中的詩人」終於獲獎了。

特氏並非多產的詩人,一生僅寫了兩百餘首詩,但每一首詩都趨近完美。其詩歌除了富含驚人想像力的意象之外,外冷內熱的文字往往能夠將日常生活所見的景色重新組織,幻化成讀者心中那忘卻的經驗。諾貝爾文學獎的得獎評語寫道:「因為他以密集、透明的圖象為我們提供進入現實的新途徑」。

〈火的塗寫〉是特氏少數關於情愛的詩。若讀者有興趣閱讀李笠所翻譯的《特朗斯特羅姆全集》,能發現類似的主題竟只有兩首左右(〈C大調〉與〈火的塗寫〉)。初讀這首詩時,第一個想到的是作者將銀河(Milk Way)直譯為「牛奶路」的聯想套用到詩裡,並將一明一滅的螢火蟲比喻性愛動作,講述愛的歡愉。但再讀之後,能發現不只單單歌詠過程的欣喜,而是想表達人在困境之下,依舊能獲得拯救。

特朗斯特羅姆詩歌全集

特朗斯特羅姆詩歌全集

主述者「我」做為一個處在陰鬱時刻、無法自救之人,只有做愛才能夠開啟生命之光,像螢火蟲般,在這無盡的黑暗裡飛行,藉由尾端拖曳的光線指引一條活路。

除了銀河,讀者必定能注意到另一個重要意象「橄欖樹」。在西方,橄欖樹不但象徵著博愛與希望,在聖經中更是獲得救贖的見證者。「你」(在原文的語境中泛指「他者」)沿著螢火蟲拖曳的路徑,穿越了夜色中橄欖樹,這個舉動意味著「找到了我」,是人類藉由「愛」才能夠達成的永恆目標。

當「我」看似藉由性愛獲得光明,靈魂依舊逐漸萎縮,殘破不堪。但身體如同螢火蟲一般,就算前方途徑未知,只要有光,必然會朝向希望而去。這段除了表現了渴望救贖的急切之情,更是將人的精神殘缺表露無遺──就算靈魂與精神合為一體,但不完整的感覺依舊存在,好像缺少了什麼,使情緒紊亂,分分合合。

到了詩的末段,「夜空哞哞的叫喊/我們偷擠宇宙的乳汁苟活。」講述了兩個人在漫漫長夜中,像是不想被發現似的,偷偷享受肉體歡愉,才能在高壓的現世之中倖存。「宇宙乳汁」除了英文的「牛奶河」的聯想,在北歐神話中,更是生命的象徵。宇宙初始時,誕生的除了冰霜巨人伊米爾(Ymir)之外,還有母牛歐德姆布拉(Audhumbla),而伊米爾每天吸食著母牛的乳汁得以存活。人類偷擠宇宙乳汁,或許就像普羅米修斯盜火一般,在天神眼中也許是罪過,但在現世中卻是孕育文明的開端。

特氏〈火的塗寫〉以十行左右的篇幅(原文為兩段,各五行)講述何為救贖,以及該如何面對救贖。看似隱藏了許多典故,卻只想藉由詩行向讀者分享一個簡單的道理:

所有人都會從「正常」失守,陷入困境,唯有「愛」能夠弭平人心中的殘缺、荒涼與破敗。人的身體與靈魂不一定能夠契合,就如同理性與感性,夢想與現實。但只要學會愛與被愛,學會珍惜那短暫的一瞬間,就有可能走向真正的完整,才能真正地找到自己。



作者簡介

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新詩首獎,著有詩集《我害怕屋瓦》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3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