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曹馭博:象徵死亡的烏鶇──希尼的〈格蘭摩爾的烏鶇〉

  • 字級


格蘭摩爾的烏鶇 

◎謝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作、雷武伶 譯

District and Circle

District and Circle

區線與環線

〈格蘭摩爾的烏鶇〉收錄於希尼詩集《區線與環線》

我到來時,在草地上
給寂靜充滿生氣,
但時刻準備飛離
一旦發現不對勁的舉動。
我離去時,在常春藤中。

正是你,烏鶇,我愛你。

我停車,止步,小心翼翼。
呼吸。只是呼吸,然後坐下,
我曾翻譯過的詩句
回來了:「我要離開
去到死亡之屋,去我父親那裡

在低低的泥土屋頂之下。」

我想起有一個已經去找他了,
那個沉靜的小舞蹈家——
縈繞心頭的兒子,喪失了的小弟弟——
在院子裡歡喜雀躍,
看到我回到家,那麼高興,

在我想家成疾的第一個學期結束時。

我想起一個鄰居的話,
在那場事故之後很久說的:
「那隻鳥站在棚屋頂上,
在那屋脊上站了好幾個星期——
我當時什麼也沒說

但我一直不喜歡那隻鳥。」

自動鎖砰的一聲
關上了,那隻烏鶇的驚恐
很短暫,有一瞬
我鳥瞰見自己,
一個暗影在斜坡礫石路上

在我的生命之屋前面。

樹籬間跳躍的傢伙,我是巨人
對於你,你機智的頂嘴,
你每一次冷淡的復回,
你的挑剔,警覺的金色鳥喙——
我到來時,在草底上

我離去時,在常春藤中。

 

謝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 1939-2013)
愛爾蘭詩人、劇作家、評論家、翻譯家。1995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上一次賞析的詩作〈期中休假〉提到,希尼的弟弟克里斯多夫(Christopher)四歲時死於交通事故。本次詩作的第五段的「我想起有一個已經去找他了,」指的就是希尼的弟弟。本詩的敘事內容可以連接上一首,儘管作詩的年份遙遠,但依然能藉由景色的變動與人物的動作來理解一個詩人的懷傷記憶。原標題是「The Blackbird of Glanmore」,Blackbird一般譯為黑鳥、烏鶇、黑鶇等等,分布很廣有多亞種,希尼看見的應該是T. m. merula亞種,而Blackbird與夜鶯在西方世界是常用的抒情代表,之於東方世界用喜鵲或杜鵑等等;但不同的是,烏鶇與喜鵲在西方是死亡的象徵


烏鶇。(圖片來源 / wiki

 

記憶看見我: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的早年回憶

記憶看見我: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的早年回憶

詩人描述到他短暫回到故居住格蘭摩爾,看到舊房子前的草坪上,有一隻烏鶇正在跳躍。如同瑞典詩人特朗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ömer)的詩句:「記憶正在看著我」,此時的烏鶇不但是死亡的象徵,也是記憶的化身,當詩人看著牠,牠也看著詩人,兩個視角中間產生的是記憶的片段。他想起去世的父親,連同想起他那在四歲就因車禍死去的弟弟,在曾經的家裡的院子裡一見希尼放假回來就興高采烈的樣子。

回憶與鄰居的對話正好讓這首詩的主意象出場:烏鶇。「那場車禍」正是〈期中休假〉所描述的,造成弟弟死亡的車禍。鄰居彷彿事後打嘴砲一般,述說在意外發生時,那不祥徵兆早已降臨,烏鶇待了許久,一直都不肯走。

回到現實之中,希尼將門關上要離開了,烏鶇受到驚嚇飛走。此時詩人的靈魂彷彿抽離,以鳥瞰的視野看見自己的身軀(生命之屋),拉長的影子停留在石頭路上,一切都平平淡淡,但又有少許悲傷迴盪在這裡。

故居一個人都沒有,就只有烏鶇。這隻烏鶇除了象徵死亡,也象徵回憶中的家,故有「死亡之屋」的比喻;人去樓空,物事人非。老家只有這隻鳥等著希尼回來,如同死亡也等候著希尼蒞臨。


作者簡介

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新詩首獎,著有詩集《我害怕屋瓦》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39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