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馬尼讀繪本】馬尼尼為:生命嚇不倒我的!

  • 字級


詩人瑪雅.安吉羅與藝術家尚米榭.巴斯奇亞(圖/wiki)詩人瑪雅.安吉羅(左)與藝術家尚米榭.巴斯奇亞(圖/wiki)

 

Life Doesn’t Frighten Me

Life Doesn't Frighten Me

《Life doesn't frighten me》出自於美國一位編輯之手,她撮合瑪雅.安傑盧(Maya Angelou,1928-2014,後簡稱瑪雅)的詩、和當時已過世的藝術家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後簡稱巴斯奇亞)的圖像作品。

時至今日,詩人瑪雅也已離世,她的著作除蔚為人知的自傳性小說《我知道籠中鳥為何歌唱》外,詩集也甚多,本篇即選自《And Still I Rise》。詩和圖的結合雖出自第三者之手,但兩者的氣勢確實非常吻合,也許是因為他們的背景有許多共同之處;也因為「塗鴉」是一種「勇氣」、「直畫直說」、「不修飾」,這首詩的特質約莫也是如此。

瑪雅親自朗讀 Life doesn't frighten me

 
這兩位作者同為美籍非裔,兩人差40餘歲,瑪雅的年代還殘留著嚴重的歧視陰影,像是電影院黑人白人分區坐、學校也是黑人專属、白人醫生不會幫黑人看病(這點在繪本《叔公的理髮店》有一幕)。瑪雅也經歷了二戰;而巴斯奇亞則生於相對穩定與開放的60年代,他的藝術活躍於80年代,是被寫進藝術史、舉世皆知的代表性塗鴉藝術家之一。

所有知道巴斯奇亞的人,除了塗鴉作品(後被大量商品化、時尚化),通常也知道他悲劇性的在28歲吸毒過量身亡這件事。巴斯奇亞是在美國布魯克林長大的黑人孩子,他並不是刻板印象中的貧窮或社會弱勢,相反的,父親是會計師,母親是設計師,母親特別費心教育他,讓他從小接觸美術館、藝術等,國小時就精通法文、西文、英文,還上以藝術為導向的私立學校。看似美好的藝術童年,隨著的卻是父母離婚、家庭破裂,他高中輟學,直接走上街頭──塗鴉、賣明信片。事實上,母親和學校提供的藝術資源,讓他在藝術上相當早熟早慧,塗鴉作品也很快受到注目,也受到Andy Warhol青睞,整個時代的天時地利人和讓他迅速竄紅,未滿20歲就出道,一直到28歲約莫十年的創作光芒。

《Life doesn't frighten me》以瑪雅.安吉羅的詩,搭配巴斯奇亞的插圖。《Life doesn't frighten me》以瑪雅.安吉羅的詩,搭配巴斯奇亞的插圖。

 

Jean-Michel Basquiat: Words Are All We Have

Jean-Michel Basquiat: Words Are All We Have

看這本《Life doesn't frighten me》的時候,忍不住會跳開文字,單獨看巴斯奇亞的畫,想著他青少年的憤怒或對生命的調侃,一位小時備受讚譽的畫畫孩子,為何會背棄所有法則,以一種最顚覆學院的方式表現自己,沒有任何章法、最自由的畫畫方式、可以任意的塗掉,看似「無意義」的文字(也許是最即興的詩意),最近有一本探討他畫中文字的著作《Words are all we have》,一切反意義的塗寫、巨幅的、像人一樣大的畫布,實令人不住重思塗鴉的力量、詩意與即興。

少數幾位黑人名字被寫在繪本史上的,還有40歲才出版第一本繪本的Ashley Bryan,作品也頗「美國非洲風」。還有一位中文讀者已經很熟悉的──把黑人臉孔畫進繪本的以撒.傑克.濟慈(Ezra Jack Keats),但他並不是黑人,父母是波蘭猶太移民。很巧合的,他們都生長於紐約。

Ashley Bryan(左)與Ezra Jack Keats(右)

﹝Ezra Jack Keats作品中文譯本﹞
路易的奇遇(精裝)

路易的奇遇(精裝)

給艾美的信

給艾美的信

嗨!小貓

嗨!小貓

問候月球上的人

問候月球上的人

路易(精裝)

路易(精裝)

特別要介紹一位命運和巴斯奇亞類似的美籍非裔繪本作者John Steptoe(1950-1989)。

Stevie

Stevie

John SteptoeJohn Steptoe

Steptoe和巴斯奇亞同樣生於成長於布魯克林,38歲因愛滋病過世。他16歲就出了第一本繪本《Stevie》,短短的人生共畫了16本繪本,其中10本是自寫自畫。他的繪本不好找,本人有幸在二手書店收到了兩本。

《Stevie》是其中一本,不過若我不認識作者,也很難會馬上把這本書帶回家,因為我們很習慣繪本每一頁都要有圖,這本沒有,文字比例很高,算是一本插畫故事,其次是畫面無法快速吸睛;但克服完初次見面的小失望後,我發現他都不把眼睛畫出來,每一張臉上都有兩個黑洞。粗黑的輪廓線令人想到法國藝術家魯奧(Georges Rouault),還有最後用蠟筆或粉彩塗上去的亮、暖色,所有人幾乎沒有表情,人物大小也不太有變化(沒有拉遠、拉近、特寫鏡頭)。

《Stevie》中的人物都不畫出眼睛,整體顏色為亮暖色(圖/《Stevie》內頁)

 

孩子與惡:看見孩子使壞背後的訊息

孩子與惡:看見孩子使壞背後的訊息

如果你看過河合隼雄《孩子與惡》《Stevie》就是孩子描寫自己「惡」的案例。

故事中的孩子年齡大一點(約莫國小),主角「我」不喜歡到家裡暫住的小客人Stevie,裡頭有很多毫不留情對小客人厭惡、抱怨的書寫。後來小客人走後,「我」不自覺地想念起他,想起他的好。這故事出自16歲的Steptoe之手,「我」是人性之「惡」,這個「惡」透過書寫,神奇地「反省」了。看過《孩子與惡》,對這類「惡」的故事會更有共鳴。

sesame street Gordon reading《Stevie》

 

The Story of Jumping Mouse

The Story of Jumping Mouse

我手上還有一本Steptoe得到美國凱迪克銀獎的繪本《The Story of Jumping Mouse》,這時他的畫風已變,雖然這樣的單色素描在五花八門的書封中難以馬上吸睛,但看完比《Stevie》要震撼許多,我看完捧著書,想著這位只活了38年的生命,想著黑人的命運,Steptoe曾在訪談中說道:「I would watch TV and almost forget that I was black.

想著這樣的書就快要被書市的洪流淹沒,無限感慨,這些作者都把活著的力氣透過書傳遞給我們了。

“You have nothing to fear, Jumping Mouse.”(圖/《The Story of Jumping Mouse》內頁)



老人臉貓:「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之二

老人臉貓:「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之二


馬尼尼為

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人。讀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台灣藝術大學美術所。著有《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繪本《貓面具》「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
網站:樹人畫學校 outsider art school & 繪本亂讀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4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