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書設計】《眾妙之門》:設計師L、赫胥黎與網印的一次致幻記

  • 字級



裝幀設計╱L(攝影╱李盈霞)

......................................................................................................
封面 內頁 裝訂 材質 印刷 加工
好設計的理由:主圖的扭曲圖像與鮮明螢光,充分呈現赫胥黎用藥時的幻覺意象,為「致幻記」的最佳詮釋。
......................................................................................................

文/L的桑丘.潘沙

眾妙之門(新版)

眾妙之門(新版)

L是很典型的,酷酷悶悶的男生。

你與L失聯好一陣子。為了這次合作,你們才聯絡上。

「……剛好有本很ㄎㄧㄤ的書,想請你幫忙。不知你時間上方不方便?」
「幹嘛不去找那個✕✕ ✕,還是那個✕✕?我其實很久沒做書。」
「因為除了你,我沒想到誰更適合設計這本書的封面。就是希望視覺風格上,既能表現理性校度,但同時骨子裡又有點瘋瘋、壞壞的……」
L卻爽脆地打斷了我的話。
「還是勸你不要。」
(電話兩頭約五秒的靜默。空氣裡是空白的畫外音。)
「再考慮看看?」
(又是約五秒的靜默。電話另一頭傳來L濃重的呼吸聲。)
「……OK。」

設計概念上,L希望在主視覺與版面配置之間,能表現出與本書相符的,感受性與理性調度之間巨大的張力(也就是:作者赫氏用藥期間,自制力低度的體驗,與撰寫書稿時高度理性思辨,這之間的張力)。(當然,以上不過是我個人猜想。)

聯繫期間,本以為你們可以稍稍討論垮派(the Beat)、Beatles〈A Day In The Life〉、藍儂的〈I Am The Walrus〉,或是Jimi HendrixJim Morrison。但合作時,彼此沒有餘裕多聊。除了一次,你跟他分享了〈Bohemian Rhapsody〉網上的一個重混版本,原本只24音軌的曲子,經過重新混音,一切聲音變得異常鋒利,清晰到沒金飲羽,細膩到針尖墜地。

即便,你與L聽著同樣的曲子,每個人的一己感受卻永遠都是私密且極難客觀化、極難共享的。

神話學家喬瑟夫‧坎伯(Joseph Campbell)說:「……大腦是一個禁錮者。它會收束我們的知識,然一旦我們的大腦被迷幻藥一類東西炸得粉碎,那些禁錮便消失了。我們固然都得生活於此時此地,侷限於我們的特殊觀點,然我們若想成為類似湯瑪斯‧曼、喬伊斯、保羅‧克利與畢卡索那樣的藝術家,就須進入其他觀點,進入總體的全局幅度。這是一個極深刻的挑戰。

魯賓之盃(圖/wiki)魯賓之盃(圖/wiki)

主視覺上,L巧妙的布局如魯賓之盃般的「視錯覺」(Optical Illusion)。

社內初初討論提案時,大家一開始都認為自己看到了一個佇立如克林姆畫中女人的背影,披掛一頭黑髮,身穿一襲厚重的長袍。但全書封製作完成後,你又能在同一個圖像區域裡,辨認出一個男人的面龐,一張掙扭如孟克吶喊人的臉。

衣服上則以密布的紋軌,彷彿潛意識雜訊的視覺具像化。

封面布局「視錯覺」效果,主圖衣服上以密布的紋軌,將潛意識雜訊具像化(攝影╱李盈霞)


關於衣物,赫氏透過自己服用致幻藥「麥司卡林」後的體驗(雖他不過是端詳著自己極庸常的兩條褲管),試圖詮釋藝術如何透過衣物來表彰神聖性。書裡他是這麼說的:

……我偶然向下看……腿上那些褲子的縐褶──透露無止境繁複的意義,形成一道迷宮!灰色法蘭絨的質地──何其豐潤,深具沉著的、神祕的奢侈特質!而這一切再度顯現了,就在波提切利的畫作中。文明的人類穿著衣物,因此但凡繪畫,但凡神話或歷史性的故事,都要呈現有縐褶的織品。

服裝的抽象表現在石材或銅材裡,讓修辭學永恆的陳腔濫調得以具體化──英勇、神聖、崇高,上述特質正是人類永遠渴望,卻幾乎只能徒呼負負的追求對象。

看印期間。你曾謹慎且試探性地問L:「這封面,能丟好設計試試嗎?」
(L沉默了三秒。徐徐吐了口菸。)
「還是勸你不要。你會比較累,我不寫『那個』的。」
(你與L只默默交換彼此的二手菸空氣。此事暫且按下不表。)

書腰像斜背披肩,印單色黑與特銀。

扉頁L挑了微妙紙64g(白),為了讓閱讀這本書的進場與退場,都是朦朧、曖昧的,像兩次意識的過場。

書衣與書腰,L選用細砂紙90g(特白),紙材的觸感極細緻,色澤與紙質則似白色蛋殼的表面,帶著輕淺淺的表面紋路。(雞隻體內含鈣量若有異常,便會導致蛋殼平整度的不均勻甚至粗糙。)

裝幀設計╱王志弘(攝影╱李盈霞)

書腰像斜背披肩,印上單色黑與特銀(攝影╱李盈霞)

扉頁選用微妙紙,微透得質地讓閱讀這本書有朦朧、曖昧的進場與退場(攝影╱李盈霞)

書衣與書腰同樣選用細砂紙,紙材色澤與紙質近似白色蛋殼表面(攝影╱李盈霞)


書衣以網印K版與純螢光黃墨上色。(網印廠師傅鎮日面露難色,因為L始終認為廠方調出來的螢光黃墨料不夠亮。立場強硬,期間師傅重新調整了墨色數次。)

「真的還不夠亮。是要亮到刺目才可以。要一進到書店,眼睛馬上就被它扎到,那種亮。」L說。

為了讓正面的墨色更顯鋥亮,書衣的內面網印兩層白墨。像在餅乾上鋪了一層極薄極淡的糖霜。更像裝潢整理過的套房牆面,粉刷了均勻的水性白漆。(高中有位老師曾談起,自己為亡父守靈時,百般不捨與親愛,便將手掌輕輕貼上了父親的遺體,死掉的肉軀沒有任何動靜,皮膚摸上去冰涼涼的,且帶著粗礪的手感。老師說:「我父親摸起來就像粉刷過白漆的牆。」)

本書作者赫胥黎死前,要求妻子以100微克的LSD、分兩次注射入其體內。LSD既無止痛療效,也不會帶來意識安定感……是否,赫胥黎希望在生死交關的瞬間,進入無意識,以便與那不可言說的真實之域接軌?

書衣以網印K版與純螢光黃墨上色,期間多次調整墨色,只為達到一眼扎人的亮度(攝影╱李盈霞)

書衣(照片後方)內面網印兩層白墨使正面的墨色更顯鋥亮。透光度便與使用相同紙張的書腰不同(攝影╱李盈霞)

赫胥黎死前,要求妻子以100微克的LSD、分兩次注射入其體內之手稿(提供╱新雨出版)


「等書完成了,我們一起去吃壽喜燒好嗎?」
(L又沉默了。)
「再看看吧。」

惟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神龍始終見首不見尾。
書付梓後不過一週,L又失聯了。只剩這本書,夜裡在你家書房,一盞捕蚊燈藍色的燈下,不停發亮。

/////
*註:設計者個人風格鮮明的作品本身,有時幾乎就可以視作其本人的簽署。礙於L曾表示不願具名,加之L目前仍處於失聯狀態,為尊重其個人意願,本文姑隱其名。
*註:設計是誰?「失聯」,即是「失聯」。
*註:本文同時也是一位編輯寫給一位設計的情書。若誰見了他,請代點一首張雨生的〈還是朋友〉,給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2019年第二季OKAPI書籍好設計選書公布

OKAPI好設計每季發表,以「封面、內頁、裝訂、材質、印刷、加工」六個面向檢視書籍,再以「手繪&插畫、實物轉化、解構字符、抽象表現、媒材整合」五種分類介紹書籍好設計。

151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