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愛心樹》的幾種讀法】李屏瑤:愛情把你鎖死,但你仍願意相信

  • 字級



從前,有一棵樹,她很愛一個小男孩
男孩也很愛這棵樹。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男孩長大了,
樹卻常常很孤單……
你是那棵一生無私付出的愛心樹,
還是那個深深被愛的小男孩?

親自翻譯完日文版《愛心樹》的村上春樹說:這本書你一定要反覆的讀,你如何解釋這個故事是你的自由,不一定要訴諸語言,故事就是為此而存在的。從《失落的一角》《愛心樹》,謝爾.希爾弗斯坦的繪本作品充滿寓意的故事,簡單中耐人尋味。我們邀請幾位喜愛本書的作家,從教育、愛情、文學和生命經驗各種角度分享《愛心樹》的幾種讀法。



文╱李屏瑤(作家)

我討厭《愛心樹》

愛心樹(50周年紀念版,首刷限量經典珍藏書衣)

愛心樹(50周年紀念版,首刷限量經典珍藏書衣)

在見到繪本之前,我先看過的是e-mail信件夾帶的ppt檔案,差不多時期,我也收過《失落的一角》,很多年之後,才發現還有《失落的一角會見大圓滿》《愛心樹》的故事很簡單,小男孩與蘋果樹一起成長,從最開始的陪伴,後來男孩年紀漸長,需要更多東西,需要與世界交換些什麼。而樹什麼都沒有,只有它自己,它提供男孩蘋果、枝葉、最後是大部分的樹幹,也幾乎就是全部了。直到男孩累了,他回來,輕輕與樹相依靠。總之,這是個傲嬌小男孩予取予求的故事,小男孩離家去闖盪流浪,偶爾回來,都是為了索討,樹哪裡也沒去,樹都在。

某種程度上,這就是感情裡的對位關係,雖然偶爾,有點走音。長大一點我漸漸明白,你所討厭的,常常就是你自身所顯現的。你恨你在感情中所呈現的軟弱跟無法拒絕,然後你將怨氣轉接到別處,轉接到另一種相似之處。反過來說,你愛你所做不到的,常常你愛你所缺乏,並不一定是需要,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例如我喜歡《活了一百萬次的貓》,傲嬌的貓,無感無傷。因為感覺沒有被打開,所以免於所有傷害,但活了那麼多次,都只是虛耗。

再後來我才理解,感情必須有來有往,必須是一條暢通的渠道。單行道沿途有孤獨美麗的風景,沒有回應的堅持,讓你一意孤行,讓你聽不進任何聲音,你可能會離想去的地方愈來愈遠,你覺得無妨。大概要理解這點,見過那麼幾次無出口的單行道,經歷過一些難以迴轉抽身的事件,我才發現《愛心樹》其實很美,愛情把你鎖死,把你封印在某個時空,奪走你的眼目手足,但你仍然願意相信,你還在等。

《愛心樹》內頁(圖/水滴文化提供)

《愛心樹》內頁(圖/水滴文化提供)


有過陷進泥淖跟灰燼的日子,你感覺站在巨型盆地的邊,高高在上地俯視著陷落的自己,帶點不堪,加上不願回顧的憐憫。「同情自己是低等人做的事。」有時候你就這樣責罵自己,在內心打出閃亮亮的跑馬燈,在過低的感情階級裡,不需要誰來鞭笞,握着鞭子的就是你自己。被負面情緒一次次碾壓,你是不死的安娜,永遠卡在那。

我還是有點討厭《愛心樹》,一如有些時候我討厭自己,任由日子經過,也許你等到,也許你沒等到,等到力氣恢復了,回血了,你知道你可以拍拍自己,跳一跳,撥開那些灰塵跟髒污,雖然不太一樣,但是,又會跟新的一樣。你還是可以繼續,你是男孩,你是樹,你回到你。


李屏瑤
1984年生,台北蘆洲人,文字工作者。中山女高,台大中文系,目前於關渡妖山攻讀劇本創作。著有小說《向光植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國際不打小孩日 小孩不打不成器?別讓暴力成為家長無能為力的藉口

教養小孩很多時候讓人理智斷線,深感挫折的父母可能會選擇以體罰做為手段,但打出來的乖小孩是真的乖嗎?

61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