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曹馭博:野蠻日常中的破碎心靈──讀韓國詩人高銀的〈風箏〉

  • 字級


風箏 
◎高銀 作、薛舟 譯

風箏飛起來了
二月大風中
父親買的風箏飛起來了
天空也是我的世界
從左到右畫半圓
從右到左畫半圓
朝著天空
朝著天空遠遠地飛去
線繃得很緊
天空和我都繃緊了
昨夜的夢裡
死於去年的萬洙出現了
我在天上
他說我在天上
我很害怕
別人都興奮地大聲歡呼
我嚇得手心冒汗
我的風箏就是死去的萬洙
我緊緊抓住繞線盤
天空沿著緊繃的線回來了
我的腳下是碧綠的麥田
我的風箏看不見了
只有天空
只有天空
只有天上的萬洙在無限墜落


高銀(고은, 1933- )
本名高銀泰,諾貝爾文學獎多年熱門人選、韓國國寶級詩人,
作品被翻譯成英、德、法等多種語言。



招魂

《招魂》
高銀詩集首部繁體中文譯作

唯有悲傷不撒謊(簡中版書封)

2015年,高銀首本簡體中文譯本《唯有悲傷不撒謊》問世。他的詩歌,曾被美國詩人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 1926-1977)稱讚「帶鬼氣的詩歌菩薩,非凡但又平易」。高銀曾投身民主運動,因寫作政治詩歌而先後四次入獄,作品多半書寫土地,悲憫被殖民者迫害的人民,嘲諷掌權者等等。

筆者認為,讀高銀的詩歌,必須注意人類心靈中那些常常被忽略的「非正常的日常」所有和氣、寧靜與平常背後,都有一群無法說話的人,甚至是帶著沉默逝去的人。而高銀的詩無疑是為這些人發聲──甚至是自己,藉此側寫野蠻的日常中的細節。

讀〈風箏〉時,筆者聯想到其他兩首關於飛翔之詩,讀者可以找來參照著讀,挖掘三首詩中彼此呼應的動作,與其完全不同的心靈狀態。第一是白靈《五行詩》的〈風箏〉末段:「我開始拉著天空奔跑」,小小的童年與龐然天空對立,但卻藉由風箏持續了下去。但高銀的「天空沿著緊繃的線回來了」更添加了一絲詭譎緊張氣息,風箏不再是童年的趣味,不是遊戲,更非希望──它是連接著亡靈的絲線,像是芥川龍之介蜘蛛之絲,一不小心,死去哥哥的靈魂就會墜落消逝,在無限的天空中魂飛魄散。

五行詩及其手稿

白靈:五行詩及其手稿

智惠子抄(日本現代詩歌史上最暢銷的作品.作家松浦彌太郎讚譽.全新中譯本)

智惠子抄(日本現代詩歌史上最暢銷的作品.作家松浦彌太郎讚譽.全新中譯本)

第二首則是高村光太郎《智慧子抄》中的〈乘風的智惠子〉末段:

藍鵲和白鴴才是智惠子的好朋友
對早已決定不要繼續當人的智惠子來說
極為美麗的早晨天空是絕佳的散步場地
智惠子飛起來了

與高銀不同是,智惠子是生者,且敘述中的動作乃是散步。但相同的是,天空在兩首詩中皆是容納死亡的場域,高村光太郎在敘事的結尾「智惠子飛起來了」看似蓬勃,彷彿智惠子的精神疾病使她真正地獲得了自由,但對於敘述者與讀者來說,真正的悲痛翻轉在於文字之外,智惠子的解脫意味著永遠的離去,作者必須強行讓自己樂觀,這種按耐住的悲痛令人更加唏噓。

高銀末段「只有天上的萬洙在無限墜落」也是文字之外的悲痛,是一種眾人都無法察覺到的孤離感。早於中段處,其他拉風箏的人們都興奮地大聲歡呼,但詩人卻因為手中捏著的細線逐漸被天空拉走,嚇得手心冒汗,只有他察覺到手足的靈魂在正天空飄盪。以旁觀的角度來看,只是一個小孩在嬉戲,與天空遊戲冒險,但實際上,孩子的內心卻是無比掙扎、焦慮、慌張,幼小的心靈不斷被天空撕扯,最後手足的靈魂墜落,詩人那一顆無人在乎的心,最後被摧毀得體無完膚。

〈風箏〉這首詩究竟在講什麼呢?筆者認為,這首詩即是一種「幼小心靈被野蠻日常擊碎的即景」,萬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無從得知,但我們可以藉由這首詩知道,萬洙的死亡並不是一瞬間就完成的,它持續停留在空氣中,融合了詩人破碎的心靈粉末。詩人吸吮它們,但卻無法真正消化,而詩歌就是無法完全消化童年創傷之後的反應物,詩人不斷書寫,企圖穩定自己的心靈,但最後卻徒勞無功。

 


作者簡介

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新詩首獎,著有詩集《我害怕屋瓦》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39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