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馬尼讀繪本】被丟棄的絨毛兔、髒髒的泰迪熊……為什麼人類喜歡「破娃娃」的故事?

  • 字級



酒井駒子的《天鵝絨兔子》是觸發蒐集破娃娃相關作品的關鍵(圖/《天鵝絨兔子》內頁)


五年前,我看了酒井駒子改寫、繪圖的天鵝絨兔子,深受感動。

絨毛兔在被燒掉前,回想著它和小主人明明那麽好,一顆眼淚,一顆真正的眼淚就掉了下來(一隻兔玩偶,流出了真正的淚水)。淚水滴落的地方,瞬間長出了一棵奇妙的樹,樹中冒出了仙子,仙子把哭紅眼的絨毛兔緊緊地抱起,還把它變成一隻真正的兔子。

(圖/《天鵝絨兔子》內頁)

從這本描繪「破娃娃」的故事起,我患了收集癖,收了不少這個主題,關於破娃娃命運的繪本:OttoClown小熊可可(已絕版)、A doll for Marie

Otto: The Autobiography of a Teddy Bear

Otto: The Autobiography of a Teddy Bear

Clown

Clown

小熊可可(全三冊)

小熊可可(全三冊)

A Doll for Marie

A Doll for Marie



這四位娃娃都有類似的命運(各有其精彩,本文無法詳述),其共同點就是「」:被墨水沾到、被丟到垃圾桶、扣子掉了一顆、華麗紗裙被狗咬爛,牠們的共同命運是一波三折,但最後都找到了愛它的主人,找到了新家。若把「娃娃」置換成「人」的話,邏輯也很好理解,約莫就是──人必找到真愛。

下面這三本也是「破娃娃」故事。只是敘述角度是第三人稱或人類視角,不再是娃娃自述,它們的命運比「找到真愛」更寛廣一點。

The Legend of the Bluebonnet: An Old Tale of Texas

The Legend of the Bluebonnet: An Old Tale of Texas

紙娃娃手牽手

紙娃娃手牽手

聖誕老奶奶

佐野洋子的繪本《聖誕老奶奶》


The legend of the bluebonnet
(《藍色魯冰花的由來》)是印第安傳說故事,這娃娃的命運和絨毛兔一樣即將被燒掉(它真的被燒掉了),娃娃是女孩所有死去的親人之中唯一的遺物(是她父親做給她的娃娃),因旱災神明指示族人必須獻祭自己最愛的事物,小女孩挺身貢獻了她的娃娃。娃娃被燒掉後,灰燼灑下的地方開出了成片的藍色魯冰花,每年春天都會綻放──娃娃轉化成了真正的生命,這點和前述的絨毛兔是類似的。

紙娃娃手牽手裡,小女孩和媽媽一起做的紙娃娃被壞男孩奪走,剪成碎片,紙娃娃變成了什麽呢?紙娃娃自己唱著「不消失、不消失……我們手牽手,我們不消失」接著碎片拼回原狀,飛進了回憶的花園。娃娃被剪爛了,這故事沒有魔法,合理地變成回憶。女孩長大自己成為母親後,和女兒一起做了紙娃娃。

佐野洋子的繪本聖誕老奶奶(目前無繁中版)更是令人倒抽一口涼氣,死去的老奶奶透過當「聖誕老奶奶」(還要突破性別障礙與嘲笑),下來看孫女一眼,她把自己破掉的娃娃縫好(還讓馴鹿跑了),送給孫女。「破娃娃」以這種隔空方式傳愛,實在突破了一般故事框架,令人深為動容。

The Velveteen Rabbit 絨毛兔

The Velveteen Rabbit 絨毛兔

絨毛兔,是真的!(中英對照)

絨毛兔,是真的!(中英對照)

所有的娃娃似乎都必經一個近乎毁滅的命運,接著絕處逢生。命運約莫有三類,一、找到新主人;二、變成另一種生物/物種;三,變成回憶傳承。若故事是人類潛意識的表現,因為人類拒絕消失,拒絕遺忘。真的消失的話,我們為它編個故事,編個故事撫慰自己。

當時我讀了《天鵝絨兔子》,意猶未盡,在網路上找到完整的英文版,發現其中對話特別精彩,台灣2017年不約而同出版了兩本完整的中譯本絨毛兔,是真的!(原版最初繪者),以及剛上市的絨毛兔,不同譯者譯,圖為本人拙作。

新版《絨毛兔》插圖由馬尼尼為重新繪圖(圖/《絨毛兔》內頁)


完整文本最精彩的,莫過於絨毛兔和玩具房裡最睿智的真皮馬之間的對話,絨毛兔問了三個問題:「什麽是真的?/「會痛嗎?」(變成真的會痛嗎)/「會一口氣發生嗎?

真皮馬留下了兩句金句:

當你變成真的以後,就不會在意那種痛了。
Does it hurt? / When you are Real you don't mind being hurt.

一旦變成真的,除了不了解狀況人之外,不會有人覺得你醜。
Once you are real you can't be ugly, except to people who don't understand.

這個「痛」字原文是「hurt」,讀完回想絨毛兔變成真兔的過程,牠「痛」了嗎,牠沒有肉體上的痛,是心裡的痛,因為小男孩的「背叛」而深深難過受傷,於是這個成真的過程是必經之「hurt」;而一旦成真之後,只要活著,就算你千瘡百孔,破破爛爛,那都不會是醜的。

絨毛兔和真皮馬之間的對話,巧妙帶出人生必經的「hurt」及「醜」。(圖/《絨毛兔》內頁)


作者就這樣輕描淡寫地帶了兩個至要的人生必經之的「hurt」及「醜」。
完整版故事的精彩之處還有結尾,絨毛兔變成真的後,某天男孩在樹林裡瞥見一隻很像他小時候生病時弄丟的兔兔。

可是男孩永遠不會知道,那是他的兔子沒錯,兔子回來探望那個令他成真的男孩。

讀到這個結尾,這句「永遠不會知道」至關緊要,因為我們辛苦養育的孩子,也「永遠不會知道」,已經幻化成另一種生物的老母(父)親可能在某個時刻悄悄來看你一眼;或是你願意相信曾經愛過、後來離你而去的人/動物,會變成另一物種回來看你。

關於破娃娃的故事,它們和我們一樣都得面臨被抛棄、毁滅的命運,那就看你相信哪一種結尾了。

男孩永遠不會知道,他的絨毛兔回來看他了。(圖/《絨毛兔》內頁)


我們明天再說話

我們明天再說話


馬尼尼為

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人。讀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台灣藝術大學美術所。著有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繪本《貓面具》「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最新作品為《絨毛兔》(The velveteen rabbit)插圖。
網站:樹人畫學校 outsider art school & 繪本亂讀會


 延伸閱讀 
【馬尼讀繪本】用繪本捕捉孩子幽微的憂傷──讀繪本作家酒井駒子作品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被丟棄的娃娃會在孩子的心裡留下什麼回憶?四篇試圖從孩子的角度看童年的繪本

是什麼樣的情境會讓天真的孩子陷入憂傷?那些無論被迫、或是自己遺忘、丟棄的童年玩伴,在記憶中會是什麼角色?長輩們的「為了孩子好」在孩子心目中是什麼模樣?成人對孩子的管教與照護,有沒有考慮到他們心靈深處最在意的事?

73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