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好評.外文書

胡培菱:成王敗寇或許只是世事流轉──2014年曼布克獎得主《行過地獄之路》

  • 字級


【好評.外文書】bn

一本史詩級的小說,有戰爭的殘酷,有愛情的霸道,有人性的掙扎,通篇小說用字精準,字裡行間皆是會讓人想朗誦出口的詩意,頁頁充滿讓人想放下書來仰天長歎的深刻與悲痛,對於這樣一本小說,還能再多要求些什麼?這就是2014年曼布克文學獎得獎小說《The 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 (中文版行過地獄之路,2017年時報出版) 的魔力。

The 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

The 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

行過地獄之路

行過地獄之路

澳洲作家理察.費納根(Richard Flanagan)花費了12年的時間,重寫了5個版本才完成這本近幾完美的小說,故事是以他的父親在二戰期間淪為日本戰俘的經驗為藍本,描寫一位澳洲軍醫Dorrigo Evans帶領一群澳洲戰俘在日軍逼迫下,以生命興建泰緬鐵路的生死搏鬥。這條橫越泰國及緬甸的鐵路在歷史上有「死亡鐵路」之稱,日帝國當年以不人道的方式強逼大量戰俘及廉價契約勞工興建這條穿山越嶺的鐵路,身體所難以負荷的工作量加上惡劣的雨林環境導致死傷無數。小說裡的這些戰俘飢病交迫,被日軍毒打濫殺不需理由,人性及身體的尊嚴被踐踏到底,在大雨不斷、泥濘四處的泰國森林深處,他們如動物般活著,然後比動物還不如地死去。

Richard Flanagan-2
歷史上惡名昭彰的泰緬鐵路,因為建築時死傷無數又有「死亡鐵路」之稱 © makilica

故事主角軍醫Dorrigo Evans的任務是讓他的戰友們活著,但矛盾的是,讓他們活著也等於讓他們更生不如死。他每天穿梭在陽春簡陋的戰俘營醫棚裡,那裡沒有強力的麻醉藥,也沒有最基本的消毒及醫療設備,而Evans卻仍得幫他的戰友們截肢砍斷腐肉,或開腸破肚治療惡疾。其中一個章節詳細描述他如何為一名為壞疽所苦的戰友進行截肢,那字字句句中所勾勒的痛苦嚎叫及鮮血直噴,讓人讀來瞠目結舌,身體的堅韌與潰敗,一線之間,Flanagan的書寫功力在這樣的張力收放之中完全展現無遺。

夾雜在無數殘忍且了無希望的戰俘營章節之中,是那更令人不忍的愛情劇碼。當時已有婚約的Evans在戰前與他叔叔的年輕妻子有過一段刻苦隱秘的不倫戀情,原本就不可能修成正果的愛情,在戰爭之前更加不堪一擊,Dorrigo Evans與Amy在戰爭突然而至的慌亂中被迫分開,在天天與死神搏鬥的戰爭及戰俘營中,愛情雖然變得不再真實,對Amy的思念卻也是支持Evans繼續活下去的力量;而就在此時,Evans卻收到一封信,打亂了他所有的計劃與思緒,之後他繼續為了自己與同僚而活著,但卻已對戰後的未來了無希望與企盼。

戰後,Evans的那段刻骨銘心只成了若有似無的回憶,雖然成了戰後英雄,他卻在失去真愛的無可欲求之中,成了只有軀殼的行屍走肉。他結婚生子,他風流成性,一切卻喚不回那曾經揪靈掛魂的深刻,直到有一天那逐漸淡褪的記憶像鬼魂般具體地回到他眼前,而他只有幾秒鐘可以決定是否要放棄一切全部重新來過……

Richard Flanagan-1
Richard Flanagan
© AUrandomhouse
Flanagan寫戰爭的殘酷,痛得讓人要深呼吸,寫愛情的得失,一樣美得讓人心碎,在這糾結的戰爭與愛情故事之外,Flanagan也花了許多章節書寫戰後其他戰俘及日本軍官的餘生,在這些章節裡Flanagan深切地探討所謂「善與惡」的分野:

於戰爭中濫殺無數戰俘,戰後卻善良得連一隻蚊子都捨不得殺的前日本軍官,是好人還是壞人?
他們以對日帝國的無條件效忠合理化戰時的濫殺無辜,以日民族的極端強韌合理化勞動戰俘到身體極限的行為,這樣是居心為惡?或只是身不由己?
Dorrigo Evans雖成了戰後英雄,但他對此頭銜所帶來的關注敷衍以對,甚至鄙視抽離。他也對自己的婚姻極度不忠,這樣的英雄是實至名歸?還是也只是隨著世事流轉的身不由己?


Flanagan以這本小說的書名回答了這些問題,「The 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出自日本俳句詩人松尾芭蕉 (Matsuo Basho) 名著,Flanagan在訪問中提到,他用日本文學中的絕美名作來當小說書名,是希望時時提醒自己:日本在二戰時的惡行,並不等於其國家文化人民的全部,那些絕惡的背後,總可以找到絕美的星點。到頭來,成王敗寇,愛得到與愛不到,善與惡,或許都只是世事的推行轉承,身不由己,也總可以被自圓其說,只是沒有重新來過的選項。

透過這本極度好看且深沉的史詩巨作,Flanagan想傳達的智慧再簡單不過:

"The world is. It just is”。


胡培菱
美國Rutgers大學英美文學博士,台大外文所碩士,政大英語系學士。主修種族研究、人權與文學、後殖民新殖民理論及世界文學。得過一個文學獎、一個碩士論文獎、部落格「萬事美好」獲全球華人部落格大獎評選為推薦優格。現任大學教師及專業書評家。一個台德混血小美女的媽媽,相信孩子眼中的世界與書本,同樣需要大人們去思索與質問。專欄文章見於《The Big Issue》大誌、MOT/TIMES、《旅人誌》。譯有童書《不歡迎大象》。個人信箱peilinghu@gmail.com

  延伸閱讀  
黃麗如:你的地獄,我的景點──讀《行過地獄之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想看賀歲片?春節推薦你這部

今年入圍的奧斯卡強片你都看過了嗎?馬欣幫你一次複習(內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112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