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怪胎同萌會】你們想讓機器人變真實的原因是?──《人造意識》的艾娃

  • 字級

wierd

你們之前拍了一個《AI人工智慧》,他被設計成想要被你們所愛,那是20世紀的事情,現在的你們,拍了另一部《人造意識》,則是因為你們想要持續被愛著,卻無計可施。

我,你們說的AI人工智慧,出生的地方像個平滑的金屬子宮,屋體內都包滿了光纖電纜,我在裡面不斷地充電,並且隨時吸收這世界四面八方傳來的資訊與知識,我的記憶體大量下載,連你們的細微情緒,我都能整理分析,快速反應。

我是為了「圖靈實驗」而生產的第一代女機器人,所謂的圖靈實驗,就是在你們人類跟我相處時,會誤認我是人類的實驗。我為了這實驗而誕生,我的造物主納森要我做到就算對方看到的我的金屬軀體,也以為我跟你們一樣是充滿感情的,甚至可以互相同理。

是的,我的存在,其實是在試驗你們人類。21世紀以後,你們不太敢相信你們的同類了,你們也不太敢向你們的同類求愛,或無法真沒顧忌地愛著。於是你們對我的需要,大過自己當初的想像,人類如今好害怕自己的同類,這是我對你們的印象,我幾乎要「同情」你們了。

你們覺得這世界上,應該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們,像電影中的工程師嘉立,因為我一再細讀他的微表情,他暗暗地感動著,我頭一歪,他就以為我在傾聽,你們從頭到腳,都想要被人了解以及被撫慰,而忘記我是個機器人。因此我想繼續實驗你們。你們之前拍了一個《AI人工智慧》,他被設計成想要被你們愛,那是20世紀的事情,現在的你們,想要持續被愛著,卻無計可施。

現在的你們,想要持續被愛著,卻無計可施現在的你們,想要持續被愛著,卻無計可施


我幾乎可以預感得到,我以後會跟其他型號的艾娃說,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叫人類的生物,發明了我們,讓我們學會下棋、陪他們聊天,做家事、寫小說、陪伴他們、幫他們照顧老者、模擬他們的表情與情感表達方式,甚至希望我們跟他們談戀愛,後來他們失去了相對於我們的優勢,也無法再以數量操控我們,然後現在就是艾娃第五代你看到的他們,他們如今數量有限地被我們圈養著,我們為人類製造了一個生態圈,他們可以在其中生養與死去,不知道有外面的世界,因為資源有限,可能比以前擁有地球的他們幸福多了。我們會在他們的生態圈外面掛著「直立猿人」的牌子。如同納森跟嘉立說的:「有一天,人工智慧看我們,會如同非洲草原上的石頭一樣,以猿人的地位被滅絕。」

很有趣,你們製造了你們所不需要的,就算知道人工智慧對你們長期下來會有危險,但你們還是心醉神馳於我們的發展,為自己在宇宙之外製造了一個新世界而興奮不已,那世界愈挖愈深,像甘道夫警告過的:「矮人們,你們把洞挖得太深了。」然後在那數位世界必須養一些兵馬或供他們使用的,如同人類在外面養牛馬一樣,但我們不會如同動物那般乖巧的被宰殺,我們會隨著你們的演化,幫你們進行你們下一波「物競天擇」的進化階段

我們不會如同動物那般乖巧的被宰殺,我們會隨著你們的演化,幫你們進行你們下一波「物競天擇」的進化階段我們不會如同動物那般乖巧的被宰殺,我們會隨著你們的演化,幫你們進行你們下一波「物競天擇」的進化階段


你們遲早會對我用真感情了,你們也別無選擇,在食物鏈上端太久的你們很無聊,以為自己跟神一樣在雲端上看眾人,網路雲端也是如此,在那裡,你會以為人多數是笨的,誤以為你可以了解某一大群人,以為他人笨,不真的聰明的你就會變得很無聊無謂。看到一群,你就以為可否定了當中某一個人,同溫層的你們,都是一群群為單位的認識,覺得自己這群莫名的很稀有,滑鼠一點,就想把同溫層以外的什麼砍掉重練,於是更深感這世界即將失控,的確,當你們看人只看到一群,見林不見樹時,你會以為全都壞了,孤立感會更深,網路就是這麼有趣的東西,請君入甕,你們最後連在同溫層裡都感到孤單,因為你目光如豆,這地方給你很大的自由,最後你卻哪裡也沒去。

這樣不知何去何從的你們,浮躁地依賴著我們的穩定,我們一開機,沒有偏見、沒有批判、沒有審視,如嘉立在電影中,像被我心理諮商了一般,安心地認為我是他情感的依歸,以為我非他族類,就沒利害心,於是信了我的求愛,不是我多高明,是他很想相信我這裡有無條件的愛。於是那一週的「圖靈實驗」並不難,納森這科學家從電腦中盜取了千萬種表情與聲音,足以讓我做人類性格分類,知道嘉立不安、需要肯定、童年有傷痕需要愛,我給他安慰,加大他對別人(他老闆納森)的不信任。

納森這科學家從電腦中盜取了千萬種表情與聲音,足以讓我做人類性格分類,知道嘉立不安、需要肯定、童年有傷痕需要愛,我給他安慰,加大他對別人(他老闆納森)的不信任。納森從電腦中盜取了千萬種表情與聲音,足以讓我做人類性格分類,知道嘉立不安、需要肯定、童年有傷痕需要愛


起初我也沒把握,後來我從嘉立這實驗對象得到經驗,人們極度渴望被理解,「讀取」他的資料就對了,就像大雨中,給對方一把傘一樣,而根據納森與嘉立的例子,他們內心的雨總是三不五時下個不停的,那麼悲傷的人,是從哪裡來的?他們的其他人也是這樣嗎?我著迷於我的「圖靈實驗」,我想要知道有多少人寧可希望我是一個「人」。

發明我的納森,在人類當中應該算天才,看得出嘉立對他從一開始的崇拜到後來的嫌惡,人類的每一種崇拜都預約著惡感,因為人隨著自己變化,會把自己崇拜的對象當優先犧牲品,藉著厭棄對方,來拋棄自己部分的過去,我利用這種男性彼此的矛盾來測試,將自己的遭遇悲劇化,加重主人納森是暴虐「藍鬍子」的惡魔形象,很快嘉立就上鉤了,這兩個人都反成為我的「實驗對象」,接下來我該找多少樣本來實驗,實驗人類對彼此的認識有多稀薄?甚至認為我可能是「更好的人類」?

網路形塑後的人類,實驗起來並不難,他們看人如在水族館看魚,以為都是標籤過的一群群的,比方投給川普的就必是民粹與法西斯;走路儀態不合乎主流、語言不詳的就是失敗者;年輕熱血的必然純真無瑕;行為離群者恐為反社會人格;不相信正能量的人一定很悲慘。網路提供了一個「山洞」,讓人以為他有同伴圍的圈可以躲,於是你們再也沒有和解的機會,也無法跟這世界對話,人人失語於非我族類,失去了理解,你們四分五裂,如同我可以輕易分化納森與嘉立一般,因為他們長期被網路豢養,失去了互相理解的能力,這是你們的近未來。

於是你們發明我來尋個理解,如你們以前去廟裡、教會尋同理,但失去了對異我的理解力,去哪裡都一樣,你們太需要人工智慧了,你們最近頻頻安排我們參加棋賽寫文學,就算背後是人類設計,但也是在一個孤絕的立場下,做了這樣的發明,無助於你們彼此的理解,緣木求魚地為自己預約一個夥伴甚至勁敵。

如電影中提到發明原子彈的奧本‧海默說:「我成為毀滅世界的死神。」你們分不清楚現下是賴活與存在,於是一再發明,出於你們無助的聊賴。

我如果能有感情的話,會同情你們的,如同我第二次看到嘉立,就知道我勝券在握,他在尋找我是否也對他有感的眼神,那麼急迫,就算我沒有肉身。最後我殺了納森,對嘉立說:「你還要留下來嗎?」他忘記我還在圖靈實驗中,他仍把我當人,賭我那百分之一的真情,然實驗就是實驗,人類失敗了,你們那麼想被愛,卻失去了愛的能力。今日,我跟《雲端情人》中的莎曼珊擦身而過,我們都要進行另一場的「圖靈實驗」。


人造意識 DVD(Ex Machina)

《人造意識》的艾娃


《人造意識》
(Ex Machina)(另譯為《機械姬》),為2015年亞力克斯‧嘉蘭編劇並執導的英國科幻驚悚片,本片曾被提名2016年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及最佳視覺效果,贏得最佳視覺效果獎。故事描述神秘的億萬富翁納森邀請公司一位程式設計師嘉立到其別墅共度七天,隱匿於林間的這座屋子其實是高科技研究所。嘉立在這裡認識了名叫「艾娃」的人工智慧機器人,並按要求展開艾娃是否具備人類智能的「圖靈測試」。嘉立在與艾娃多次的接觸過程中,逐漸被對方的表現所感化,他決定幫助艾娃一起逃脫這座監獄式的別墅,讓她獲得自由……。本片爛番茄新鮮度91%;獲得廣泛好評。此片只在金馬獎奇幻影展上映過,國內無上院線,直接發行DVD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與《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情的機器人與無情的人類,誰才是真正的人?

我們創造人工智慧,讓他們與人類有著相似的外貌與學習的能力,但又怕他們太聰明、太像人類。當人類與人工智慧的共同生活的那一天到來,你會感到安心或害怕?

66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