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神祕繪本《蟬》裡面的「Tok Tok Tok!」到底是什麼聲音呢?作者陳志勇這麼說...

  • 字級


Cicada

《蟬》原文版(Cicada

蟬

陳志勇的《蟬》得到許多讀者的注意、喜愛,我們也看到不同的觀點和意見,趁著這個機會再來和大家談談這本書,以及出版中譯版時的考量。

翻譯繪本不僅是將一個語言的意思,以另一個語言呈現,更要盡可能地呈現原文的想像空間、展現作者的企圖。我們在做《蟬》這本繪本時,也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

那麼對於書中不斷重複的「Tok Tok Tok!」,作者是怎麼想的呢?

陳志勇在提供給我們的notes裡這樣說:

I used to think this story was mostly about workplace bullying, and this was the emphasis in early notes, research and extensive storyboards. But the part I mostly think about now is the fact that the Cicada is amused by humans the whole time, but we only know that his signature refrain ‘Tok! Tok! Tok!’ is the sound of laughter at the very end.

Tok Tok Tok!」不只是辦公室裡打字的聲音,它可能代表蟬所遭遇的一切,以及對於這些遭遇或輕或重的吶喊;既可能是蟬的聲音,也可能是蟬工作時發出的聲響,是蟬一生中感受到、但難以用簡單的言語囊括的各種情緒,所以即使故事最後蟬飛回森林了,聲音卻還是持續著。

因此,我們以蟬聲「喞、喞、喞!」呼應作者的企圖,給讀者更多詮釋的可能和想像。

在故事的開始,那聲音或許能讓人聯想蟬的工作,蟬遭遇的不正義、殘忍;在故事尾聲,則可能代表了蟬的釋放、解脫等等。一如陳志勇所說,故事最後,那可能是蟬的笑聲。而這重複的聲音,在一次次的閱讀中,都可能因讀者的體會與想像,而有新的指涉、新的意義。

這就是陳志勇的作品迷人之處。

故事尾聲,蟬飛回森林,不斷重複的聲音仍然持續。


至於作者為什麼在書最後的版權頁,放入松尾芭蕉的俳句呢?

陳志勇在notes中提到:

The cicada has a very different perspective on time, purpose and liberty, and this is one possible interpretation of the Basho haiku I decided to include at the end of the book.

Calm and serene
The sound of the cicada
Penetrates the rock

俳句是日本特有的文類,以日文「五‧七‧五」共十七音節、三行的形式呈現,被認為可能是世界上最短的詩體,作為如此獨特的詩體,其中的意境、詮釋與解讀,當然有深刻的學問,更可能存在許多難以轉譯之處。

然而,這並不是作者引用時,所著重的意圖。這本書以蟬為題、以蟬作為故事的主角,陳志勇選擇放入這段詩句,也是以蟬為中心出發。

因此,我們保留日文原文,並採用「蟬聲似靜幽/但可穿岩石」的譯文,將蟬聲放置在主角的位置,希望這句話能呼應陳志勇選擇引用的企圖,並能與結尾呼應,讓剛看完故事的讀者有所共鳴,給這本書一個強而有力的註解。

陳志勇相信不夠神祕的作品,不足以讓讀者的詮釋保持開放,而一如陳志勇的許多作品,《蟬》也是一本神祕的繪本。或許正因如此,不同的讀者,對書中的呈現與詮釋會有不同意見;同一個人,也可能在每一次的閱讀,有新的發現、新的疑問,或產生不一樣的眼光,這些都是很棒的事情。你看過《蟬》了嗎?也歡迎你和我們分享你的發現、想法和想像。

(註:本文由格林文化提供,回應「不能只讀一遍的繪本!為何一隻蟬硬要在不歡迎牠的人類世界工作17年?──讀陳志勇繪本《蟬》」一文)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60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