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鄭聿:生活是2D,想像是3D──讀鴻鴻〈超級馬利〉

  • 字級






從沒想過自己會這樣連著幾日,身陷《超級瑪利歐.奧德賽》的關卡中。雙手捧著的電玩是3D奔跑畫面,而我卻始終平躺在沙發上。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 Joy-Con 電光藍/紅 組合 + 超級瑪利歐奧德賽 + 瑪利歐賽車8 豪華版 [台灣公司貨] 藍/紅

任天堂 Nintendo Switch & Joy-Con 電光藍/紅 組合 + 超級瑪利歐奧德賽 + 瑪利歐賽車8 豪華版 [台灣公司貨] 藍/紅

荷馬史詩的奧德賽漂流大海,經過十年才回到故鄉、與妻子相聚,而任天堂近期的滿級分新作《奧德賽》,也是這般史詩級的歷險旅程。主角瑪利歐乘著飛船駛向不同國度,不斷闖關越級打怪,除了收集錢幣與寶物之外,還有找尋藏在四處的「力量之月」——月亮在此遊戲是一切發電之源,也是各種開關之鑰。

無盡的虛擬世界,微小的「力量之月」之難尋令人挫敗,像極了尹麗川的小詩〈超市迷藏〉:

龐大的超市必定有/我需要的那件小東西/可我不知道他們把我的小東西/藏在哪排貨架上/售貨人員熱切地望著我/……/她多麼想告訴我/我需要的是什麼/……/我捂住耳朵,一扭身躲過去/可不能讓你們輕易說出口/可不能讓你們的答案/決定我的問題

無論是各版本的模擬城市或如今的《寶可夢》,集物遊戲不只是獵中了玩家的囤物癖而已,還啟動了某些強迫症者的內建機械化,不玩到進入「精神時光屋」不肯罷休,彷彿人生也被收集進去了。

《超級瑪利歐.奧德賽》做得相當精緻細膩,多角度可旋轉的場景,許多看似無關的小物件都有其利用價值,偶爾穿過水管、進入牆壁,還會變成以前傳統的2D畫面。反觀詩人鴻鴻寫〈超級馬利〉的那個年代,對這個遊戲的想像勢必仍嵌在牆裡:只能上下跳躍、左右移動,但當時詩人筆下的馬利,已活成一個血肉立體的角色,有自己的遭遇與動機;寫詩,就是一個突破牆面的行動。

於是,在懶散假日,即便無所事事,也可以這樣說服自己:現實生活是2D的,但我腦中的想像與操控都是3D。

-

〈超級馬利〉 /鴻鴻

鴻鴻詩精選集

鴻鴻詩精選集

義大利人馬利歐
出門旅行
遇到貓頭鷹
就跳過去
遇到鴨子
就踩死
遇到牆
就撞
撞出蘑菇
就吃
吃了蘑菇
可以長高
吃了星星
就趕快跑
馬利歐
上街購物
「對不起,這裡不能停車」
「我是義大利人
不太會說法語
我住在
一對老夫婦家裡」
這是初級班第二課的教材
馬利歐把車開走
他遇到一隻狗
跟在他後面
他去喝豬肝湯
分給狗一塊
在十字路口
他迷了路
遇到一個小女孩

「颱風就要來了」
小女孩騎著單車
也得快回家
大鼻子的
義大利人
粗手粗腳
把狗抱給她
馬利歐記起昨晚的夢:
「不要與牠接吻
在牠變成王子的那一刻
你的嘴唇
會接觸到
兩種不同的語文」
但是世界上不一定有
那麼多忠實的翻譯者
你如何決定
該不該吻一個人?

馬利歐拚命跑
碰到地鐵
就鑽
碰到火彈
就躲
碰到章魚
就扔石頭
碰到公主
就救

他回頭
眺望
「我走過許多冤枉路
我吃過苦
也做過夢
如今我進入城堡
但是我的兄弟
路易吉呢?」
他不知道
路易吉正努力跟上來
還是在前幾局就死光了
他也不知道
一得到公主
遊戲就結束了


玻璃

玻璃


鄭聿

生於高雄鳥松,住在台北永和。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台北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等。著有詩集《玩具刀》《玻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傷的時候,讀一首詩比較健康

當現實太痛,我選擇逃進詩裡,讓那些懺悔的、埋怨的、放下放不下的詩句說出我的心。

53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