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選單

人物專訪

  • 冤案是怎麼造成的?──吳曉樂讀《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

    吳曉樂 / 2017-01-18

    好幾年前,為了一份報告,跟一位專事法庭觀察的記者約在萬隆一帶訪談。見面不久,我即切入核心:為什麼很多時候,一件案子明明破綻百出,但要翻案卻困難重重呢? 那位笑起來眼睛會瞇成月彎的先生,嘴角微揚,指著我問,「妳讀法律系,對吧?」見我點頭,他續道,「我問妳,如果今天妳手上拿到一份判決,妳一看即發現這案件的調查過程破綻百出,妳又看下去,發現作成這判決的法官是妳的直屬學長,妳怎麼辦?有些案子遭發回的次數一隻手數不完,經手的法官可能超過一打,假使其中一個人,是妳非常熟稔親密,或者是曾指點過妳的前輩,好,...

    More
  • 陳思宏:書本、電影鑄成的盾牌

    陳思宏 / 2017-01-16

    左:《喜宴》電影劇本書影;右:李安與趙文瑄、金素梅參加同志大遊行 1993年二月,李安的《喜宴》在柏林影展得了金熊獎,島嶼沸騰。我當時是彰化高中高二生,毫無身體自主權,唱空洞的軍歌,背書考試,穿很醜的制服,髮型照規定剪,三民主義老師在講台上大聲說:「愛滋病是上帝對同性戀的懲罰。」我確定自己是同志,呆板學校沒有任何性別教育,身體尷尬,胡亂暗戀,數理白痴,常有傷害自己的念頭。 窒息年代,幸好,有書,有電影。 喜宴 這年二月,李安、馮光遠合著的《喜宴》電影劇本書出版。馮光遠在這本書裡說了電影故事原型,在附...

    More
  • 【詩人╱私人.讀詩】湖南蟲|為了掩護逃家的星星:一首詩送給大雄

    湖南蟲 / 2017-01-17

    幾經修改,最後還是把色色的部分全部刪掉,重新來過。寫鯨向海不見得非要觸及蜂蜜或奶昔一類流淌之物,畢竟他也寫下過「純白雨季/群羊善牧/以神的主題/剔透穿越街景」這樣的〈清明〉作品。但要想談《A夢》,那就比較難了,尤其在寒流來襲時刻,不理陽光敲窗,堅持窩在被子裡,試圖延長腦中雷電錯接日常某些高昂的想像,人生所求有時不過這類幻覺的行列,「在即將熄滅的夢醒之前/已經能夠緊緊抱擁你/撲進/一團我自己的烈火」。 A夢 正像是一朵〈疑雲〉:「站在疑雲裡感覺/有東西向胸襟靠近/越來越近/隨時要斷電了/電力荒...

    More
  • 上天下地搬神弄鬼,讓逝者在故事裡繼續存活──連明偉《青蚨子》

    蔡雨辰 / 2017-01-13

    連明偉最新長篇小說《青蚨子》 《青蚨子》是一本傷逝悼亡之書。 小說劈頭便引《搜神記.青蚨》,靑蚨蟲母子不相離,傳說以母青蚨或子青蚨的血塗錢幣,錢用出去還會回來。乍讀令人困惑甚易忽略,經連明偉解釋才明白,他擷取的是青蚨母子鮮血相吸相引的意象。少時便失去母親的連明偉以子青蚨自況,藉由書寫,尋找母親的身影與故土家鄉,「母親是一個容體,用以填充的,是這個故鄉。」 小說的構思啟動於2009年,2014年完成後又花去兩年修訂,緩敲慢磨,終於產出這部高達40萬字的長篇。故事從一場為選舉造勢而辦的墓仔埔路跑活動伊始,在...

    More
  • 「你是要一個死去的兒子,還是要一個快樂的女兒?」──番紅花和女兒從《背離親緣》談「跨性別」

    番紅花 / 2017-01-13

    去年我和孩子聊天時隨意聊起了「跨性別」,這是一個鮮少人關注的性別議題,我不認為我那每天忙著上下學的16歲孩子,關於跨性別她能懂得多少。 但顯然面對孩子的智識成長,我依舊帶有大人有意或無意的傲慢,我的孩子當下不僅與我侃侃而談何謂LGBT,她還告訴我什麼是跨性別、順性別,並以簡單俐落的語句說清楚如何定義跨性男和跨性女,且提醒我依跨性別者的性傾向,又可分為「跨性別同性戀」與「跨性別異性戀」,如知名主持人利菁,她就是跨性女的異性戀者,而一般人經常把變裝癖和跨性別者混為一談,那是錯誤的……,我們如...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