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人物專訪

  • 解開身世之謎,卸下對母親的盔甲──專訪平路《袒露的心》

    姚珊珊 / 2017-05-15

    小說家平路說了一段往事:20年前的一場聚餐,朋友有個養子,正遲疑該不該告訴兒子身世。平常以「仙女」形象示人、講話輕聲細語的平路,突然動了肝火大罵:「怎麼可以不告訴他呢!」她還記得當時的怒氣,「我失控到想把對方從二樓的窗戶丟出去,我不是容易生氣的人,我不知道為何當時這樣。」 袒露的心 此刻回想起來,平路說,「我們的意識跟潛意識裡包藏了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人生也是道謎題,包藏了更多我們知道與不知道的事。她的新書《袒露的心》探索自己的身世之謎,反覆辯證釐清「身為家裡的獨生女,為什麼媽媽不愛我?」...

    More
  • 吳曉樂:歷劫歸來的人──讀廖梅璇《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

    吳曉樂 / 2017-05-18

    小時候,不懂事,時常遙控轉到哪,就駐紮在哪,亂看一通。有一陣子特別迷戀那些關於殭屍鬼怪的影像,小小的眼珠專注地緊盯,裡頭道士扮相的主角,煞有其事地解釋,主角的魂魄被勾進陰冥地曹之中,待他下去牽引。一炷香,只有一炷香的時刻,待得太久,陽氣受到磨耗,牽引的人自己也有亡命之虞。這種設定,迷人之外也有那麼一些警世的道理,你可以深入很陰邪的境地,但不能貪久。畢竟,當你凝視著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著你呀。 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 廖梅璇的文字,就是對於一炷香的精準控制。在翻頁時,時常扼止不住內心的搔刮...

    More
  • 沈眠:抒情的數學,詩歌的測驗化──讀林婉瑜詩集《愛的24則運算》

    沈眠 / 2017-05-19

    讀《愛的24則運算》,我頗有驚異,這是林婉瑜嗎?這真的是寫出深情厚感的《剛剛發生的事》、將城市瀏覽變為星系晃遊的《可能的花蜜》、日常裡就有神蹟優美現身的《那些閃電指向你》的林婉瑜? 林婉瑜最新詩集《愛的24則運算》 當然文字的底氣還是一樣的,只不過修煉得更明晰俐落,少見傳統詩歌語言的調度。唯《愛的24則運算》卻在形制、構造上起了天變地異,從開卷的〈童話故事〉寫七則耳熟能詳的童話就教人訝然,譬如她突破盲點地寫下:「睡美人蠻累的/只想繼續睡/偏偏就有人一定要來吻她」,盡顯微小而準確的戲謔之光;又或溶...

    More
  • 馬欣:強暴是一場人格殺戮──讀小說《最好別想起》

    馬欣 / 2017-05-16

    有些人會將性侵單獨看待,其實性侵更潛在的本質是一場人格的殺戮,無論長期或短期,都是人格的謀殺。直接把他人的身體權剝奪,並且攻城掠地的宣示主權,靈魂會因此失去了下落或四處無家的呼喊,《最好別想起》這本書對焦了女孩們遭受這般精神殺戮的狀態。有的倖存於仇視自己身體,有的再也無法辨識出自己,叫任何名字都好,名字對此書中的受害者們已是失去意義的線索,不同只在於記憶將是荒蕪還是被捏造的。 卡夫卡的小說裡面,主角都以一個字母代替,因為預設他們早或晚都將被人格謀殺。那就像是進入記憶的迷宮,從災難發生的當下起,...

    More
  • 鄭聿:偶爾照鏡,他看見裡面有另一個結局──讀顧城

    鄭聿 / 2017-05-16

    去看《柯羅索巨獸》的前一周,跟鹿大吵過一架。那時以為言語相互摩擦,就可以燃起火光來照亮黑洞。可是爭辯之後,卻是險險從彼此的生命裡錯過,輕觸而無法左右的那種摩擦力變小,以至於什麼都沒發生,什麼也沒解決。 鹿生來的感知是一座迷宮,複雜而幽微。為了找到出口,在生活的轉彎處他常埋下不少線索,但拉回來的卻是更巨量的困惑;鹿的身體與精神落在地上,各有影子,也各有苦痛,且交纏在一起,堅固如迷宮本身。 《柯羅索巨獸》的主角也是如此,火一般搖曳著,能在另一個對稱的地方找到它的影子。那隻巨獸,就是影子。若要消滅龐...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