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同時感到受寵若驚又受辱丟臉,跟夏洛特.福爾摩斯在一起的副作用!──《福爾摩斯家族:夏洛特的研究》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福爾摩斯家族:夏洛特的研究

福爾摩斯家族:夏洛特的研究

《夏洛特的研究》不是那麼健康的青少年小說,我的意思是,當你看到「福爾摩斯衍生作+青少年小說+福爾摩斯與華生兩家族的後代(一女一男)攜手辦案」,可能想到的是聰明乖僻的少女,與她忠心可靠的小跟班在校園大展身手,你會預期裡面有不少致敬的趣味哏、他們會陷入犯罪疑雲與栽贓陰謀,甚至會好奇起現代社會與校園元素如何融入、翻出新花樣,純粹就上述期待而言,此書並未廣告不實。然而,當你更深入細讀,卻會陷入某種困惑不安,即使是為了反映現代校園的混亂黑暗,此書在處理毒品成癮與性犯罪,是否略為過激?

讓我們先看看,小說內福爾摩斯與華生的二次相遇。在《夏洛特的研究》內,傑米.華生是因橄欖球比賽表現,而得到獎學金的體優轉學生,來自倫敦的他對這所美國學校興致缺缺,唯一的期盼,就是能見到同為傳奇家族的福爾摩斯後代:夏洛特.福爾摩斯。在他的幻想中,他倆會成為莫逆之交,如同百年前的祖先那樣,共同出生入死、攜手合作。儘管他倆的首次見面不算完美(他回話慢半拍,而對方則下了逐客令),他仍在道布森──一隻慣於侮辱女性的沙豬──炫耀自己「搞定了福爾摩斯」後,大打出手,這次的收穫很慘,在兩名男性都各自掛彩後,話題女主角現身,奚落了他倆:

(對道布森)
「喔,寶貝,你居然為我跟人家打架。」
「現在你贏了我當獎品,我想我就在這兒躺下來,替你張開雙腿吧。還是你只喜歡被下藥昏過去的女生?」

(對傑米.華生)
「還有你,你不是我男朋友。」
「雖然看你瞪直的眼睛、語無倫次的蠢樣,還有我說話的時候不斷抽動的手指,顯然你很想跟我在一起。你覺得你在維護我的『尊嚴』,但你跟他一樣差勁。」

當你還在訝異這位福爾摩斯曾曾曾孫女說話如此……不留情面?作者已經迅雷不及掩耳地賜死道布森,兩人因此淪為極為可疑的嫌疑犯,而且,先前會提及下藥迷昏不是沒有原因的,夏洛特的藥物成癮,使她無法在失能狀態下拒絕道布森的性侵。

性侵、迷姦,這可不是你期盼在一名女版福爾摩斯身上看到的情節。更別提小說內各種遊走犯法邊緣的描述,夏洛特跟室友蕾娜經營德州撲克賭博、鎮上的金髮毒販出沒於派對角落、學生炫富拚貴氣甚至不惜違法賺外快,而我們的男女主角可不是什麼乖寶寶好榜樣。傑米.華生把橄欖球當成「合理發洩」他「突然又不合理的暴力情緒」的方法,夏洛特是手持砒霜與各類合法與非法物件的毒癮者。在亞馬遜網站內,一名讀者留下三顆星評價,「我是為我8歲的孩子而買的,但她得等到最起碼14歲,才能重新接觸這系列。」該名讀者的評論標題是:「由於粗話的緣故,(此書)不適合年輕讀者」。

但等等,先撇開小說構成元素造成的誤導,為什麼一名家長會購買這本書給8歲女兒?更精確的問法是,當我們明知推理小說牽扯到犯罪、危險與殺人(不涉及死亡的「日常推理」畢竟只是類型分支),而致力維護兒童與青少年權益,讓他們遠離各種不法、罪惡的家長,卻會認為這是合宜兒少讀物?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當代英倫風檔案盒全新典藏版)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當代英倫風檔案盒全新典藏版)

常見的說法是,推理小說能訓練孩子的邏輯推演、促進智力發展,高潮迭起的冒險故事能緊緊抓住孩童的好奇心。而作為推理小說的標誌,福爾摩斯是神探,是智力的化身,他擅長演繹法,能從蛛絲馬跡推導出真相,儘管老是叫嚷著無聊,渴望足夠趣味(刺激)的案件,他仍舊站在正義的一方,你瞧,他不正是為了打擊罪惡,犧牲自我,在〈最後一案〉(註1)跟「犯罪界的拿破崙」莫里亞提教授在瀑布決鬥而亡(儘管後來又復活歸來了)。

在此標準上,推理小說(特別是福爾摩斯)巧妙擠入了家長的審查界線,那是智力鍛鍊、邏輯訓練,那是提醒你世界上有壞人存在,可終將遭到秩序制裁;是足夠抵達警告,但又不至於威脅世界和諧的故事。再加上,一旦以兒童、青少年為目標,許多小說都會自我設限、純淨和諧。

不過,這般設限規範不包含《夏洛特的研究》,這點使得此書在評論上,近乎兩極化顛倒,反對者認為其對於爭議話題過於輕描淡寫,沒有發揮小說應有(?)的道德責任;讚揚者則激賞於毒癮未被淡化削弱,也沒跳上「拒絕毒品」的政治正確行列。對雙方立場我皆能理解,畢竟作為一名中學教師,這本書不會是我的班級書庫首選,可作為一名讀者,如果這對偵探搭檔只是戲謔仿照祖先特徵,玩玩致敬惡搞,未免安全乏味了些。於是,相對於推理故事,我讀此書最感興味的,莫過於兩人的關係描繪。

她的聲音緊張地顫抖。我低頭盯著她,看著她纖瘦的肩膀,我外套下那件洋裝的深色線條。昨天晚上,我還堅信我比世上任何人都了解她。
夏洛特.福爾摩斯究竟做了什麼,才被送到美國?

全心信任,抑或不免懷疑,傑米.華生的心態總是擺盪在兩者之間,一方面他渴望去相信夏洛特.福爾摩斯,那是他童年假想的夢幻搭檔,是他尚未見面就肯定會交到的唯一友伴。可除了那些祖先軼聞、除了她肯透露的,他對她的認識單薄得可憐。但能怪夏洛特?華生作為異性,還隱隱有著暴力傾向與情緒控管問題,她有所警戒也是正常的,而當一些關鍵線索,卻又與個人隱私、過往情史,甚至創傷痛楚息息相關,她能坦誠到多少?兩人的關係常常是緊張的,華生介意於福爾摩斯太多事不願交待,而福爾摩斯則不滿於華生為什麼不肯相信她就好?

緊繃而衝突的關係對立,似乎罕見於原版的福爾摩斯探案全集,約翰.華生一直是歇洛克.福爾摩斯忠實的友伴,即便在〈空屋〉(註2)一案內,福爾摩斯從詐死中歸來,華生尚弄不清老朋友為何莫名其妙復活了,卻在聽聞他說今晚有份調查工作後,仍舊滿腔忠心:「隨你說什麼時候、去什麼地方都行。」而在〈三個同姓人〉(註3)中,當對手放了兩槍,擊中華生的大腿,面對福爾摩斯的著急關切,華生內心想道:

當我知道在這表面冷冰的面孔後藏著多麼深的忠實和友愛時,我覺得受一次傷,甚至受多次傷也是值得的。他那明亮而堅強的眼睛有些濕潤了,那堅定的嘴唇有點顫抖。這是僅有的一次機會,使我看見他不僅有偉大的頭腦,而且有偉大的心靈。我這麼多年微小而忠心的服務,有這一點感受也就知足了。

是的,福爾摩斯是在之後檢查傷口,發現只是皮肉傷後鬆口氣,威脅對手:「算你走運。要是你傷害了華生,你不用打算活著離開這間屋子。」但維多利亞時代的紳士情誼,使兩人之間的情誼克制而內斂,罕少有激動情緒(即使是上句的威脅,也是冷靜而嚴厲,而不是什麼爆氣放話),那樣的信賴關係,放到現代詮釋,無疑需要轉換。所以美國CBS《福爾摩斯:演繹法》(Elementary)兩人起初為看護與患者關係,所以英國BBC《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出現各種擦邊球腐向暗示,所以《夏洛特的研究》內,友誼終於橫跨界線,成了愛情。

《福爾摩斯:演繹法》(Elementary)中的福爾摩斯(左)與華生(右)設定為患者與看護關係。(圖/Elementary官網

《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中福爾摩斯(左)與華生(右)為室友,並一同辦案,兩人關係出現各種擦邊球腐向暗示。(圖/Sherlock官網


但又有何不可?那是友情與愛情的並存,是不確定關係的出口,戀愛指引了和解的訊號,緩解脆弱而瀕危的友情,也重新確立彼此的情感依附藉著相互需要,他們才能攜手同行,彼此照護。就像小說最末的近況交待:

「我已經戒毒一星期,不希望多談這件事。

最後再提一下華生。從這篇故事可見,他經常貶低自己。他不應該這樣。他很友善、溫和,頗為勇敢,有點不顧自己的安全,不管怎麼看都是我所認識最好的人。我發現我對於照顧他非常上手,所以我會繼續照顧他下去。

照顧及被照顧,或者容忍被照顧(想想傑米休養時,夏洛特所煮的淡而無味的湯),無論如何,他們都已經跨出新的一步。我衷心期望,在後續集數作者別讓他們成為不斷放閃的情侶搭檔,畢竟除了層出不窮的謀殺、栽贓、犯罪調查,我們更渴望看見的,是相互仰賴的對等關係如何角力下去。

/////
註1. 〈最後一案〉出自《福爾摩斯回憶記》。
註2. 〈空屋〉出自《福爾摩斯歸來記》。
註3. 〈三個同姓人〉出自《福爾摩斯檔案簿》。


作者簡介

雜食閱讀者,喜歡奇幻、推理,出社會以來閱讀越發輕量化,耐性越來越薄,迷戀車上補眠與熬夜,很怕對世界失去興趣。經營部落格「剝洋蔥」。
OKAPI專欄:【輕文學連線⚡⚡】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男生不能穿裙子嗎?

日前有高中開放男女學生都可以穿裙子上學,卻引起部分人士的憤怒恐慌,認為這樣打破了男女界線、家長不敢讓孩子唸這所學校。恐懼因不了解而起,讓這幾篇文章幫助你了解「開放穿裙子」的真正意義。

59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