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何穎怡聽音樂

【♫|何穎怡聽音樂】搖滾樂圈的Dead Poets Society(一)|風雨中的騎士Morrison要你聆聽蜥蜴腦袋與蝴蝶尖叫

  • 字級



The Doors主唱Jim Morrison


搖滾樂圈靠寫詩得獎的大概只有Patti Smith。這位龐克教母極端推崇門戶合唱團(The Doors)主唱Jim Morrison的寫詩才華,盛讚他是「終極逆天」。

我們熟知這位早逝才子的音樂,你可曾探究過他作品所散發的哲思與詩情?畢竟他算是搖滾樂圈Dead Poets Society最具盛名的會員。

啊,你聽聽蝴蝶尖叫!

我一直很喜歡The Doors,最愛是那種迷幻又迷幻的電子琴,次愛Jim Morrison的詩,再次愛是他的歌聲。

這首〈When The Music is Over〉曾被排在某個雙CD精選輯的最後一首,和〈The End〉相對襯,妙極了。它講音樂是人的靈魂,當音樂停止,世界也就結束了。在此,Jim Morrison提到「蝴蝶的尖叫」。這是有典故的。

Before I sink
Into the big sleep
I want to hear
I want to hear
The scream of the butterfly

〈Scream of the Butterfly〉來自1965年一部黑白情色黑色電影《蝴蝶的尖叫》,據說是Jim Morrison路過洛杉磯看到這部電影的告示牌,就寫到歌詞裡。

一般歌迷是怎麼理解這個詞呢──親聞最美麗的事物痛苦死亡?

Patti Smith極端推崇Jim Morrison的詩情Patti Smith極端推崇Jim Morrison的詩情


詩人女歌手、龐克教母Patti Smith 在這篇命名為〈american prayer (scream of the butterfly)〉詩文裡如此寫:「Jim Morrison是這樣一個藝人,隸屬凡間的不馴尖叫一族,他會謀殺親生兄弟,只為蔑視激怒父親。他是擁抱造物主的藝術家,至純之吻,死亡輕撫。這是終極逆倫。

換言之,Jim Morrison是Patti Smith眼中的「尖叫的蝴蝶」,至美之物,他以反叛之姿來擁抱他的造物主,不惜殺兄(《聖經》該隱的故事,應擴大視為人類的互相殘殺),只為激怒父親(造物主),問祂為什麼要聆聽「蝴蝶尖叫」?

Jim Morrison的逆倫就是全人類的逆天。來,聆聽蝴蝶尖叫。



我是孤獨的行動者,隨暴風雨而降的騎士

如果我們要將Jim Morrison分類,他應當屬於存在主義者。最能表現他對存在主義的擁護是這首〈Riders on the Storm〉。我們來看這首謎一樣的歌曲究竟在講什麼。

【第一段】
我們是隨暴風雨而降的騎士(Riders on the storm)
隨暴風雨而降的騎士(Riders on the storm)
進入這座我們誕生的屋子(Into this house we're born)
進入這個我們被拋棄的世間(Into this world we're thrown)
像一隻沒有骨頭的狗(Like a dog without a bone)
孤獨的行動者(An actor out alone)
隨暴風雨而降的騎士(Riders on the storm)

注釋:
1. Jim Morrison常自稱是Rider on the Storm。
2. Into this world we're thrown,存在主義者主張造物主不存,我們的「存在」是兀自被丟棄世間,沒有先於存在的本質。
3. Like a dog without a bone,有人解釋為「沒骨頭可啃的狗,處於恆久飢餓狀態」。我的理解是「人丟骨頭給狗,狗便循骨頭而去。狗沒有自己的目標。沒有骨頭的狗就是後面缺少一隻操縱的手,你得建立自己的目標」。
4. Actor out alone,多數人把actor解釋為「演員」。此處應為存在主義裡的「行動者」(actor)。人可以建立自己的主體性,依自己的主體性行動,你是行動者。此處是指「否定造物主之後,你必須獨自行動」。

【第二段】
公路上有個殺手(There's a killer on the road)
腦袋如蟾蜍蠕動(His brain is squirmin' like a toad)
你們好好休息一下吧(Take a long holiday)
釋放自己的童心玩耍(Let your children play)
如果你讓他搭上便車(If ya give this man a ride)
甜蜜記憶就會消逝(Sweet memory will die)
是啊,公路上的殺手(Killer on the road, yeah)

注釋:
1. 公路,指人生的道路。
2. 腦袋如蟾蜍蠕動。蟾蜍類動物呼吸時,不時鼓動兩頰,看起來像腦袋在蠕動。
3. 休息與玩耍,從上帝指定的人生走開,釋放自己的原我。
4. 便車客就是公路殺手,就是存在主義殺手。你如果讓他進入你的腦袋。宗教所允諾你的存在目標(美好的天堂)就會消失。

【第三段】
女孩,你必須愛護你的男人(Girl ya gotta love your man)
女孩,你必須愛護你的男人(Girl ya gotta love your man)
握住他的手(Take him by the hand)
讓他明白(Make him understand)
世間究竟為何,完全存乎一己(The world on you depends)
生命永不死亡(Our life will never end)
愛護你的男人(Gotta love your man, yeah)

注釋:
1. 「既然生存了,為什麼還要死亡?」海德格回到問題最原始的地方,詢問什麼是死亡。「共同存有」的特色是關心別人,而且為了別人的利益可以犧牲自己;「死亡是讓位給別人」正可把最高層次的犧牲,與為別人的關心表現出來。因此他主張,在實現個人存在時,在設計未來時,也應當把死亡計畫進去,一個人不應該只接受生命,而拒絕接受死亡。死亡雖意謂時間的結束,但隨之而來的是永恆,人唯有把握死亡,才能把握存在 。

來,聆聽〈Riders on the Storm〉,Jim Morrison生前最後出版的單曲。



認識他,莫里森蜥蜴

這隻蜥蜴學名叫做「Barbaturex morrisoni」,典故來自Jim Morrison。為什麼?




The Lizard King: The Essential Jim Morrison

The Lizard King: The Essential Jim Morrison

因為Jim Morrison的外號為「King Lizard」。這隻去年才由科學界在東南亞發現化石的Barbaturex morrisoni ,生活於距今4000萬年到3600萬年前,體長6呎,重達27公斤,是目前發現最大型的草食性蜥蜴,可稱得上「蜥蜴之王」,因此命名隨Jim Morrison。

門戶合唱團有一首長達17分鐘的詩歌朗誦作品叫做〈The Celebration of the Lizard〉,由七首詩組成,在其中,Jim Morrison說「I am King Lizard,I Can do Whatever I want」。

這當然是隱喻,人類的腦由「人腦、哺乳類腦與爬蟲類腦」組合,爬蟲類腦是我們還在爬蟲階段就發展出來的,掌管食色恐懼與求存。不牽涉感情(那是哺乳類腦部分),不牽涉計算。只管吃、做愛、生存生存生存生存下去。當然不在乎別人,do whatever I want。

這個長達17分鐘的作品可視為逃離禮教、逃脫人之為人,遁入荒蕪,遁入毒品的爬蟲腦世界。畢竟「門戶」(The Doors)合唱團之名來自詩人布萊克(William Blake)的「如果眾妙之門豁然,萬物還得本性,即是無窮無限。」

 

垮世代大師William Burroughs垮世代大師William Burroughs

偉大的垮世代(Beat Generation)作家威廉.布洛斯(William Burroughs)曾把The Celebration of Lizard 的第一首詩〈Lion on the Street〉改編成〈Is Everybody In?〉──每個人都進來了嗎?人生這場儀式即將開始。

這是一個詩人對另一個詩人的最高推崇。歌詞是:

Lions in the street
Lions in the street
And roaming dogs in heat, rabid, foaming
A beast caged in the heart of a city

Is everybody in?
Is everybody in?
The ceremony is about to begin

The body of his mother
Rotting in the summer ground
He fled the town
He went down south and crossed the border
Left the chaos and disorder
Back there over his shoulder

Is everybody in?
Is everybody in?
The ceremony is about to begin
One morning he awoke in a green hotel
With a strange creature groaning beside him
Sweat oozed from its shiny skin

Is everybody in?
The ceremony is about to begin

Oh how to thank history
Jim morrison
Jim morrison
Who drown in a bathtub in paris
Seems like a god damn odd thing to happen to me

Lions in the street
Lions in the street
And roaming dogs in heat, rabid, foaming
A beast caged in the heart of a city

Is everybody in?
Is everybody in?
The ceremony is about to begin
Jim morrison
A magnificient influence and grand fellow
Grand fellow
Jim morrison
A magnificient influence and grand fellow
Grand fellow

Is everybody in?
Is everybody in?
Is everybody in?
Is everybody in?

 


何穎怡
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畢,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比較婦女學研究,現任商周出版選書顧問,譯有時間裡的癡人》《在路上》《裸體午餐》《搖滾神話學:性、神祇、搖滾樂》《嘻哈美國等書。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 http://www.books.com.tw/G/ADbanner/2017/04/farther300.jpg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