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阿娘,喂~】袁皖君想吃這道菜——外婆的「麵疙瘩」

  • 字級

料理家、烹飪學家、飲食文學作家......無論你的抬頭是什麼,
心中總有一道讓你念念不忘,只想拿起電話說聲:「阿娘,喂~我想吃這道菜」的料理。
OKAPI邀請各位料理相關專業人士,復刻心中那道難忘料理。

袁皖君
[來電人05]袁皖君 /
文字創作者。美食主義者與熱愛生活的人。藉旅居加國之便探索多元文化精彩處。愛藝術、設計與旅遊,愛觀察這世界與活在這世界裡的所有人。愛幫人寫下他們的故事。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畢業,加拿大Humber設計學院室內設計系畢業。曾任多倫多《明報》副刊部記者,以及明報飲食雜誌《樂在明廚》特約編輯。現為多倫多 《明報》專欄作家、《51周報》美食專欄示範與撰稿、《加拿大商報》基督教版面編輯與專欄作家。著有《老祖母的家傳食譜》。




Q1.你最喜歡、最常想起媽媽(或奶奶)的哪一道菜?你會怎麼形容記憶中這道菜的味道?
老祖母的家傳食譜:收藏十三國的家常食滋味,來自食物的鄉愁是心頭最入味的美饌
老祖母的家傳食譜:收藏十三國的家常食滋味,來自食物的鄉愁是心頭最入味的美饌
最常想起外婆做的「麵疙瘩」,非常簡單的食物但卻讓我回味。尤其是天氣寒冷或陰雨時,一碗很容易暖和人心的麵疙瘩始終會令人想家。

那碗麵疙瘩的味道很淡很淡,感情卻很濃很濃,麵糰煮熟之後會有一種溫和滋味,就跟剛出蒸籠的包子或是饅頭一樣,都帶著主食的味道。若一引發了聯想,就會覺得麵疙瘩是顧全我的胃而且顧全我溫飽的一樣食物。


Q2.為什麼是這道菜呢?
麵疙瘩雖然不算外婆以前最會做的菜,但她經常會在趕時間卻又想要讓大家都吃得開心與滿足的午飯時間煮麵疙瘩。這取代了一碗陽春麵的位置吧?不在特定日子或是特別節目,反而是每天都有可能做的一道食物,反而留在記憶中更常久些。

Q3.後來你也學會做這道菜了嗎?要重現它的味道最難的部分是?
後來我也嘗試去做了,不過我長大後學習煮食方向比較精細,反而很難做出當時外婆做的那種大塊且容易讓人滿足的一碗麵疙瘩。因為本身味道也比較清淡些,只要多加一點調味料,似乎就立刻顯得太複雜且太精細了。

Q4.在你的書中,你最希望哪道菜將來自己的小孩也會做?

我應該會教她煮「西班牙海鮮飯」。

西班牙海鮮飯
西班牙海鮮飯,希望提醒女兒成為睿智獨立又堅強的女生(圖/自由之丘提供)

主要是為了想要讓她記得書中這位受訪者的成長故事,讓她能夠相信女性應該要學習自主獨立,就像受訪者童年時在母親的教育之下如何在年紀很小時就獨自揹著背包坐飛機到親戚家住一段時間體驗人生。而她們家族中的女性都睿智與堅強。我覺得這樣的女性面貌放在現代是很吸引人的。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跟著台灣媽媽林怡芬「妹妹醬的便當日」料理專欄學做日式便當!

做便當是上天給我練習當媽媽的功課,而說巧不巧,妹妹醬從京都到台北所唸的幼兒園,午餐時間都是需要自己帶便當的學校。妹妹醬在京都時的幼兒園校長說:「為什麼要支持媽媽做便當呢?因為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在這裡分享的,是連我這樣對料理沒什麼天分的人,也能做的便當菜。

91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