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阿娘,喂~】喬艾爾想吃這道菜——媽媽的「燒酒雞」

  • 字級

料理家、烹飪學家、飲食文學作家......無論你的抬頭是什麼,
心中總有一道讓你念念不忘,只想拿起電話說聲:「阿娘,喂~我想吃這道菜」的料理。
OKAPI邀請各位料理相關專業人士,復刻心中那道難忘料理。


喬艾爾
[來電人03]喬艾爾Joël /
1987年生,台灣人,畢業於高雄餐旅大學,曾任知名飯店及餐廳廚師。現為網路雜誌「Bios Monthly」駐站餐飲專欄作家。
踏入料理世界之前曾是曲棍球選手,就讀高雄餐旅大學期間及畢業後,曾兩度赴法國里昂及巴黎實習、工作。喬艾爾獨特的飲食書寫風格及創新食譜規畫,曾受邀至各大專院校主講餐飲寫作及菜單設計。現為兼職作家及餐飲工作者。即將前往丹麥哥本哈根的NOMA餐廳修業。NOMA曾於2010、2011連續兩年拿下有飲食界奧斯卡之稱的「San Pellegrino全球 50大最佳餐廳」榜首。喬艾爾是首位獲許前往工作實習的台灣廚師。著有
《菜市場裡的大廚》


Q1.你最喜歡、最常想起媽媽(或奶奶)的哪一道菜?
老媽的燒酒雞。

Q2.為什麼是這道菜呢?
我不確定第一次吃到這道菜確切的時間,但只要是工作放假回到老家,家裡桌上總是會有一鍋濃郁香滑的燒酒雞。因為米酒下得重,所以喝起來特別溫暖。浮在湯汁表面的雞油和著飯一起吃也格外美味。

菜市場裡的大廚
菜市場裡的大廚
不過就像先前提到的,每次只要老媽知道我要回家,就會燉個一鍋。所以就會有即便是夏天,也會在家裡餐桌上吃到這道通常在冬天才會出現的補品類料理這樣有趣的情況。順道搭上坐在餐桌旁一面聊天一面看著我稀哩呼嚕吃著的老媽,和幾句你怎麼又瘦了之類的叮嚀。

如果拿給旁人吃,也許不會有什麼特別的評價。那僅是一鍋以雞肉、雞內臟、米酒和薑燉出來再普通不過的燒酒雞。但是對我來說,這是脊椎開過刀之後,就產生對於肉類敬而遠之後遺症的老媽,硬是在清早跑到雞肉攤子挑選品質最好最新鮮的土雞和自己這輩子沒吃過幾次的雞內臟,回到家後忍著噁心感洗淨雞肉和內臟,細心燒出給在外工作不太常回家的我,一鍋家的味道。

Q3.後來你也學會做這道菜了嗎?要重現它的味道最難的部分是?
我的中菜和家常菜一直燒得不怎麼樣。家人一直很捧場我還在當學徒時學到的那幾道簡單的義大利麵和奶油蔬菜濃湯,不過對於我那不中不西的家常菜,就真的是僅止於「捧場」的程度了。這道燒酒雞,我不想學也學不太來。

對我來說,那是老媽的味道。甚至有些自私的希望,除了她之外,別人包含我自己都不會燒這道菜。這樣我才有理由纏著她要燒酒雞吃。我可以請她燉一大鍋,打包帶回家吃。或是燉好等我回老家一起吃,在餐桌旁聽他嫌我怎麼又瘦了幾公斤,或是怎麼看起來這麼邋遢……這中間的情感、心情和氣氛是我怎麼學也學不來的。

Q4.在你的書中,你最希望哪道菜將來自己的小孩也會做?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的下一代可以學會「時蔬燉飯」這道菜。我並不認為這道菜有什麼不得了的地方,相反的,它很簡單、純樸而且容易分享給他人,是一道不需要什麼烹飪底子也可以燒得很好而且吃得開心的菜。

時蔬燉飯
不需要烹飪底子也能做的時蔬燉飯(圖/一起來出版提供)

我想對他們說的是,生活不一定需要大魚大肉或昂貴高級的素材才能讓人滿足。一些簡單新鮮的本土素材,佐以細心的調理,一桌你想為他們燒飯的朋友。這種簡單的滿足是我想留給他們的。

另外,滿十八歲才可以喝酒和帶女生(男生)回家煮飯給她(他)吃,而且一次只能帶一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跟著台灣媽媽林怡芬「妹妹醬的便當日」料理專欄學做日式便當!

做便當是上天給我練習當媽媽的功課,而說巧不巧,妹妹醬從京都到台北所唸的幼兒園,午餐時間都是需要自己帶便當的學校。妹妹醬在京都時的幼兒園校長說:「為什麼要支持媽媽做便當呢?因為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在這裡分享的,是連我這樣對料理沒什麼天分的人,也能做的便當菜。

84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