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動漫編輯私推薦

夏堇《樂音狂想Online》番外篇:神秘的新婚之夜【博客來×POPO番外篇大募集】

  • 字級

樂音狂想Online

樂音狂想Online

【故事簡介】

本故事來自夏堇作品《樂音狂想Online》,
女主角晨曦與公會眾人閒聊,問起新婚之夜,發生各種有趣的小故事。

 



  叮咚——

  蔚希聽到手機提示聲,微微睜開眼睛,翻了身從床上坐起,拿起擺在床頭櫃的手機查看。

  手機螢幕上顯示短短一句訊息:

  「早安,妳準備好上線了嗎?」

  訊息屬名人為「冷色系」,蔚希可以想見對方的語調。

  蔚希滑動螢幕,迅速回敲:「早安,你今天比較早呢。」

  「工作提早結束了,剛好現在沒事,這幾天沒碰《樂音狂想》,手指速度變得很遲緩,想說來訓練舞步,於是就上線了。」

  蔚希靜靜的看著螢幕,輕勾起嘴角,臉上幾乎不可見洋溢著溫柔的淺笑。

  她說:「我剛好也要上線,我們一起練情侶舞步。」

  「好,我在D區開了舞房,等妳。」

  「不見不散。」

  #

  蔚希簡單梳洗後,打開電腦,輸入帳號密碼,登入遊戲《樂音狂想》。

  她前陣子因為考試沒碰遊戲,手癢得不得了,今日上線絕對要練練手感。

  遊戲華麗畫面和音效結束後,螢幕上出現一位金色捲髮、藍色眼睛,穿著一身華麗服飾的時尚少女——這就是她的遊戲人物「晨曦」。

  蔚希給自己的遊戲名字叫做「晨曦」,取自現實名字諧音「晨曦」,方便好記,她大學期間斷斷續續的玩這遊戲好多年了,將虛擬人物裝飾得十分好看。

  《樂音狂想》為經典的手指跳舞遊戲,比起一般打怪升等模式,這網遊更注重交友人際關係,尤其以男女互動為主,像蔚希所加入的公會「潘朵拉的盒子」,裡頭就只有兩個女生。

  遊戲內呈現男多女少情形,女生基本上算是在稀有物,眾男便把所有精力花費在調戲女生上面。

  剛上線,蔚希點擊打開界面板,正巧看到公會頻道內有人聊天。

  蔚希無意間看到色狼們正調戲良家婦女。

  「檸檬妹妹,要不要跟哥哥喝杯咖啡(淫蕩笑)?」

  「咦……這、這個……」

  「檸檬妹妹,妳害羞的模樣也可很愛呢,跟哥哥喝杯咖啡,可以順便洗滌心靈啊!」

  「這……」

  「檸檬妹妹,別看我這樣,遙想當年,我有很多女孩子倒追的!

  蔚希見狀,立刻不爽地揚起眉毛,被搭訕的人是她的結拜妹妹檸檬,這位妹妹生性害羞,不會拒絕別人,被一群色狼圍在中間之間如綿羊一樣瑟瑟發抖,蔚希怎麼可以輕易放任色狼搭訕妹妹呢,於是她迅速地敲擊鍵盤發話。

  晨曦:「早安!哇,怎麼回事呢,一大早的,我看到好多牛在天上飛!」

  因為晨曦出現,公會頻道內短暫的停住幾秒。

  舞動人性:「喔喔喔!晨曦美人,妳上線了。」

  五顏六射:「早安!」

  一天七次:「咦……不過,晨曦,好多牛在天上飛,那是什麼意思?」

  冷色系:「因為……你們正用力的吹牛。」

  一直沒有說話的冷色系忽然從旁插話,在對話框內短短幾行字,一下子吸引眾人的注目。

  舞動人性:「哇靠,阿冷!你突然出現了!」

  五顏六射:「阿冷,晨曦美人,你們突然插話想嚇死人啊!」

  冷色系淡淡的說:「你們光明正大地在公會頻道聊天,我看的見。」

  蔚希盯著視窗螢幕,輕笑著:「我加入的公會〈潘朵拉的盒子〉,果然很奇怪呢。」

  

  「潘朵拉的盒子」是個很有意思的公會,如其名,裡頭待的角色都是一群怪人。

  公會清單顯示上線人名:舞動人性、五顏六射、一天七次、才華洋溢、濕情畫液。

  從名字來看,可以得知「潘朵拉的盒子」成員帶有某方面著強烈的慾望,完全透露出他們玩這個遊戲的目的「把妹」。

  蔚希在第一天認識這群色狼就深深了解,基本上這公會跟狼窟沒兩樣,他們有如飢餓的色狼,隨時隨地都想著怎麼和女生拿電話。

  對付色狼不能大意啊!

  晨曦:「檸檬,待會跟我一起跳舞吧,別跟這群色北北接觸。」

  「呃,好。」妹妹檸檬說道。

  蔚希的性格是屬於女強人類型,要是遇到不熟的男生搭訕,絕對會慎重的給予拒絕,因此她加入「狼窟」公會之後,不給眾色狼任何調戲的機會,立刻保護住妹妹,狠狠的給了眾色狼下馬威,在高速勁舞中打贏所有人,用實力讓這群色狼知道她不是好惹的。

  至此之後,這群色狼對蔚希的稱呼尊稱成「晨曦美人」,在蔚希眼皮底下,他們搭訕次數銳減,幾乎成了可憐的和尚。

  舞動人性:「嗚嗚嗚,我覺得自己快變成和尚,改行吃素了!」

  一天七次:「公會難得有女生卻沒辦法搭訕,過著禁慾生活好痛苦啊。」

  才華洋溢轉而向好友冷色系抗議著:「阿冷,我們不是這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嗎?你應該站在朋友這一邊,而不是嫂子那方。」

  五顏六射:「對呀,阿冷,見色忘友是不道德的事情,怎麼可以揭朋友傷疤呢!」

  冷色系則回答:「傷疤就是用來揭的。」

  「嗚嗚!阿冷好很!」

  「天,你們完全欺負不得!」

  蔚希在旁看了忍不住哈哈大笑,冷色系這人講話比她還要狠嘛。

  蔚希絕不是賢淑良女,而冷色系講話很嗆,行事狠辣是他們倆的作風,《樂音狂想》的最招惹不得夫妻檔非他們兩人莫屬。

  說起來,蔚希和冷色系純粹為了技能而結婚,其實並不是從情侶關系開始,不過,隨著相處時間久了,冷色系有意無意的站在蔚希那方,表現出一些護短舉動,隱隱約約增進兩人不少情愫。

  公會成員當然看得出兩人關係曖昧,每次都會調況調況這對小夫妻。

  基本上,有這一夥人存在,〈潘朵拉的盒子〉永遠處於歡樂狀態,蔚希偶爾會虐虐色狼,冷色系在旁補個兩句,色狼們每天哀嚎叫得慘兮兮,大夥互相開玩笑鬧著玩,公會頻道永遠靜不下來,多虧這群人,讓蔚希的遊戲日子過的和樂異常。

  把話題暫時結束掉,冷色系說:「晨曦,我已經開好房間了,D528房。」

  晨曦:「好,我馬上過去。」

  大夥一聽,又有意見了。

  舞動人性:「什麼!你們要去開房間!」

  一天七次:「阿冷,晨曦美人,你們偷偷去『開房間』怎麼不跟大家說!」

  《樂音狂想》的玩家「開啟舞房」的動作,簡稱為「開房間」,詞句很令人害羞,凡玩過跳舞遊戲的人皆對此說法習以為常。

  蔚希一開始對「開房間」稱呼很不好意思,不過自從加入這公會之後,聽久了眾人調況,她已經開始逐漸習慣中。

  蔚希不僅習慣眾人調況了,還會開玩笑地邀約:「大家要一起來『開房間』嗎,人多一點好玩。」

  對此,色狼們難得害羞的表示「晨曦美人好大膽哦」,冷色系則是說:「晨曦,妳入境隨俗,被他們教壞了。」

  所有人一窩瘋的來到D528房,舞池立刻滿人,大夥準備跳舞。

  DJ蒼瞳突然說話:「對了,今天新增一項新功能。」

  〈潘朵拉的盒子〉會長蒼瞳,發話了。

  蒼瞳會長是公會少數的正常性格男性,跟其他色狼不同,蒼瞳先生風度翩翩且擅長與女性溝通,據說交往女性有四位數以上,固成為〈潘朵拉的盒子〉的會長。

  蔚希對蒼瞳的評價是「有點腹黑,不過很可靠」的成熟男性,總的來說,算是平價很高。

  蔚希疑或地問:「蒼瞳會長,怎麼了?」

  蒼瞳:「今天《樂音狂想》改版,新增了一項功能『郵筒』,舞者之間可以互相遞書信,晨曦,妳和冷色系向來是遊戲焦點,你們的郵筒應該被塞爆了吧。」

  「郵筒功能?」蔚希眼睛一亮:「喔?真有趣,我立刻去收信。」

  蔚希移動人物到「我的家」,操縱人物走到「郵筒」收信。

  點擊打開郵筒,頓時,如雪花般的情書,佔滿螢幕視窗。

  公會頻道內,大夥興奮地問著:「晨曦美人,阿冷,怎麼樣怎麼樣?你們收到了什麼信?」

  冷色系:「沒什麼。」

  舞動人性激動地催:「聽起來絕對有什麼啊!阿冷,快講!」

  冷色系:「……沒什麼,有好幾個女生留下房號和時間,隱晦地約我出去會面。」

  「赤裸裸的情書!」

  眾人紛紛震驚,冷色系的跳舞技巧十分高竿,擁有「狂舞者」第一稱號,遊戲粉絲人數眾多,理所當然有一堆女生主動表示欣賞之意,這讓他們羨慕的要命。

  舞動人性:「那晨曦美人呢?」

  蔚希把信件大致看過,無奈的抬頭望天。

  晨曦:「我也是差不多,有好幾個人講明時間和房號,想約我出來,但是他們目的想挑戰我的技術。」

  眾人再次震驚了:「不得了,這是戰帖!」

  「赤裸裸的戰帖。」蔚希補充。

  冷色系收到情書,蔚希收到戰帖,男女收信落差真大。

  「沒差。」蔚希倒是不以為意,她把數以百計的戰帖收起,打算找個時間一一奉陪。

  一天七次:「晨曦美人,沒關係的,妳的跳舞技術如此精湛,不怕挑戰書,來一個打十個!來一百個可以打一千個!」

  才華洋溢:「對呀對呀,這種程度的挑戰者,連舞動人性的邊都摸不到。」

  舞動人性:「喂,歧視我哦?」

  眾人沒講幾句便又開始鬧了起來。

  這邊要說明一下,蔚希專收到戰帖其實是有原因的,她在遊戲裡性子烈,過於強悍,因此有不少遊戲傳出「晨曦是人妖」之類的流言,因此系統開放「郵件」功能有一票人對她下戰帖。

  當然了,長期跟蔚希相處,〈潘朵拉的盒子〉一夥人都知道晨曦是個女生,絕對不可能是人妖。

  尤其,她和冷色系有交換現實中連絡方式。

  

  接下來時間,眾人隨意聊著各種話題,其中一個話題討論到蔚希和冷色系的「婚禮」,色狼們一時色心大發,藉著檸檬妹妹的口打聽了兩人婚禮結束後,那段「洞房花燭夜」神秘時間做了什麼,這個問題問的技術太差,還不小心被蔚希知道了,稍稍惹怒了她。

  《樂音狂想》相當擬真,婚禮後會轉移場景,女方到男方家待二十分鐘,其間外界聯繫全部斷訊,可謂徹底獨處,色狼們相當猥瑣的問起這方面的問題。

  實際上,洞房花燭夜那天,蔚希和冷色系僅是很普通的閒聊著,只是不知怎麼的,後來聊一聊,得出了「你們家就是我的家,以後我們互相挑家具吧」結論,新婚之夜就這樣度過了。

  過程是很清水的,講出口卻容易讓人想歪,蔚希輕描淡寫解釋一遍,不意外的,公會眾人給出了「好像真的新婚夫妻,你們已經開始互挑家具了,進展這麼快」、「阿冷的速度很快哦」、「肉體完事,換心靈層面攻略」等等評價。

  這些話成功的點燃蔚希怒火。

  哼哼,我的新婚夜關他們什麼事,居然問我這麼失禮的問題?

  蔚希危險的揚起眉毛,怒極反笑,敲著鍵盤,發出一串語意不名的對話。

  晨曦:「呵呵,呵呵呵。」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蔚希決定給這群色狼一點小教訓。

  色狼們眼見晨曦突然笑了起來,突然覺得很可怕,不自覺的發抖著。

  發抖的原因無他,晨曦這女生不按常裡出牌,但一出牌就把他們秒殺!

  才華洋溢:「晨曦美人……呃,為什麼我覺得妳笑得好恐怖……」

  舞動人性:「原來真的有人笑容比生氣還要可怕,我見識到了……」

  五顏六射連續Miss中:「我手抖的連按鍵都按不到了,怎麼辦好可怕……」

  單純的檸檬從頭到尾不明所以:「為什麼會可怕?姊姊的笑容一向很燦爛很溫柔哦。」

  那只有對妳不一樣啊!色狼們淚奔ING,他們可是感覺到源源不絕的殺意!

  晨曦果然發話了:「冷色系,我突然想起來,新婚到現在,我們還沒用過情侶技能,不如現在來試試吧?」

  冷色系:「好,我手癢了很久,正有此意。」

  意思就是,要拿他們來開刀!

  晨曦:「蒼瞳,我要跳難度高一點的舞,麻煩把DJ給我!」

  蒼瞳:「好。」

  蒼瞳二話不說立刻背叛自家公會成員,把DJ交給晨曦,下一秒人已經退到後面觀眾席,置身事外輕鬆道:「我在後面看,你們加油吧。」

  見了蒼瞳會長一秒拋棄公會成員,交出DJ給晨曦,逃的如此火速,公會眾人傻眼後隨即不滿了。

  才華洋溢:「喵的,蒼瞳你這個背叛者!」

  五顏六射:「草泥馬,蒼瞳,我們之間的深厚情誼難道比不上小小的苦難嗎?你就這樣拋棄我們!」

  舞動人性:「是呀,就算是絕命深淵、十八層地獄,也要一起跳,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不是我們創公會的主旨嗎?我真失望,蒼瞳,原來我們的友誼這麼薄弱了!」

  蔚希不禁汗顏,真能掰,什麼十八層地獄、絕命深淵,這群色狼似乎把她比喻成吃人不吐骨頭的兇猛野獸,避之不及,她有那麼可怕嗎?

  沒人出面阻止,這些傢伙持續鬧上癮了。

  舞動人性:「蒼瞳,你怎麼可以逃得這麼快,我羨慕我忌妒!我哭給你看!」

  才華洋溢:「嗚嗚嗚,我傷心我絕望,我要退公會!」

  五顏六射:「不公平,蒼瞳,給我下來,給一個解釋!」

  對於眾人一面倒的斥責,蒼瞳相當淡定:「我佩服『同甘共苦』原則,不過,追根究柢,你們難道不想來安全區?」

  色狼們紛紛沉默了。

  這一秒,他們認清了事實,對呀,與其在這邊嚷嚷著蒼瞳下來負責,還不如想辦法讓自己站上去,安全區是躲避風雨的好地方啊!

  才華洋溢立刻拋棄了原則,也拋棄了夥伴,搶著說:「我也要到後面去!加我一個!」

  五顏六射也說出真心話:「我也是我也是!」

  舞動人性:「喂喂,別搶,後面的位置是我的!誰搶我就翻臉!」

  才一眨眼的功夫,大夥已經全部倒戈,為了躲避即將襲來的風暴,搶觀眾席位置搶到六親不認。

  晨曦:「呵,你們一個都別想離開,準備開始跳舞吧。」

  可惜來不及了,《樂音狂想》的DJ有著操控全場的權力,晨曦接過DJ瞬間封鎖色狼們行動,把他們全困在舞池中,再瞬間變臉,溫柔安撫,把滿臉問號的檸檬哄到觀眾席坐著。

  蔚希感嘆道同盟:「蒼瞳,識時務為俊傑,你真是新世代好男人。」

  蒼瞳:「謝謝誇獎。」

  眾色狼哀嚎:「嗚嗚嗚,晨曦美人,妳腳下也有一票新好男人啊!不論是做飯打掃洗衣擦地,我們什麼都要會做。」

  「狗腿沒用的。」蔚希說:「你們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的。」

  才華洋溢發抖著:「阿冷,晨曦美人,不帶這樣的,你們竟然成為流氓情侶!」

  晨曦:「為什麼不行?我們就是,不能有流氓情侶嗎?」

  蔚希敲出這句話,自己也覺得有點無恥了。

  冷色系卻比她更無恥:「流氓情侶?我們結婚了,應該是流氓夫妻。」

  眾默:「……」

  結果這場廝殺,只有蒼瞳和檸檬逃過一劫,〈潘朵拉的盒子〉公會眾人全部被迫下海,好不願意。

  在眾人一片哀號聲中,晨曦開啟最高速舞曲。

  舞曲前奏緩緩開始,冷色系拿出黑色吉他,而晨曦拿出電子琴,蓄勢待發。

  色狼們眼見事情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轉變態度委屈求全,從頭到尾就在唉唉叫。

  才華洋溢:「你們……太過分了,夫唱婦隨!兩個打一個!」

  晨曦:「你說錯了,是婦唱夫隨。」

  蔚希承認了她才是先動手的那方,所以是婦唱夫隨,冷色系反而沒她暴力。

  冷色系:「而且是兩個打一群。」

  冷色系隨即補上一刀,強調是以少打多,讓他們哀號聲加劇。

  色狼們內心慘淡,以寡打多本來是件很英勇的事情,但是身為被毆的那方,色狼們可一點高興不起來,多人PK不道德!不道德!

  五顏六射不放棄,在逆境中求生存:「我要求人權!公會不公平制度太嚴重了!」

  舞動人性甚至輸入特殊動作指令,對冷色系做出抱大腿的動作:「阿冷原諒我吧!我要人權!」

  冷色系:「……滾!」

  蔚希對這種沒節操的行為,狠狠鄙視一番:「色狼沒有人權!」

  他們連續跳了十多場舞,狠狠虐了色狼們一回。

  雖然聽起來很殘暴,其實也沒什麼,遊戲裡再怎麼慘,頂多就是虛擬的東西,大夥就只是玩玩,互開玩笑罷了。

  蔚希甚至覺得,這些傢伙根本樂在其中,享受被虐的快感,仔細觀察就會發現,色狼們花在打字的時間比跳舞還要多,到了凌虐後期,色狼們熱衷哀號成癮,還研究起怎麼尖叫聽起來比較慘烈,當場辦起尖叫研討會,互相交換心得。

  這樣還不夠,一群人不滿足只在房間裡慘叫,想把這一門技巧分享給全世界,轉移陣地去世界頻道鬼哭神號,叫的淒厲無比,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發生慘案了。

  只能說,他們可能有喜歡被虐的體質。

  蔚希私訊給冷色系:「我們該不會無意間激發了他們不為人知的潛力,把他們往奇怪的方向推進吧?」

  冷色系對此默默感嘆:「其實,他們一向這麼奇怪。」

  晨曦無言以對:「呃……」

  色狼們越用力虐待他們越開心,長期面對一群被虐狂,蔚希久了有點無趣,心生離開的念頭。

  晨曦:「我累了不想跳,冷色系,我們一起待會去商城挑選家具,裝潢房子吧。」

  冷色系:「好。」

  舞動人性有意見了:「咦,怎麼結束了,我才剛上癮呢,還想要更多!」

  才華洋溢:「突然沒被虐,我心神不定,渾身不對勁,再來再來!」

  五顏六射:「安可安可!」

  這群色狼越來越M,居然還嫌虐的不夠久?他們究竟被調教成什麼樣子了!

  蔚希意識到自己在「調教」他們,忽然一陣寒顫,抖了抖身子。

  不料,沒等蔚希回答,色狼們竟然又火速地自我調適了。

  才華洋溢:「好吧,我們會忍耐,你們儘管去吧。」

  舞動人性:「嫂子慢走!阿冷慢走!」

  五顏六射:「慢走!」

  蔚希還覺得奇怪,色狼們怎麼突然放人,後來一想,她得出了結論,畢竟「想要卻得不到」、「欲擒故縱」,也是一種被虐的方式,色狼們自我調適過來,可謂M中之M,被虐狂的最高境界,想到這裡,蔚希不禁又默默將目光放遠了。

  這世界好變態啊!她決定要劃清彼此界線,徹底無視之。蔚希趕緊走人,不忘拉了冷色系一把:「走吧,冷色系!」

  冷色系:「好。」

  晨曦離開房間,冷色系離開房間。

  

  == The End ==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