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讀輕小說

【輕文學連線⚡⚡】柞刈湯葉✕田中達之《橫濱車站SF》:你願意成為橫濱車站的家畜嗎?

  • 字級



請問有上禮拜剛出的《橫濱OSF》嗎?不知道為什麼都找不到,明明才剛出而已。

喔,原來很受歡迎啊,我也是在網路上看到很在意呢」,本田悠哉檢索書店庫存,卻發覺──本店庫存,缺貨;他店庫存,全滅;經銷商庫存,沉默;出版社庫存,搶購一空!面對女客人買也買不到的咬牙切齒(還是伊藤潤二畫風),本田只能在內心尖叫道歉。

橫濱車站SF (1)

《橫濱車站SF》漫畫版

橫濱車站SF

《橫濱車站SF》輕小說

這是《書店裡的骷髏店員本田》動畫第九集開頭,《橫濱OSF》即是影射柞刈湯葉的《橫濱車站SF》,這本獲得2018年「這本輕小說最厲害!單行本.小說類」第一名的科幻小說,由曾擔任《海底兩萬哩》、《AKIRA阿基拉》動畫原畫師,以迷幻的機械設計、廢墟場景建構聞名的田中達之插畫,描述不斷自我增殖、覆蓋日本本島的橫濱車站,及仰賴其運作生存的未來世界。臺灣則於2018年10月24日,由台灣角川同步推出小說及新川權兵衛繪製的漫畫版

《橫濱車站SF》從三島尋人的探索之旅開始,從小生活於「站外」的他,生存範圍位處橫濱車站1415號出口漫長手扶梯下方的海岬,以及手扶梯外,名為「花圃」(實為垃圾場)的狹小範圍,在那之後,就是被自動驗票機所阻撓的龐大世界。出生站外,體內沒有植入Suika帳號晶片的他,跟其他居民一樣,對站內世界皆無法一窺究竟,直到他得到了「18車票」。

車票為來自站內的男子東山所贈,可以在「站內」待上五天。這名男子自稱因「反叛橫濱車站」被驅離,隸屬於「菸管同盟」這個反抗組織,在臨死前懇求尋人去拯救組織領袖。然而,說臨危受命、說背負重大的承諾,這些理由都太沉重,尋人只是純粹想去見識罷了。於是,《橫濱車站SF》有著弔詭的設定,分明是探索世界之謎,主人公的動機卻是匱乏的。尋人沒有強而有力的使命,沒有非做不可的理由(即使是東山的託付,都因逗留時間太短,變成「有機會的話」),他一路巧合碰撞,依序遇到JR北海道的仿生人間諜涅普夏邁以及「菸管同盟」的領袖圭葉(是的還是碰上了),受其所助、被人推動,卻始終未存在堅實的目標,哪怕是作為全書關鍵的「42號出口」,也不過是旅程出發前,村落裡心智不全的「教授」靈光一現的指引而已。要說他誤打誤撞,成了世界改變的旋鈕,倒也有幾分正確。

三島尋人意外獲得「18車票」,因而得以進入被自動驗票機隔絕的橫濱車站內。(圖/《橫濱車站SF》宣傳影片)


BLAME!- 探索者 -1

BLAME!- 探索者 -1

這樣匱乏的動機,如果對照《橫濱車站SF》的催生物:貳瓶勉《BLAME!探索者!》,頗為耐人尋味。《BLAME》是貳瓶勉的第一部作品,在漫畫內,名為霧亥的沉默男子,手持名為「重力子放射線放射裝置」的槍狀武器,在無限蔓延的機械城市內,尋找擁有「終端遺傳子」的人類。在過程中,他結識了名為希波的女性科學家,兩人結伴而行,而他們所處的世界,則是不斷擴張的超構造體,都市包圍人造衛星,突破地球表面,形成層層疊疊的居住區與廢棄區。

在這洪荒都市,人類最大的敵人是所謂的「安全守衛」,安全守衛會追殺沒有終端遺傳子的人類。然而,歷經長久變異,人類的基因密碼幾乎都受到感染,「合法居住」的原人類不復存。相對於霧亥與希波極力尋覓終端遺傳子,由人類與機械融合的矽基生物,則期盼維持混亂局面,屢屢出手阻撓。最糟的是,擁有管理「網路球」權力的「統治局」(高等AI)卻無法阻止這一切,只能期待終端遺傳子的持有者,能重新取回跟網路球的聯繫,整肅世界秩序。

上述簡介,是在我費盡所能湊齊漫畫線索,然後發覺wiki已有詳盡名詞注釋的脫力狀況下,所努力簡練陳述的結晶。《BLAME》有許多特長,交錯纏繞的巨大管線、無限延伸的樓梯、岐出突兀的金屬橋樑,末世破敗的建築風格,構築出荒蕪冰冷的黑暗世界。動作戲無聲而魄力十足,人物一有衝突,不必溝通談判,直接硬派廝殺,連聲效文字都成了飛散血肉的一部分,欠缺「人味」的矽基生物,冷漠殺害人類居民的態度,則可見證人類的渺小,輕易死去猶如蟲蟻。也因世界空曠寂靜、人口密度低、主角寡言,作品深陷極端沉默之中,往往數頁僅是霧亥的走動探索,好不容易盼來對話,還神祕猶如密碼,人物不會貼心解釋,旁白說明也欠奉,一切模糊晦澀,仰賴讀者自行串聯。作者更從未明確交代,霧亥為何要如此鍥而不捨追尋「終端遺傳子」?讀者僅能從他短缺部分記憶,以及強大的身體機能、神秘的視網掃描功能,推斷其來歷絕對不單純。

\\《BLAME》的場景荒蕪冰冷(動畫劇場預告)//


《橫濱車站SF》
有不少《BLAME》的影子,比如在失去人類控制下,自行擴展甚至侵蝕人類世界的城市機體;人類若欠缺資格驗證(終端遺傳子、Suika帳號),就要被相關守衛所驅逐的機制;主角具備得以穿越城市屏障的稀有武器(種力子放射線放射裝置、結構遺傳體消除器);唯有具備特定條件的人,方能重整世界秩序……種種設定皆可見類似概念的延續與變奏。然而,同是「探索者」,霧亥與尋人的狀況卻迥然不同。

作為主角,兩人都是「沒有動機」的人,但動機缺乏的方向卻恰好相反。霧亥擁有強烈目標,甚至可能是畢生使命,只不過作者選擇隱遁、不明言其動機所在;尋人則恰恰相反,其心路一覽無遺,卻更顯其欠缺情感波動,反應平淡的事實。《BLAME》透過一幕幕空無死寂的幽暗世界(並非真的死寂,但奇妙地,那些在各夾層殘存求生的人類社群,反襯出這世界是多麼瀕臨死亡啊),體現貳瓶勉式的浪漫情懷,憑藉壓抑到極致的情緒低點,才更可見其隱晦含蓄、冰冷平靜下所潛藏的強悍執念。

與之相反,《橫濱車站SF》場景溫和諧趣了些,情感卻略嫌鬆弛,不見堅韌羈絆。尋人在酒精助力下所說的這段話,說不定是小說內少數激昂(但也沒多激昂啦)的話語:

也許我只是需要一點能當成自己使命的事物吧。

我住的海岬雖然只有車站廢棄品,不過至少生活必需品應有盡有。也因此人口眾多,不易找到工作。大家渾渾噩噩的過日子。雖然偶而有被放逐到站外的人,但當我聽到東山或剛才提起的教授所說的話後,雖然不盡然全懂,但我很羨慕他們擁有人生目標。所以我想,假如我帶著某種目的,像是完成他們的請託,來站內走這一趟,或許就有機會能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吧。不論是來幫妳或是尋找42號出口,都是基於這種想法。

同是「探索者」,霧亥(右)與尋人(左)都沒有動機,但動機缺乏的方向卻恰好相反。


//////以下涉及故事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

沒有堅決使命,尋人的舉動卻不能以隨波逐流輕下定論。畢竟,淺薄的好意,能承受起短眠淺休、數日奔波抵達42號出口的疲憊歷程?畢竟,毫無想法,何以願意按下消除車站的按鈕?圭葉作為反抗組織的領袖,隱約知道42號出口有著改變一切的致命事物,卻不願先行告知,而是讓尋人自由行動,所賭上的正是他目睹站內世界的荒謬後,所生起的反感錯愕之心。

的確,《橫濱車站SF》調性不若《BLAME》硬派殘酷,在持續生產人類所需消費品的車站內,社會富足,即使存在「自動驗票機」,也只是驅離「危害其他人類的不當用戶」,人們只要乖順活著,繳納手續費於體內導入Suika微型晶片,系統登錄在案,就不存在壓迫剝奪,可果真如此?表面和平,更見侵蝕地根深蒂固,那是豢養,亦是控制。人們仰賴車站供應維生,不僅在站內、站外亦然,小說另一副線,JR福岡的人類努力對抗橫濱車站的侵襲,倚賴海峽所帶來的天然屏障對峙(海水的電解質,能阻止車站的擴張)。然而,在物資日漸短缺的情況下,福岡也不乏接受車站併吞,過上更好生活的輿論。已然投降的四國,更有居民搬到橫濱車站的剛成形出口,派孩子入內偷竊物資而活。

在內外隔絕的狀態下,持續產出剩餘物資的橫濱車站,貌似美好豐饒,尋人也是在踏入後,才訝然於其老舊混亂。站內沒有正式的政府組織,部分自稱「站員」的管理人員,或維護秩序、或抵抗他村居民,或包裝名義,便利敲詐佔有,也真有些人,相信自己是為正義心及責任感而奉獻。倘若把橫濱車站代換成威權體制,就可意識其統治是如何蠶食鯨吞,讓你身處其中而不覺矛盾,讓你我依賴而活,興起信仰歌頌,甚至讓敵人也受限於豐饒表象,渴望直接統一後的美好日子。

(如果對應臺灣海峽兩岸,這切身感更是令人毛骨悚然呢)

這也是為何,當橫濱車站暴露出真面目時,才令人悚然心驚。態度客氣的自動驗票機,真正活躍的地點是在戰場;橫濱車站則是為對抗戰爭,利用覆蓋全日本的鐵路網,所創造出的高度人工智慧。因應戰爭而生的人工智慧,卻脫離人類控制,擴張過度,反客為主,變成誰也無法統御的存在,被自己製造的人工產物所吞噬、所宰制、所排除,其科幻隱喻或能洋洋灑灑指涉各類現實處境,可我更介意的,卻是「橫濱車站的家畜」這個自嘲。

尋人自小生活在狹小海岬,與其他居民倚靠車站廢棄物苟活,除了擔憂車站更動排放處,日子不虞匱乏。他們自認是「橫濱車站的家畜」,不,甚至連家畜,還更有用一些。海岬人力過剩,居民欠缺目標,無所事事,閒聊度日,日子貌似悠哉乏味,卻正是橫濱車站帶來的最大禍害──剝奪人的自主權。尋人的旅程,代表的正是從家畜奪回自立的歷程,他意識到橫濱車站將要毀滅後,旋即思考下一步:如何提升糧食自給率,發展農業,自力更生。此時務實的他,已非昔日那沒有目標、沒有動機的人。或許以成長小說的角度而言,尋人的變化軌跡並不明顯,但這反而是必要的,因為拾回意志只是第一步,剩下來,是要在脫離母體庇護的狀態下,自主活下去。

\\《橫濱車站SF》宣傳影片//


作者簡介

雜食閱讀者,喜歡奇幻、推理,出社會以來閱讀越發輕量化,耐性越來越薄,迷戀車上補眠與熬夜,很怕對世界失去興趣。經營部落格「剝洋蔥」。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好姐妹嗎?看看有時暖心、有時讓你起殺心的姊妹情誼作品

有好姊妹當然就有壞姊妹,文學作品中的姊妹情誼有時讓人感動糾心,有時讓人心一驚。

81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