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作家的愛情解剖課】貝莉:那些臭男生

  • 字級




那些在男人心中不死的愛情到底是什麼模樣?
古今中外男人們如何在字裡行間死去活來?
女作家談愛於情有理,男作家談愛似乎更是徹底;在亞洲擁有銷售千萬本實力的的純愛教主蔡智恆,睽違三年的新作《不換》再次重擊讀者的情關。
這次邀請三位年輕世代的作家們分別與之展開愛情對話,【作家的愛情解剖課】一旦陷入男性作家們書寫愛情的泥沼,可能就無法自拔。

 




文 / 貝莉

六年級若不記得沈佳宜(或陳妍希)那句:「柯景騰,我討厭你!」好像青春期沒來過似地。雖然過了幾年柯景騰本尊,也變成了某種臭男生,但在女人們哀嚎,男人們羨慕之虞,其實不就某種真相。

這殘忍的真相在尼克.宏比的小說《失戀排行榜》被改編成電影時,我就知道了。開了一間要倒不倒唱片行的老闆,一直支持他的優秀女友決定分手,他檢視自己的過去,去找一個又一個的前女友審視出了什麼問題?

哪有什麼問題?看到中間心裡會怒吼著,問題就是你是個王八蛋啊!

失戀排行榜

失戀排行榜

非非關男孩

尼克.宏比是第一個把我從粉色泡泡中拉出來的人。而這種王八蛋故事並沒落幕,緊接著又被改編成電影的《非關男孩》再次展現了一款新的王八蛋,靠著父親寫了一首無敵芭樂聖誕歌(堪比中國娃娃的新年歌那種)每年過節輪放一次,他就叮叮噹噹一堆錢入袋,每天不用做事,只需要在家打電動看電視,無聊到假裝單親爸爸去把妹。

我的媽啊,男人的死德性怎麼可以如此被誠實寫出來啊?但怎麼這德性看到最後卻覺得很可愛?當然,善心的作者,最後還是會讓他們真的變得很可愛。


這是我初次,迷戀上男性作家的初體驗。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再見,總有一天

再見,總有一天

喔我說的是,書寫「愛情」的男作家。有才華的男人總是讓人心碎,無論是村上龍還是辻仁成,辻仁成的《再見,總有一天》顯示出他心中最美的愛就是看似豔麗內心純情會永遠等待的小三(講到這又爆青筋,但好啦,這本書很好看),村上春樹讓許多男人感動,但若我冷靜用男人與女人來看,我不會愛書裡的「任・何・一・個・男・人」對,任何一個。

他們憂鬱、細膩、可愛、浪漫、可憎,每每書寫出那些柔軟的地方時,我會心疼。每每看到他們那些大量的懷念時,我會感動。但若把自己投射在其中時,我會害怕。

我想,那是老妹的冷靜吧!

不換

不換

就像我看蔡智恆,新書《不換》裡的那種初見面時的霸氣、對過往的執著,對舊愛無法抗拒的想念。少女時期的我肯定亂感動一把,長大的我可能只想看看韓劇裡的歐巴,因為……太跟我糾葛的前男友我不想要(同時也是告誡自己不可以去跟他們糾葛),而長腿歐巴們反正是精神上的巧克力,跑步機運動時打發時間的好朋友,純粹感到戀愛感並且開心。

可是,若在少女時代,妳就這樣屏除蔡智恆、辻仁成、尼克.宏比,妳又會少了很多樂趣。畢竟生命只有這麼長,男人的各種面向,跟初戀愛時的想像,少了一點文字作品輔助,讓妳去看臭男生的討厭地方,只看著韓劇日劇的過分浪漫,又少了些什麼。

男人的可惡跟可愛是並存的,而能把那些可惡跟可愛,或者是他們心中認定的浪漫描繪精準的,永遠都只有男作家辦得到。

對於書寫愛情男作家的喜好,最後我發現了,那是我對於喜愛男性的心路歷程表。

村上龍還是很迷人,不過他描寫的愛情太異端,我只當他是個迷人如同鯊魚般的前輩欣賞(畢竟他說他有如同鯊魚般的好奇心嘛);村上春樹,是個好像必須認識跟交往過的對象,我永遠不夠懂他,但不懂好像很遜,但去了之後,發現自己,還是很遜。辻仁成,總是讓我想起某個再也不想看到的男友,聽到了消息還是想聽聽,但聽到了又開始後悔,那種後悔是伴隨著一些原來沒跟當年一同消逝徹底的酸苦。可是尼克・宏比,至今我還是會一邊罵他大笨蛋一邊愛著,當然這幾年他關注的議題也不只是愛情了,可回頭看看家裡的臭男生。

有時愛面子、有時幼稚、有時迷惘,我突然想好好謝謝這些男作家們,他們讓我知道在愛情生活裡,別時時刻刻放大當真,有時候放空偷偷翻白眼,等時間過去就好了。

因為男人的內心戲演起來真的很滿超滿(不信你看他們的作品就知道了),男人的天真跟女人一樣,永遠藏在某個不滅的地方。男人的幼稚更比女人強大,而關於相信愛情,原來人人都旗鼓相當。


出走:去沒有你的地方

出走:去沒有你的地方

貝莉
生命中,永遠有無法放棄的夢想與堅持,還有愛,而那些,是畢生的課題。
著有《真愛是種信仰《我親愛的台北《帶不回家》《既然愛情留不住《單身病《出走:去沒有你的地方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19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