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第一本書》楊謹瑜Vita Yang:溝通絕對是畫插畫最難的一件事

  • 字級


(攝影/陳佩芸)
(攝影/陳佩芸)


插畫家楊謹瑜(Vita Yang)的作品散見《VOGUE》《GQ》等時尚雜誌,也經常與各大品牌跨界合作,筆下常見美型摩登男女,但她首次出版的圖文書《This is my first book第一本書》,書封卻選用嬌嫩的粉紅,襯上純白貓咪速寫,少女氣味不言而喻,Vita說,「粉紅是很溫柔的顏色,我想呈現一本這樣子氣氛的書。」

This is my first book.第一本書

This is my first book.第一本書

《This is my first book第一本書》籌備兩年多,內容環繞她的生活,早餐、公車司機、貓、旅行皆化為塗寫素材,乍看日常微細的切片,實際上緊緊鎖著私密情感。她每天最期待的事之一是下樓餵養街貓黑寶,也會因為一隻翅膀受傷的小麻雀的出走而坐在房裡哭個不停,從這些不帶矯飾的圖文,可窺見Vita的純真、善感與誠實。

她過往對外發表的作品以人物水彩為主,這本書裡特意放了許多其他風格的嘗試,揭露一般讀者較少看到、卻也十分貼近她的面向。Vita自認性格有些拉扯,既有女孩纖細的一面,也不失男子氣概,這也表現在她的畫風上,「就算是畫女生,我還是不會想把圖畫完或畫得太滿,或雕琢太多細節,我習慣放掉多一點。

一如她在書裡寫道,「創作者的性格與作品若是貼近的,會有較和諧的發展,無論這個和諧以什麼方式呈現。」在她快筆勾勒的蠟筆畫中,瀟灑隨性尤其明顯,而身邊可取得的物件,也可能成為作畫媒材,書中有幾張速寫即是畫在咖啡濾紙、便條紙上。

Vita過往對外發表的作品以人物水彩為主(提供/木馬文化)


新書收錄了許多日常裡的率性隨筆作品。分別是紐約街拍攝影師Bill Cunningham、咖啡濾紙上的插畫、受傷的小麻雀、街貓黑寶(提供/木馬文化)


創作靈感多半來自生活,跟她曾留學英國有很大關係。儘管學校坐落於鄉鎮,她幾乎每週去倫敦走踏,看櫥窗,逛超市,努力觀察吸收,無形中奠定日後創作的基調。從事插畫工作7年來,Vita做最多的功課就是觀察,習慣在路上偷拍路人或店家,平時蒐集的材料總在某些時刻派上用場。

她也喜歡從設計師的回憶錄或紀錄片中汲取生命智慧,觀察他們的喜好,在創作和情感上如何做選擇,遭遇痛苦時又怎麼讓本業持續下去。今年三月她去紐約旅行,在一本雜誌中看到一篇她很欣賞的法國插畫家Jean Jullien的訪問,無意間尋得她一直在找的答案。Jean Jullien善以幽默嘲諷的畫風抒發其社會觀察,是個勇於嘗試的創作者,他被問到:面對這麼多不同的客戶,大家到底是要你原本的風格,還是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有沒有掙扎?「他說當然有,但如果一直做同樣的事,對自己跟對別人都有一點無聊。他想做更多不一樣的嘗試,這才是插畫好玩的地方,因為插畫可以跟不同商業領域結合。」這種做自己、不畏他人評價的態度,釐清了Vita長久盤踞心中的疑惑,更能堅定地走上自己打造的路。

當年從英國回來後,Vita在製鞋業上班了兩年,沒想過有一天會成為插畫家。直到離職後才正視畫畫從小在她心裡的重量,尋思是不是可能發芽為一個新起點。她決心把對英國那份放不下的想念畫成一系列作品,參加Geisai藝術祭,沒想到孤注一擲的她得到NIGO評審特別獎,開啟她跟日本設計師NIGO合作的因緣,也步上插畫之路。This is why I miss London so much系列作品由許多小物件組構而成,時而穿插文字,這也是她首度嘗試用沾水筆為物件描邊,再上水彩,從此發展出個人風格。

(攝影/陳佩芸)

Vita會隨身攜帶筆記本,記下生活瑣事,偶爾也會畫些插圖。新書中的許多插圖(左),都來自她的隨身筆記本(右)(攝影/陳佩芸)

 
《編輯設計學》一書裡,對於插畫的運用有一番精闢見解:「插畫比照片更能傳達抽象感受,讀者也喜愛主觀地詮釋它們。當讀者看一張照片,就沒有如此樂趣,往往只能解讀表面意涵,如照片中是什麼人、穿什麼衣服,拍攝地點是哪裡等等。但是插畫通常能引發較有表達性與抽象的聯想,甚至比照片更能傳達出時代精神,還能更有彈性的支援品牌塑造需求。」Vita則認為插畫蘊藏著故事性,她自己也傾向以故事做為發想,也許輪廓不那麼清楚,卻讓插畫有了成立的背景,人物更顯靈動。

長年與時尚圈合作,對她來說頗具挑戰性,「畫這類主題時,形容詞變得很關鍵。比方,編輯希望你畫一個很活潑的人,但活潑到底是什麼樣子?」有一次要畫雞尾酒,編輯希望呈現「有夕陽感覺的一杯酒」,她進一步追問,對方答覆,可能有番石榴、沙灘、椰子樹,伴著灑下的陽光,此番描述就是很有力的輔助。畫完之後,構圖沒問題,但編輯又說希望「顏色再秋天一點」,諸如此類的形容相當考驗插畫家的想像力。

Vita也曾與巴西版《VOGUE》長期合作專欄插畫,由造型總監每月挑選衣飾配件,Vita畫出她穿搭後的模樣,「我拿到的就是一張衣服的照片,既沒有本人,也沒有衣服實際穿在人身上的樣子,這其實難度很高,你得自己想像她的姿勢、神情,這時平常大量蒐集的資料就很有幫助。」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她認為,「溝通絕對是畫插畫最難的一件事,甚至可能超過畫圖本身。但這也是好玩的地方,人家要你修改的,絕對是你舒適圈之外的事,如何保留自己的風格,又滿足對方的要求,創造好的成果,這是我一直在學習的。

7年了,Vita打算靜一靜,看看自己還可以做什麼,「我想調整一下步調,這本書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書是很濃縮的作品,大概可以代表我今天之前想講的東西、想畫的圖。」接下來呢?她想多嘗試跟出版有關的工作,不管是畫書封,或是跟廚師、設計師、攝影師等不同領域的創作者一起合作。喜歡在書裡找答案的她,也許不久的將來,就要往它的深處走去。

 

Vita常用的筆記本和文具。她慣用 Prismacolor油性色鉛筆,比彩色鉛筆濃,又不似蠟筆容易弄髒,可以打亮、加暗。水彩的一般色是用牛頓水彩,特殊色則用專家級HOLBEIN水彩(攝影/陳佩芸)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好久不見,但我想不出來跟你聊什麼」(!?)這五個冷知識你請自取

寒暄用語換句話說變不出新把戲?近況報告也已經說盡?面對久別重逢的老友和一年見一次的親戚,這幾個話題講出口保證大家都佩服你見多識廣又風趣!

495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