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詩人╱私人.讀詩】夏夏|我的身體特別甜美,你嚐到了嗎?

  • 字級



為了讓日漸消瘦的父親恢復食欲,試了不少菜色,最終還是父親最愛的麵食能讓他多吃幾口。通常在早晨開始揉麵,父親在一旁碎唸,他並非生性嘮叨,乃是因為中風後手腳使不上力,那張嘴巴就代替喜歡親自動手的他揉麵。

麵揉好後蓋上濕布,等醒麵的時間裡還得備料,紅蘿蔔、杏鮑菇、菠菜、洋蔥,看冰箱裡有什麼通通切碎,讓這些不易嚼爛的蔬菜更好入口,撒在桿開來的麵皮上有綠有紅。

父親當然會抱怨這不是蔥油餅,是披薩嗎?總之是女兒做的餅,我說。
桿好的餅,有時候打顆蛋,一塊兒煎了吃。

今天是哪位聖人的節日?
整個村子的人來到修道院
大家一起做餅

她們從花園採摘成筐的葉子
倒出來,切成碎片
他開始搓一團麵粉,加上鹽
(也斯,〈做餅〉)

鋪上餐墊,擺上花,沏杯濃茶。
父親笑說規矩真多。生女兒就是這樣,我回嘴。

一邊唱歌
一邊燒菜的女子
在平淡的蘿蔔旁邊
加進了甜甜的梅子
(也斯,〈梅子的歌唱〉)

而父親那一輩的人苦慣了,不講究,沒有桌椅碗筷,照樣能抓著饅頭打發一餐。對於餐桌上的鋪排,像看女兒家家酒,樂呵的配合。問好不好吃,他說好吃原因有二:妳煮的,我吃的。

可是我的身體
其實已經歷了多重變故
經歷了海峽鹽風的吹刮
經歷了刀剁的錯亂
經歷了骨肉的分離
棒打的傷痛
經歷了暗室的囚禁
經歷了自由的喜悅

所以我的身體特別甜美
請耐心咀嚼
你嚐到了嗎?
(也斯,〈在光州吃榮光黃魚〉)

梁秉鈞五十年詩選(上)(下)

梁秉鈞五十年詩選(上)(下)

那日事先備好晚餐,叮囑父親記得吃藥,便急呼呼出門。這是我第三次趕赴電影院看「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文學電影,拍攝香港作家梁秉鈞的紀錄片《東西》

第一次上映時,因忙於安頓家人,放在皮夾裡的電影票一再錯過時機;第二次加映時,只有一廳一場,好不容易抽空到電影院,僅遲一步已客滿;第三次重映,困在龐大的雨中車陣,蝸步前進。不死心地停好車勇闖電影院,仍舊被攔下,只能草草在戲院旁吃了一餐後便回家。

心想是否就此作罷,讓此系列最令我嚮往的這一部成為美好的懸念?就像旅行時,不可能到訪每一個景點,那想去而未去的心境依舊能譜成詩句。

是幻象嗎?沿著卵石的新路摸索前行
結果又回到原來老屋的路口
尋得了又得放棄,放棄了又再開始
村子裏這麼多縱橫交錯的路
結果都是通往山上的修道院嗎?
(也斯,〈村子〉)



做餅
選自梁秉鈞(也斯)詩集,《普羅旺斯的漢詩》

普羅旺斯的漢詩

普羅旺斯的漢詩

今天是哪位聖人的節日?
整個村子的人來到修道院
大家一起做餅

她們從花園採摘成筐的葉子
倒出來,切成碎片
他開始搓一團麵粉,加上鹽

他在搓好的麵粉上加上
乳酪、橄欖油和雞蛋
她把青綠的葉子切成一絲一絲

大家把切碎的葉子放到麵粉上
搓麵粉,摺好,捏邊,壓扁
放到岩板上烘燒

大家一起做餅:來自村子裏的
一家人:開店的、教書的
小孩子,還有老去的嬉皮士

岩板上的餅燒好了
大家分來吃——唔,真美味!
吃過了第一輪,再搓麵粉

再從花園裏採來新的葉子
這是誰的節日?
這是花園的節日

///////與自己對照///////

感情生活

夏夏

先是嬌聲嬌氣煎荷包蛋
偶爾加點辣椒絕不忌口
幾年過去
不知怎地厭惡起又鹽又油
舌頭告訴你膩了
於是有模有樣講究起有機不有機
肉質口感缺一不可
產地直銷挑得仔細
為此 料理一條魚已難不倒你
雖則免不了湯湯水水一手腥
刀子不是武器倒成了工具
俐俐落落刮了鱗
管他一雙筷子兩雙筷子
為的不過吃頓像樣的飯



末日前的啤酒

末日前的啤酒

〔本期詩人〕夏夏
高雄人,從事寫作、剪紙藝術以及各類型創作。曾獲時報文學獎、「人間新人獎」。
著有詩集《小女兒》《鬧彆扭》及《一五一時》詩選集、《氣味詩》詩選集。小說《狗說》《煮海》《一千年動物園》,最新作品為《末日前的啤酒
戲劇編導作品《小森林馬戲團煮海的人以及戲劇聽覺作品契柯夫聽覺計畫


點圖閱讀更多【詩人╱私人.讀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跟著台灣媽媽林怡芬「妹妹醬的便當日」料理專欄學做日式便當!

做便當是上天給我練習當媽媽的功課,而說巧不巧,妹妹醬從京都到台北所唸的幼兒園,午餐時間都是需要自己帶便當的學校。妹妹醬在京都時的幼兒園校長說:「為什麼要支持媽媽做便當呢?因為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在這裡分享的,是連我這樣對料理沒什麼天分的人,也能做的便當菜。

3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