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X旅遊】 東方慢車謀殺案

  • 字級

東方快車謀殺案(電影珍藏版)

東方快車謀殺案(電影珍藏版)

面對已改成餐廳的Sirkeci車站,忽然想到當年東方快車便停在這裡,白羅挺著他的大肚皮走進另一車廂,看著被血漬染成紅色印花布的屍體,墜入深沉的思考。他想的無非是死者怎麼被殺?被誰殺?為什麼被殺………我在站內兜了一圈,確定該學白羅坐在月台的桌旁,喝杯干邑白蘭地──

沒喝成,身後傳來女人的聲音:你又發什麼呆?

如果我是白羅,她敢這麼打擾我嗎?

過了金角灣上的大橋,當年阿嘉莎.克莉絲蒂便住在古典的佩拉皇宮酒店,她可能每天下午坐在陽台喝英國茶,看向海灣南邊的火車站,墜入深沉的思考。這麼美麗的風景,為什麼她想到的是謀殺案?

其實不難破解,英國人突然處於穆斯林的城市,鼻子聞到的不是倫敦煤灰味,而是濃得滴口水的咖哩味;眼睛見到的不是馬車輪子濺起的泥水,是一雙雙走向清真寺的涼鞋。截然不同的文化衝擊下,外來旅者必然感覺孤獨、混亂、不安,而且伊斯坦堡到處是小巷子,早不見拜占庭帝國的影子,離酒店不遠,卻矗立圓形尖頂的加拉塔,像極了鄂圖曼帝國騎兵的帽子,阿莎嘉感受得到一六八三年土耳其大軍包圍維也納,基督教世界幾乎被毀滅的歷史殘影嗎?

我買票登上加拉塔,望著下面各種顏色、不同種族的遊客,對自己說:來到伊斯坦堡,不能不相信謀殺是安撫心靈的最佳方法。

嚴肅的走下階梯,偷眼留意周邊每一個陌生人,沒有人像白羅,但每個人都像快車上輪流接過凶刀走進車廂的凶手。

老婆從賣毯子的特產店內興奮的出來,我伸手阻止她已經張開的嘴,我說:妳找到凶手了?──我說:妳刷我的卡對不對?她點頭。雖然白羅不在,我也輕鬆的破解了女人買毯子的資金來源懸案。
嗯,發生在伊斯坦堡,消失的信用卡。

男人最大的錯誤是與妻子分享同一張卡。

我嗅嗅她剛買的毯子,很好,沒有血腥味。

本來我們該找個地方喝杯土耳其咖啡,可是必須趕去藍色清真寺,這是她的行程,於是我深刻理解白羅和福爾摩斯都不結婚的原因。叮噹,彈指之間我便偵破另一個歷史之謎。

清真寺的中央地毯區罩在低垂的巨大圓環形燈架下,幾十名穿罩袍、戴圓帽的穆斯林低頭弓腰聚在一起,我再次舉起右手食指阻止身邊女人開口,很明顯的,看他們的神情,必定困惑的圍住一具不該出現於此的神祕屍體。我脫下鞋子,小心踩上地毯避免破壞現場,一步步走往人群移動。

誰拉住我襯衫?喔,他們在祈禱,非穆斯林不要去搗蛋?我像是搗蛋的人嗎?況且明明他們圍住屍體正不知所措,我可以幫助他們──什麼?該去喝咖啡?福爾摩斯會在辦案中間跑去找咖啡館嗎?
咖啡太苦,土耳其的甜點太甜,很好,死者可能被苦死、甜死,應該提供給白羅參考,不過白羅看起來很頑固,還是給小柯南好了。

下一站去哪裡?女人問。

什麼問題!當然是里雅斯特(Trieste)。

那是哪裡?

義大利最東邊,與斯洛維尼亞交界處,義大利國鐵Trenitalia東邊的終站。

義大利?好耶。去那裡做什麼?

伊斯坦堡出發的東方快車在里雅斯特轉往西邊進入法國。

我們要去法國?好耶。

不,親愛的老婆,我們不去法國,我們只是在往里雅斯特的途中,設法找出凶手而已。
我脫口而出,偵探必須旅行,因為凶手總藏在火車時刻表間。誰說的?老天,妳沒看過西村京太郎的小說敢去日本?

去日本一定要坐小海線,沒有特快,只有柴油慢車,是日本最高鐵路──不,我耐心的對結婚近二十年的女人解釋,小海線又被稱為高原鐵路,沿途可以見到著名的八岳連峰。不不,重點不在八岳,在乙女站發現的女屍。乙女的確指的是一個女人,可是和那具女屍沒有關係,關係是──
好,不坐火車,我們搭飛機到布達佩斯。

廉價航空,一邊各三個座位,我擠在中間並不影響我敏銳的觀察力,狹窄的空間內不易發生凶案,其他人或許沒發現,我和他們不一樣,兩耳像雷達,兩眼像福爾摩斯的巴斯克維爾獵犬,不放過任何一滴血。我走到機尾聞到熟悉的味道,立刻敲廁所的門,沒回應,再敲,仍無回應。該不該呼喚空姐,誠摯的對她說:小姐,屍體就在裡面。

門開了,出來一名看似死裡逃生、臉色蒼白的女人,她罵:死人啊,你不曉得我在裡面!
廁所內沒有屍體。最多最多,飛機上有蛇。

從布達佩斯往華沙,夜車,八小時。傍晚上車,我仔細檢查上下兩層臥鋪的小房間,果然,阿嘉莎是對的,謀殺總在夜車上。眨眨左眼問德國籍的車長,晚上不會有事?他聳聳肩:穿越國境時,最好不要出來上廁所。

就知道。

知道什麼?

我對老婆說,你看門後面的鎖鍊,一共三個,要是夜車安全,為什麼門後裝了三個鎖鍊?再說,剛才看到我們隔壁房的兩名台灣遊客沒?

怎樣?

他們的箱子像不像日本旅館的一體成形廁所?

大箱子又怎樣?

單純的女人呀,那種箱子除了裝屍體還能裝什麼?

夜晚,我機警的保持清醒,風聲、雨聲、火車鐵軌聲,唯有我聽得出其間夾著腳步聲,非常匆促的腳步聲。然後,果然,呀~車廂門被推開,一手抓起枕正要扔下去,咦,我老婆什麼時候跑出去了?她輕聲喊:噓,凶手在車上。

她輕聲喊:噓,隔壁的台灣客叫我們過去吃宵夜,他們大箱子裡裝滿食物。

咳咳,我勉為其難的從上鋪跳至地面,想到白羅,想到福爾摩斯,想到十津川警部,想到羅伯.蘭登,旅行時手邊必須隨時有本推理小說,至於似乎身邊也必須有女人則是不可避免的現實,一如福爾摩斯有華生──修正,一如工藤新一有毛利小五郎,偵探得有搭檔,じゃま的也得將就。じゃま的漢字是邪魔,未必能幫助我破案,可是在旅途中,理論上應該邪魔先發現屍體,偵探再登場。

我收拾行李,扔了兩本推理小說進箱子,老婆問這回去哪裡?捷克的布拉格,我說。

去布拉格做什麼?
剛得到消息,卡夫卡死了,我們出發。
尼羅河謀殺案:克莉絲蒂120誕辰紀念版

白羅:尼羅河謀殺案
克莉絲蒂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當代英倫風檔案盒全新典藏版)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
柯南‧道爾作品

東北新幹線:黑幕殺機

十津川警部:東北新幹線
西村京太郎作品


起源

羅伯‧蘭登:起源
丹布朗作品


張國立,曾任記者、編輯,目前專業寫作。最新作品,小說有《張大千與張學良的晚宴》《戰爭之外》《金陵福 史上第二偉大的中國魔術師》《海龍改改》、《棄業偵探》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73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