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動漫編輯私推薦

拆野拆替《第九號愛麗絲》番外篇:與那本書相遇的獵手日常【博客來XPOPO番外篇大募集】

  • 字級

第九號愛麗絲 1

第九號愛麗絲 1

【故事簡介】

英格利聯邦的獵手們即使在忙碌的狩獵生活中,也不忘偶爾偷個閒看場電影,只可惜九號萬萬沒料到,他那隻猴子搭檔喜歡的電影,口味這麼這「特殊」!

才剛踏出電影院,搭檔倆就被捲入噩夢之中。這次的噩夢不同於以往,除了偵查不到蛀書蟲的殺氣,還接連遇見來自《魔王與終焉雪》中的人物?

帥到驚天地泣鬼神的前魔王(和他老婆)、當今最偉大的獨眼君王(和他老婆)、與魔王城的碎石塊(和她老婆),將帶給獵手們不一樣的噩夢體驗!

 


 

「嘶、嘶……嗚嗚嗚……」系氏穿著紅與黑交織的帽匠獵手服,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抽抽噎噎哭個不停,雙手忙碌地一會擦鼻涕、一會抹眼淚。

 帶著鳥嘴面具的九號在一旁雙手環胸,時不時遞上一張面紙。

 「嗚、嗚……哼嘶--」系氏用力擤乾鼻涕,抬起哭花的臉,拉拉九號的衣服,以壓抑不住抽泣的聲音質問:「嘶、嘶……你都不覺得這部電影很感人嗎?」

 九號搖頭,再遞出一張面紙。

 「柯基犬小赤尾千里迢迢通過各種危險與考驗,靠味道追到海王星上找回自己的主人。遇上隕石雨的那段小赤尾使用大絕招『雷電閃光炫風』,代價卻是頭頂上的毛會全數脫落,脫毛的瞬間……那種壯烈的氛圍……你都沒感覺到嗎!」

 系氏吸著鼻子,九號無言地遞出最後一張衛生紙,整包面紙剛好用完。

 他極盡所能地克制自己不吐槽一隻狗是如何不靠太空裝備在宇宙裡生存,並且擁有絕招和瞬間脫毛的副作用。

 「哼嘶──為了回到主人身邊,小赤尾必須拋棄牠在旅途中結識的愛侶小肉肉,分別時的淒美悲戀糾結讓全場的人都哭了啊!最後小赤尾終於回到主人身邊,卻發現主人原來是個愛貓成痴的貓奴,甚至把寵物貓的名字當作筆名,寫出海王星上最暢銷的懸疑鉅作,這是何等嚴重的背叛……嗚嗚、可憐的小赤尾……」

 九號實在困惑系氏是哪隻眼睛看見那間播放廳裡有其他正常人類在哭?而且在海王星上出了書到底可以賣給誰?光是海王星上能不能住人就夠吐槽的了。

 『糟糕,不小心就……』九號在面具下蹙起眉,趕緊消除滿腦子的吐槽。

 街頭的廣告大螢幕響起感人的音樂,標榜「真人真事改編,愛情與親情完美結合,人類與貓跨物種的史詩級催淚鉅作!看完包準喵喵喵~(凡購票即贈一包可愛貓貓紀念面紙♥)」的宣傳文案上,一個字都沒提到身為主角的柯基犬以及近未來科幻的超能設定,完全把主角和電影實際內容當成垃圾渣一樣塞到外太空去。

 「真是一部好電影,嗚、嗚……」說著,系氏的鼻水又流出來,他伸手向九號討面紙,九號直接塞了面紙塑膠袋過去。

 見沒有衛生紙,系氏就拉起九號的外套下擺打算用來擤鼻涕。

 「給我住手。」九號立刻沉聲制止。

 說起來,為什麼無緣無故會跑去看一部弔詭到令人震驚的電影,得從今天無故被連搶兩次任務說起。

 被毛蟲分派任務之後,兩人趕到指定地點,卻一再被鄰近的獵手搶走工作,系氏暴跳如雷,卻無意間在回程路上看見電子看板上的電影宣傳片,當場就吵著拉九號進電影院。

 系氏對電影的喜好特殊到九號都不敢領教,這種莫名其妙的電影竟然會勾起系氏的興趣,甚至還哭到停不下來。

 系氏難道不會想吐槽嗎?不覺得每分每秒都不合理到太陽系爆炸的地步了嗎?

 九號本來嚴詞拒絕,沒想到系氏祭出「你現在不跟我進去看,接下來一個禮拜的晚餐就沒你的份!」九號當然篤定地一口回絕,但話說到嘴邊卻自動消音。

 早餐午餐也都還有,只不過是七天份的晚餐,九號的本能卻為了系氏一週的晚餐而投降。他的舌頭跟胃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完全屈服於系氏的廚藝之下。

 『當初那個唬爛的北斗七星級的廚藝原來不是說假的……』

 於是九號就這麼被拉進電影院,在翹班的情況下跟系氏看了一部嘲笑人類智商的科幻片。

 看完電影後系氏早就忘光被搶任務的怒火,只顧著沉浸在白目電影帶給他的悲傷情緒中。

 忽然間,他們腳下竄過一道波紋,蕩漾的層層漣漪將整個市區攏入朽蝕的範圍內,當然連同身後的電影院也包含在內。

 這是九號第一次不想執行任務──就讓那部電影跟播放它電影院一起毀滅吧。

 「喂,九號!我看見蛀噬源頭了,快點過去!這次絕不許別人來搶我們的任務。」

 毛蟲系統通常會指定離蛀噬區最近,且能力等級足以應付的獵手搭檔進入噩夢,這次他們是距離蛀噬源頭最近,也絕對擁有相應的戰鬥值,因此九號也同意率先進入噩夢。

 兩人走往光源處,強烈的光芒從書店的櫥窗溢出,彷彿正招呼獵手靠近。

 系氏紅腫的雙眼還沒消,情緒也仍沉浸在悲傷中就準備要踏入戰場,九號基於安全性與任務成敗率的考量,不免問道:「你行嗎?」

 系氏當場丟開用過的衛生紙團笑道:「怎麼,你會怕啊?乖喔,有我罩你,放心跟我來就對啦。」說完還不要命地伸手揉搓九號的腦袋。

 『這面具怪胎的頭髮觸感真好,他到底用什麼牌子的洗髮精啊?』正當系氏毫無緊張感地在心中疑問時,手冷不防被人一扯,他什麼都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九號以過肩摔的方式扔進噩夢中。

 九號冷冷嘖了聲,發誓下次絕對不再讓系氏去看那種會讓他智商變得更低的奇怪電影,就算一個月沒晚餐吃也得忍。

 ***

 慣例的虛浮感消退之後,兩人降落在一個中世紀風格的大廣場前。

 他們身後有座宏偉的白色宮殿,和英格利聯邦的皇宮不同,在蔚藍的晴空下,巨大的城堡有著磅礡沖天的氣勢,一看就令人肅然起敬,系氏敢肯定當代掌權的國王就住在裡頭。

 廣場上相當熱鬧,許多孩子追逐嬉戲,賣藝者在廣場各霸一方爭相表演,好奪得喝采與滿罐子的銅幣。

 在廣場對面有個人聲鼎沸的市集,叫賣的攤販、以牲畜駝著商品販售的行商者和逛街採買的人們布滿街道,看起來熱鬧極了。

 系氏吹了聲口哨,不得不說他滿喜歡這樣的氛圍,而且這噩夢與以往不同,竟然感覺不到蛀書蟲潛藏的陰鷙殺意。

 「這裡還真不錯~」

 「認真點。」

 「是、是。」

 系氏取出餅乾造型的藥水點心塞進嘴裡,九號則在系氏進入備戰狀態後才啟動兔耳能力,打算一舉引出蛀書蟲。

 正當九號要注射藥水時,突然有道聲音從後叫住系氏:

 「日安,以前從沒看過你們,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系氏回過頭,是一名騎在馬上的金髮青年。他雖然面容精悍,但表情卻相當溫和,碧綠的獨眼充滿內斂的自信,看起來是個相當有威望的人。

 馬旁還站著一名高傲的紫髮男性,他毫不避諱地睨著系氏和九號,久久沒轉開視線,盯得系氏渾身不舒服。

 見兩人一時都沒回答,青年沒生氣,而是跳下馬笑著道歉,邊朝系氏伸出手:「失禮了,我還沒先自我介紹就急著追問你們。我叫做尾羽‧波隆,這邊這位是與我同行的紫苑。」

 「哦、我叫系氏,後面那個面具怪胎是我的搭檔,叫做九號。」在噩夢裡遇見這麼有禮貌的問安情景倒是挺新鮮的,系氏覺得有趣,於是也報上姓名,並伸手回握男子。

 「你們果然是從外地來的吧?」尾羽友善地笑了笑邊問,他身後的紫髮男子則以極度鄙視的眼神睨著兩人。

 『要不是我已經習慣九號的態度,不然還真想轟了他後面那個紫毛的傢伙。』

 系氏強忍著抽搐的青筋點頭,尾羽發覺紫苑的態度惹惱對方,趕忙打圓場:「那我們就不打擾了,歡迎你們來到雪白之國,希望你們享受美好的一日。」說完,尾羽便上馬並催促紫苑離開。

 兩人走遠,紫苑立刻抱怨:「真是沒見識的傢伙們,長相就算了,居然連統治席普司托勒大陸上所有國家的君王的名字都不知道,難不成是從地底鑽出來的?」

 尾羽不禁苦笑。「別這樣,我倒覺得很新鮮呢,很久沒有敢把我當成普通人對待的人了。」

 「那是因為那兩個也不是普通人啊。」

 「是嗎?」尾羽偏過頭問。

 「你這個遲鈍王果然沒感覺到,雖然那兩個人的種族都是人類,但卻都有危險的氣息,特別是帶面具的那一個,他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但像我們這種有魔力的人馬上就把他的底細看得一清二楚。」

 「紫苑你看見什麼?」

 「看見他腳下踩著『地獄』啊。」

 數不清的闇影如惡獸般在面具男子腳下翻騰、鼓譟著,那張牙舞爪的凌厲氣勢就連紫苑都不願與之為敵。

 若不是這樣,他早就跑暴打那個囂張的紅毛小鬼頭一頓,但就是擔心他的同伴會有所反擊才沒動手惹事。

 「話說紫苑,下次別再隨便亂看別的男人了,好嗎?」尾羽突然斂起笑容,認真地央求道。

 「白癡什麼啊你,我又不是那種意思!」

 「我當然知道。雖然知道,但還是會很在意紫苑把我以外的男人看得那麼仔細……」

 「就說了不是那種意思!你這臭小鬼怎麼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紫苑瞇起眼,不高興地低聲道。

 尾羽也以越來越嚴肅的表情盯著紫苑,紫苑對那張失去笑容的臉沒輒,最終還是妥協了他的王。

 「知道啦,我答應就是了。」

 聽見紫苑答應,尾羽這才重新漾起笑容,忍不住補了句:「可以追加讓我在這裡吻你一下嗎?」

 一個拳頭當場毆過去,將尾羽從馬背上打落。

 「……沒長進就算了,最好別給我學壞,否則看我把你閹了。」說完,就拋下當今最偉大的君王,跨上他的馬揚長而去。

 這個噩夢的氛圍與過去不太一樣,和緩得一點危險性都沒有,但還是得盡快找出蛀書蟲結束噩夢。

 九號啟動兔耳的能力,系氏在旁拉動手槍滑套,準備應對噩夢的覺醒。

 然而卻什麼事都沒發生,嬉戲的孩童、市集裡的人潮,直至蔚藍的晴空,全都沒有起任何變化。

 「怎麼回事?九號,你的兔耳是不是故障啦?」系氏疑惑地擰擰九號那對又白又長的柔軟兔耳邊問。

 「別碰。」面具下傳來極度不悅的低沉警告,系氏怕真的惹火九號,趕緊多摸兩把後收回手。

 不過就連九號也覺得奇怪,照理說沒有蛀書蟲能夠抵抗白兔誘餌的能力才對,現在卻出現了特例。

 系氏看九號也沒有頭緒,於是指著市集裡的人潮問道:「那不然進去人多的地方看看?」

 九號點點頭,既然蛀書蟲沒反應,也只能四處走走了。

 「欸、欸、欸,九號你看,這裡居然有賣面具的攤販耶。」一進市集就興致勃勃的系氏跑在前方直指著某個攤販,一時興奮沒看路,馬上迎面撞上一名男子。

 「嘎哇!」系氏發出詭異的怪叫,被撞上的男子沒生氣,而是「噗嗤」恥笑了聲。

 撞到人是系氏有錯在先,但他可沒允許這聲訕笑。系氏抬頭往上一瞪,卻當場被男子半隱在深色斗篷下的面容給震懾住。

 那是一張從五官到輪廓全都完美得無從挑剔的精悍俊容,甚至完美到有種『非人』的邪魅感。紅紫雙色的異色瞳挑眉瞅著他,系氏也愣愣地完全移不開視線。

 「九……九號!」系氏好不容易從那張勾魂攝魄的俊容回過神,驚慌地轉身朝九號喊:「這裡居然有個比你還帥的傢伙耶。」

 黑髮男子又笑了笑,他將眼神投給後方的九號,邊問道:「你養的猴子嗎?他會說的人話真多,還滿有趣的。」

 「我靠,你說誰是猴子啊!」

 「呼……呼……」

 「你這傢伙也是,好歹也幫我反駁一下吧。」

 系氏夾在兩人之間來回吐槽,但雙方都沒把他放在眼裡,鳥都不鳥他一下。

 男子目光直接越過吵鬧的系氏,興致盎然地上下打量九號,不是對九號臉上的奇怪面具有反應,而是針對九號整個人。

 「真特別~麗王,快出來看。」男子朝空中招呼了聲,就忽然憑空出現一名白金色長髮的俏麗少女。

 少女一身深紅的套裝,一出場就激動地對男子控訴:「不要老是為了聊天就把我召喚出來啦!」

 「但是要找麗王就得找妳啊。」

 「可惡,你們把我偉大的『血紅的愛琳娜女神』的名號當成什麼啦?這種瞧不起人的待遇簡直像是把我當作……」

 「當作過季出清的二手傢俱,還附一個花瓶。」

 「不要說出來啦,蠢蛋惡魔!嗚嗚嗚……」

 「居然不否認啊妳?」

 少女與男子一搭一唱鬥起嘴來,這時另一個聲音卻從少女頭頂傳來。

 「特雷特,不准欺負蕾塔,不然回去之後我絕對要你好看。」

 一個拳頭大小、娃娃般的小人站在少女頭頂上,小娃娃有著一頭紫藤上的長髮和圓滾滾的水藍色眼睛。

 「魔王城的碎石塊,妳終於出來啦。」

 「別叫我碎石塊,這是行動版!行動版!」

 「好啦,別管這些。妳快看,這邊有個會走路的食人花。」特雷特直指著九號說道。

 九號一方面暗自詫異書裡的人物竟能看穿他腳下的斷頭臺,另一方面也對男子對稱呼斷頭臺的方式感到無言。

 「哇、這傢伙好特別啊,話說今天運氣真好,一直發現稀有寶物。」

 被稱作麗王的迷你娃娃說著,邊掏出好幾顆乾果種子和一個藍色的發光體。

 系氏一看,當場瞪大眼睛指著迷你麗王喊:「蛀書蟲居然在這!?」

 身為噩夢之源的蛀書蟲竟被人當作寶貝一樣收藏而沒能興風作浪,難怪使用兔耳也引不出來,原來是被抓住了。

 「快把那東西交出來。」

 「為什麼要聽你的啊,臭猴子。」

 「妳這顆饅頭臉說誰是猴子?」

 「你、你說我饅頭臉!!?」

 兩個人以幼稚的對話吵了起來,系氏其實只想趕緊抓到蛀書蟲,見機往前一撲,卻被蕾塔嚇得往後閃避,頭上的迷你麗王沒抓穩,懷裡捧的寶貝一下子全撒了出去。

 她及時抓到蟲子,卻沒來得及抓回種子,而那被拋出去的種子還陰錯陽差地掉進系氏嘴裡。

 「呃!」系氏嗆了一口,來不及吐掉就被他吞下去。

 系氏掐著脖子痛苦地半跪在地,九號立刻蹲下去查看。

 看見系氏的症狀,特雷特好奇地問迷你麗王:「他吃下去的是什麼?」

 「狼族的奇利果種子,那是我跟一個陰險的地精好不容易才交涉到的。」

 「妳是說風乾一百年之後會變成夢幻零嘴的那個果實的種子嗎?」

 「就是那個!人家超想吃的說,所以想買回家種。」迷你麗王忿忿不平地喊。

 「那東西人類吃下去會怎麼樣嗎?」

 九號跟著抬頭,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他急需知道的。系氏的模樣不太對勁,渾身顫抖,簡直像是有什麼快要從他體內爆發。

 「狼族和魔族專屬的美食種子,要是人類吃下去的話……」迷你麗王以恐怖的語氣說道:「會變成一隻狼人。」

 她說完,系氏忽然大顫了下,指甲變長成爪、凌亂的紅髮中逐漸突起兩個尖耳,一條毛茸茸的尾巴跟著長出來,真的趴在地上變成了一隻狼人。不過真要說,不如說是長了狼爪、狼耳和尾巴的人類,還不至於到狼人那麼完整的型態。

 「不僅如此,他還會--」

 系氏不適地低喘,有股力量在吞噬他的意識,腥紅的色彩染遍視野,體內那股怪異的騷動讓他新生的銳爪鎖定攻擊目標,朝著九號揮去。

 「--他還會變成色狼。」

 啪地一聲,系氏伸出狼爪,緊貼在九號的胸口上。

 「看吧。而且色狼化的人類,智力也會跟著退化成狼。」

 在麗王得意解釋的期間,系氏已經對搭檔襲臀成功,狼尾巴還開心得不停左右擺動。

 「……把蟲給我交出來。」連續遭系氏獸行襲擊的九號以冷到快要結冰的聲音命令。

 噩夢造成的現象,只要離開噩夢就行了。這是九號想到削掉系氏的腦袋以外,唯一讓系氏恢復正常的方法。

 「你們這些人類說要就要,那我魔王城憑依精靈的面子還往哪擺啊?」

 迷你麗王在蕾塔頭頂上往前踏一步,九號則一腳踹開又想對他毛手毛腳的系氏緩緩站起身,新一輪的戰火一觸即發。

 特雷特兩邊都不幫,只負責站在一旁愉快地看好戲。就在這時,特雷特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特雷特,我買好了……這是怎麼了?」亞麻色短髮的青年抱著滿滿一袋的蘋果,特雷特立刻就從他手中接下整個紙袋,不忘先取出一顆遞給青年。

 「沒什麼,只是在看一齣喜劇。」特雷特幸災樂禍地笑道。

 青年看不出來哪裡有趣,不過他注意到一旁有個跌在地上、灰頭土臉的紅髮少年,於是趕緊蹲下身扶起他:「還好嗎,你沒事吧?」

 「啊、沃爾,別接近他!」

 只顧專心看好戲的特雷特來不及阻止,系氏就已經朝下一個獵物撲過去。

 狼化的系氏緊抱著對方的腰,並在青年的胸膛上磨蹭,把臉埋在微甜的蘋果香之中。

 青年看到那對獸耳,還以為只是獸族的孩子在撒嬌,沒多想地拍了拍系氏的頭,放任他把臉蹭得更深。

 無聲的黑色火焰頓時爆發並熊熊燃燒,張狂的殺氣在市集裡颳起一陣烈風,蕾塔和迷你麗王同時刷白臉色,立刻朝九號雙手捧上蛀書蟲。

 「這隻蟲你要就拿去,然後拜託在這個國家被毀滅前快點把你的同伴帶走!」

 不明就裡地收下蛀書蟲後,九號沒多問原因就直接把蛀書蟲捏死,結束這場噩夢。

 本以為世界的景物會化作漩渦消失,但扭曲消失的卻是身為獵手的兩人。

 「咦,消失了?」沃爾正困惑那名頭髮紅得像蘋果一樣的獸耳少年消失到哪去,就忽然被人一把從地上抱起。

 「……回去了。」特雷特以像被人暗算、捅了千刀的臭臉宣告。

 「要回去了嗎,不再多逛一下?」

 「不要。」特雷特將臉也埋入沃爾的胸口,悶著聲音說道:「我要現在立刻回去幫你消毒……」

 --在床上進行。

 像不成熟的小孩子一樣發脾氣的特雷特,狡猾地將最後一句話藏在嘴裡。

 ***

 「欸,我們什麼時候回來了?」

 一回到現實世界就恢復原狀的系氏摸了摸頭,還搞不清楚情況。

 九號在面具下挑眉,邊問:「沒印象了?」

 「沒有,我只記得好像吞了什麼東西下去,然後……」

 「不記得無妨。」九號忽然強硬地打斷低頭回想的系氏,「走了。」

 「喔、好。」

 九號沒等系氏就先行離開,而系氏也沒急著追上去。

 等著搭檔走出店裡,他確定四下無人,才終於掩起臉、無聲地仰天長嘯--

 他根本沒有失憶啊!

 但他摸了九號的胸部,又襲擊九號的屁股,吃盡他搭檔的豆腐,哪還敢承認自己連觸感都記得一清二楚!?

 系氏當下對自己發誓,這個祕密必須帶進棺材裡,要是被九號知道他其實有記憶,說不定會被斷頭臺削掉腦袋。

 ***

 「嗚嗚……原來那個帥得很機車的男人是個又強又專情的魔王嗎……」

 系氏在沙發上舉著一本名為《魔王與終焉雪》的小說,視線越過塞在他上衣裡的鴿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讓九號對他投以怪異的眼神。

 「你在看什麼?」

 「上次那個奇怪噩夢的小說,嘶、嘶……」

 看系氏哭得唏哩嘩啦,九號就想起上次那部電影的經歷,開始考慮要不要阻止系氏繼續看下去?

 發現九號站在原的沒離開,系氏像是想起什麼,抬起頭朝九號說道:「嘶……對了九號,雖然上次我說那傢伙比你帥、帥到超出規格,但長相的話我還是比較喜歡你的臉。」說完無關緊要的話,系氏趕忙又埋頭回到小說裡繼續哭。

 「嗚嗚嗚……雪燈,不要忘記魔王大大啦!」

 「我也是。」

 「嗯?你剛剛說什麼。」系氏再次抬起頭問。

 「我說……比起狼,我對猴子的接受度似乎比較高。」

 「吼、我當時摸你胸部跟屁股都是不可抗力好不好,你以為我喜……啊。」

 系氏啊了一聲,登時打住說到嘴邊的話,但說出口的話就像噴出去的口水一樣,再也吸不回來。

 氣氛瞬間冷到冰點,系氏當場拎起鴿子奪門逃亡。

 == The End ==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好姐妹嗎?看看有時暖心、有時讓你起殺心的姊妹情誼作品

有好姊妹當然就有壞姊妹,文學作品中的姊妹情誼有時讓人感動糾心,有時讓人心一驚。

139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