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2015/12月推理藏書閣嚴選:那些被折疊進明治開化的文明之光《書樓弔堂:破曉》

  • 字級

書樓弔堂:破曉

書樓弔堂:破曉

熟悉日本推理的讀者應該都有這樣的共識:京極夏彥應該是日本推理文壇中,數一數二博學的小說家。尤其在台灣讀者特別熟悉、以本職陰陽師卻開起舊書店的偵探京極堂為主的「百鬼夜行」系列中,諸如《姑獲鳥之夏》裡旁徵博引的妖怪知識、量子力學、腦科學,或是《魍魎之匣》中德國哲學家及數學家萊布尼茲的單子論、催眠心理學,雖然京極夏彥以所謂的妖怪推理標誌他的小說家身份,但他所涉獵的驚人知識,可以說是橫跨著人文與科學的諸多領域。

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海納百川的知識型態,他對日本近代文明與社會的演變,也有極為不同的觀點,過去總是會被視為與科學對立的神秘學,京極夏彥卻認為它其實才是與科學互補的知識領域。因為即便到了今天,這個世界仍然有許多的現象,是科學無法解釋的,因此他在透過京極堂系列所演繹的妖怪學,其實是對於這仍充斥著種種不可思議現象的世間,一個詮釋系統「裝置」的復位。

然而他的興趣當然不僅如此,當讀者們都在翹首盼望著傳說中的《鵼之碑》何時才會完成時,他在2013年卻開啟了新的計畫,同樣以具有宗教氣息的舊書店主人為主角,但卻是以明治維新時期為背景,回應著新舊時代交替的各種文學與藝術「書物」為對象的「書樓弔堂」系列。

雖然京極夏彥最知名的系列是以江戶時期與二戰後的日本為舞台,本人也常常穿著傳統和服在公開場合亮相,但實際上他是一個相當能夠感應時代變化的作家。這從他積極地去面對電子書時代的來臨,甚至因應於電子書的形式,在文字跟情節結構表現上予以調整,讓讀者即便是透過這新媒介,也能感受到他小說中的精妙之處就可看出。但這樣的京極夏彥,卻在這最新的《書樓弔堂 破曉》中,讓那充滿著時間與記憶沈澱的懷舊氣息,漫羨在一個個的故事裡。而更有意思之處在於,書店主人不僅蒐集的是「書物」,而且還是難以尋覓的「珍本」,而且不限於文字書籍,甚至還包括畫卷、報紙、雜誌等各類的「紙物」,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古物蒐藏家。

然而古物蒐藏這樣的行為,通常伴隨的是佔有的慾望與情結,但這裡的書店主人卻樂於分享,希望所有的愛書人都能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那一本「終極之書」,讓不論是要追求懺悔、救贖還是幸福的生命體,都能夠得到平靜。所以各種不同身分、有著不同際遇的人們,在這個書店交錯,並與自己的那本書相遇。所以我們看到還十分年輕的大文豪泉鏡花,如何在老師尾崎紅葉的身教與作品中找到自己的未來;而日本最後的浮世繪大師月岡芳年,在一本英文的筆記本中找到的精神的依歸。甚至包括井上圓了、中濱萬次郎、岡田以藏、巖谷小波、夏目漱石這些在明治維新的新舊浪潮中,翻騰破浪而出為日本文明點亮熠熠光芒的名字,也都在此交會,成為一冊又一冊被等待著的,那一本書。

中島美雪有一首相當著名的歌曲〈線〉,其中有一段歌詞是這麼寫的:「直向的線是你,橫向的線是我,交錯而成的布,終會有人因為它而感覺溫暖。」而京極夏彥想要藉由「書樓弔堂」系列表達的,也許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希望,在這百年倥傯的現代化過程中,仍有一些過去的物事,它因為擁有價值而溫暖著,只要能夠相遇,它就能夠成為你或我正在尋找的生命光源。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