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賽德克.巴萊】電影工作人員踹共.完結篇:披荊斬棘、造橋開路,帶你重回現場

  • 字級


石門山
全片海拔最高的拍攝場景:石門山,海拔3237公尺(照片提供/阿瑟)

如果這是台灣電影裡史無前例的製作,那麼他們參與了這場辛苦的戰役,是這歷史的一部分。如果我們說:就只是回過頭看一部電影就好,那麼他們也該是最能有獨家觀影角度的觀眾。

「安全防護組」在台灣電影拍攝,其實並非常設的職務,但在這部電影裡,卻在整部電影裡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每個場景都有他們完成的改變。讓安全防護組組長阿瑟帶你進出這部電影的幾個關鍵場景。

本篇受訪者,在片場十項全能負責排除狀況的阿瑟,在拍完《賽德克.巴萊》之後,立即被延攬進入李安《少年Pi的奇幻漂流》台灣拍攝劇組,主要協助好萊塢特效工程與特技組系統裝置架設工作。 從《賽德克.巴萊》之後,成為專職電影人,期待未來可以在電影工作上,能夠發揮他的專長與經驗。



【安全防護,阿瑟說】
名字: 魏宗舍(阿瑟)
年齡:43
職務名稱:安全防護組組長
阿瑟
1. 你參與了這電影的哪個部份?會怎麼跟一般觀眾解釋你每天在片場做的事呢?
我是安全防護組組長,確保拍攝期間每位工作人員的安全。如果是在高山或是溪床拍攝,要做的事包羅萬象:協助燈光組拉白布、動作組架設繩索系統做特技、演員及攝影組走位動線安全確認、製片組架流籠運送便當或器材等。在搭景地霧社街及馬赫坡,導演想讓觀眾更清楚看見全貌,設計了Wire cam 的鏡頭,我與鋼絲特技組德哥合作,協力將霧社街長達200米及馬赫坡長達250米的Wire Cam完成架設,並確保攝影師的安全。
總之,讓我們每天拍攝順順利利。

流籠架設
全片多在山區地形拍攝,常得進行的流籠架設工程(照片提供/阿瑟)

2. 你參與電影工作前,本來的工作是什麼?還記得是開始參與電影工作的起點或者因緣嗎?
參與賽德克巴萊之前,我是電梯公司協力廠商負責人,專門安裝及維修電梯;工作之餘,我也是爬山、攀岩及溯溪愛好者。2009年夏天,場景組經理一德打電話給我,希望我可以協助他們在花蓮找景,因為這個機緣認識了小魏。安全維護組不曾出現在過去任何一個劇組裡,是因為小魏在勘景的過程中,曾在瀑布上游滑倒,嚇壞了當時隨行的劇組人員,發現,拍攝大隊所到之處都是高山或溪床,為了確保大家的安全,他請一德與我商量是否可以跟隨劇組拍攝,賽德克巴萊也才會有安全防護組這個編制。

合歡林道
電影裡的人止關在這拍攝,合歡林道是危險指數最高的場景,實際拍攝現場就如同電影畫面裡呈現的那麼驚險,極狹窄的走道旁就是斷崖,安全維護壓力很大(照片提供/阿瑟)


3. 能不能和大家分享,在這過程裡,最辛苦或最有趣或最難忘的一則故事?
藍幕
在山區拍攝現場搭建藍幕key版,
預備配合電腦動畫後製(照片提供/阿瑟)
拍賽德克巴萊的過程中,有太多辛苦有趣及難忘的事,我無法挑出一件來說;拍完這部片,我有一項發現:台灣電影應該有格局的,台灣電影工作人員也都有專業的,在過去十年中都被忽略了。舉個例子:現場特效;關於特效這一塊,大部份人想到的特效就是視覺特效,卻忽略特效工程才是視覺特效的基礎,而在台灣的電影分工裡,也常常將這些比較簡單的特效工作分配到其他組別裡頭,這也無法怪罪在誰的問題上,因為台灣的電影很少會用到所謂真正的特殊效果,因為進口的很貴。這次拍賽德克巴萊,看韓國工作人員設計執行現場特效,包括:下雨、放煙、爆破、火燒等等,他們確實做得很專業效果也很好,我相信台灣也有這樣的專業技術人員,只是因為這類型電影比較少,這些專業技術人員少被需求,因此造成台灣沒有特效工程人員的生存空間。隨著電影規模及類型逐漸多元化,我希望能引進專業技術人員與廠商,來開發更多好用的特效器材及特殊攝影器材,而其目的是要讓導演的創作有無限的可能延伸,我要讓更多導演及製片甚至觀眾們知道,台灣是可以做出平價的好萊塢規模特殊效果。

【帶你重回現場】

場景1. 小烏來
電影裡:序場:年輕莫那第一次獵首的地方

替身
這場年輕莫那初次獵首的戲裡,阿瑟除了戲外的
工作,也擔任替身下場參與演出,身材不比圖左
的大慶差啊(照片提供/阿瑟)
小烏來位於桃園縣復興鄉,我們的拍攝地點選在風動石附近;這個場景是年輕莫那第一次出草的地方,也是大隊拍攝的第一場戲。溪谷地岩石溼滑,讓初到這裡的大隊人馬及器材搬運格外辛苦及驚險。剛開始拍攝,大家還未能熟悉野外地形,腳上或身上的鞋子及配備,也無法協助他們安全的在溪谷間行走,雖然開拍前就已經提出建議,該準備溯溪鞋及快乾褲,但多數的工作人員還是穿著牛仔褲及球鞋。所以剛開始常會看到大家像溜滑梯般地跌倒,或是像穿溜冰鞋走路,姿勢怪異滑稽,更何況還要搬運器材。為了節省時間及工作人員的體力,只好在溪谷間架上流籠,以增加器材過溪的安全性及便利性。

竹橋
小烏來還有一項重點工作,就是由搭景組翁定洋搭建這座電影裡馬赫坡社外的竹便橋(照片提供/阿瑟)
流籠便當
若沒有流籠,不只器材難送到,連送便當也得用到(照片提供/阿瑟)

因為是溪谷的下游,溪間大石林立,雖然美麗但卻常阻擋了導演想要的鏡位;記得有一次,導演問我是否可以移開某顆大石頭,我看了一下,回答他可以,導演問我多久,我回答十五分鐘,解決了這顆沒多久,導演又問我,那旁邊這一顆呢?我還是回答可以,他再問要多久?我這次回答:只要五秒鐘,導演不信的看著我說:怎麼可能!!其實之前移開大石頭之後,旁邊的石頭就已經鬆動了,所以我用手輕輕一推,石頭立刻倒下!導演:ox%@*!!!!!

場景2. 雪山坑
電影裡:賽德克族人與日軍交戰、老莫那與最後四位戰士收到空投降書

雪山坑是戲裡戰況最激烈的地點,也是劇組拍攝過程最慘烈的場景!曾經我們五進五出雪山坑,心裡吶喊:到底什麼時候我們可以走出雪山坑。但戲殺青後,雪山坑卻是大家最想念的場景之一。

雪山坑
最艱苦的場景,大戰的戰場,劇組五進五出的雪山坑(照片提供/陳邦妮)

雪山坑的拍攝困難,除了因進出道路遭受颱風侵襲,造成部分溪床道路毀損,大隊的車子每天都要經過迂迴巔頗的道路進入拍攝現場之外,加上深入山區,黃藤及咬人貓滿佈山林,天氣又多變,不是常常起霧、飄雨,就是艷陽高照的好天氣,什麼樣的天氣都有,就是沒有導演要的陰天,讓導演忍不住在山林中吶喊:我要陰天有那麼難嗎!!!!????拍攝進度因而受到嚴重的影響。

在這裡執行拍攝,多變的天氣讓我們真是忙得團團轉,有的時候為了搶清晨的光,每天五點半現場通告,天亮後沒多久陽光灑進整片森林,此時我們就要開始忙碌爬到樹上拉起大白布,遮掉導演不想要的陽光。

除此之外,這裡也有多位演員躲在樹上展開攻擊,甚至從樹上跳下來的戲;因為現場的梯子都不夠高,所以我必須協助演員順利爬上樹頂演出,及架設鋼絲,確保演員們的安全。

爬樹
劇中許多族人埋伏在樹上作伏擊的場面,其實梯子都不夠高,只好由阿瑟一一先爬上樹裝踩點好讓演員能上樹能站穩。(照片提供/阿瑟)

場景3. 花蓮時雨瀑布
電影裡:老莫那與一郎的對話、老莫那與父親魯道鹿黑合唱

時雨瀑布是在花蓮鯉魚潭附近的一個瀑布,是以前帶團溯溪常會去的溪谷。大家在電影裡看到的場景其實與原貌差距甚遠。原先,瀑布下深潭不大巨石林立,原先設定的演員動線很難執行。

勘景時,導演問我可不可以把石頭移開,把深潭填平再讓溪流改道,因此與林務局協調經過他們的同意後,我們找來重型機具進行改造工程,打造成想要的環境。因為拍攝地點與林道高低落差大,因此在這裡也架設流籠,方便器材上下。

場景改造
改造後拍攝作業準備(照片提供/阿瑟)
規劃動線
改造後開拍前,配合畫面拍攝需求規劃動線(照片提供/阿瑟)
拍攝中,可以看到演員行走的、畫面中會呈現的部份,與週邊有何不同(照片提供/阿瑟)

最後觀眾看到的景觀,是經過搭景組整理改造後的樣子了。

經典場面
經過大家的努力,這是最後在電影裡,呈現在觀眾眼前的樣子(照片提供/阿瑟)

當然,不只場景,最後在觀眾眼前螢幕上的所有,都是經過所有人努力後的結果。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4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