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潘柏霖:是誰偷走我的那雙鞋子──夏宇〈自我的地獄〉

  • 字級


我常常希望自己找到那個鞋子星球。

鞋子星球上有許多鞋子,像是多重宇宙轉運站的概念,只要穿上其中一雙,你就能前往那個鞋子的主人所在的宇宙,變成那個主人一天,過他的生活一天。主人會隔一天醒來,並且像夏宇在詩中所寫類似的情況:「完全不知道自己夢遊過/而且醒在別人的屋子裡」,而且,只有那些適合成為夢遊者的人的鞋子,才會出現在那個星球上。

當我前往需要脫鞋的場合,每次脫鞋進入室內,我就會想起那個小小星球。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電影書衣典藏版‧扉頁印製簽名名句紀念)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電影書衣典藏版‧扉頁印製簽名名句紀念)

當你很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你想穿他的衣服,想要和他一起睡覺,想要穿他的內褲(好吧這可能有點怪),想要一直聞,一直聞他的氣味。你想要用他的名字。你想要變成對方。就像是小說《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那樣,你用你的名字呼喚我,我也用我的呼喚你。我們變成彼此好不好?

這種時候我就會想到鞋子星球,想到那個星球上,有那麼一雙鞋子,可以完成許多人的願望。

但是當我讀到夏宇的句子:「別人的鞋子為什麼會合/自己的腳呢因為只要有一個人/沒有醒來大家就全部/活在他的夢裡」,我也會好奇,如果可以去那個星球,我會選擇誰的鞋子。我能選別人的鞋子嗎?我們好像常常有某種幻覺是,我們可以決定自己是誰,成為誰,或者不成為誰,一切都是我的掌控的。

但事實上是,我們從一開始,就在失控。

你有沒有不小心穿錯別人的衣服過?不是應該很容易發現的嗎?是別人的衣服耶。這難道不會讓你好奇,關於我自己,「我」究竟認知多深?我們真的有我們所以為的,那麼認識自己嗎?我們會不會其實每天起床,都在變成新的人,而我們只是太愚笨了,所以根本沒有發現這件事情?

會不會我們以為能夠找到那個自我,但事實上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因為自我這東西,根本是神捏造出來,預防我們太早崩潰自毀的好吃糖果?

有時候我會希望自己活在別人的夢裡,我不過就是虛擬實境的產物,我並不存在。我如果不存在,就不可能有人能夠傷害我了。

但那也只不過是另一種地獄而已。

-

〈自我的地獄〉
    致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 1899-1986)

夏宇詩集-Salsa

〈自我的地獄〉收錄於夏宇詩集《Salsa》

一堆夢遊者與另一堆夢遊者
擦身而過他們的夢有所交集
像幾塊雲遇到另幾塊雲
就下了一場雨其中的一個
夢遊者醒在一個屋子裏
他睜開眼睛說:下雨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夢遊過
而且醒在別人的屋子裏
他的腳在別人的鞋裏
是那麼吻合他的身體穿上
別人的衣服他坐在另一個
桌子前與另一些人一起吃飯
他變成另一個我且不疑有他
朋友或配偶可能也懷疑過
但被存在本質上更虛幻的疑點
所說服在這裡鞋子
是關鍵穿錯鞋子
很容易就會發現不是嗎此所以
每個早上所有起床的人
首先被他們自己的鞋子說服
從不懷疑他們已經
不是他們自己奇怪的是
別人的鞋子為什麼會合
自己的腳呢因為只要有一個人
沒有醒來大家就全部
活在他的夢裏


作者簡介

寫詩寫小說,和其他東西。                                  
曾自費出版詩集《1993》、《1993》增訂版。        
啟明出版詩集《我討厭我自己》
尖端出版小說《少年粉紅》
最新詩集為《恐懼先生》(2018年四月出版)。
主要活動於臉書專頁「潘柏霖」。

 延伸閱讀 
1. 【詩人╱私人.讀詩】孫梓評|當夏宇問:這不美嗎我們用一樣的肥皂和肥皂盒子
2. 【專訪】孤獨、憂傷且戰鬥的世界系少年──盛浩偉《名為我之物》
3. 【心理治療詩/師】鯨向海:搜詩者——韓偓:此生終獨宿,到死誓相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傷的時候,讀一首詩比較健康

當現實太痛,我選擇逃進詩裡,讓那些懺悔的、埋怨的、放下放不下的詩句說出我的心。

54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