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詩人╱私人.讀詩】林婉瑜:我想問你一個私人的問題:你愛我嗎

  • 字級






演員莫子儀高英軒《色戒》裡的黃磊)、張詩盈《父後七日》的孝女白琴)、劇場導演謝淑靖、歌手黃端妤(深白色二人組)……和我,看來互不相關,其實我們都是北藝大戲劇系的同班同學,有許多同學現在仍在劇場、影劇圈工作。

對詩的概念是在北藝大讀戲劇時萌發的,那時讀劇本、讀詩、寫劇本、寫詩,觀看許多戲劇、舞蹈、音樂表演,很自然的我把詩視為藝術形式的一種,所以,有叫好叫座的戲劇演出,我相信也有叫好叫座的詩。某些封閉的無法進入、毫無線索的詩,就像一場自溺的戲劇;但若溝通性強的文字,卻缺少創意少了深層啟示,也會像一場落俗的表演。難解的詩也可能是極好的作品,但我不認為難解是好詩的必要條件。

關渡的冬天,冷極了,在這個注重表演實務的學校,我喜歡的卻是靜態的劇本和文學課,一個人默默寫起了詩,在熱鬧的系館,沉默的我更加沉默,可是我找到了一道門推開,往詩的世界,推開那道門,語詞、聲音、音樂、意義蔓漾開來包圍著我。詩和劇本都是,必須把熟習慣用的語句、把固定的敘述方式,拆解到零件狀態,重新去認識每個零件的內部意義,再去創造新的組合方式。詩字少但精悍,承載了意義與歧義,詩人進行一種解構、重置、創造的過程:拆解固有的舊的存在,把原本屬於不同系統的字詞、物事重新置放,用這種錯置去產生新的、陌生的意義,雖然邏輯上是錯誤的,這謬誤卻把人的感官帶到一個不曾去過的空間。詩的錯置經常是語詞的平面的,但這幾年,我看到許多詩,是時空的錯置、情節錯置、故事錯置……,我自己的詩較多也屬於此種,如〈把戲〉:

裝可憐/裝可愛/獻殷勤討喜歡/睜大眼認真聆聽你心事……
怎麼辦?/所有/挽留你的把戲/都用完了
讓我再想想/好好想想

也許我能/把兔子變回籠子裡
把彩帶收回袖子裡/把鴿子變回帽子裡
然後變回那個/不愛你的自己

這首詩就是情境的錯置,拆解魔術師戲法、拆解心情,再把兩者錯接在一起,以倒退的魔術去說明,其實我想變回那個最初的、並不愛你的自己。

歧義、錯置、似是而非、似非而是、意象(繪畫性)、音樂性、敘述者、敘述語氣、主題創意、詩人做精確瞭解符旨的人灑下符號召喚讀者共感……,詩可以討論的,有許多。但有時憑藉對人的狀態的洞悉、對心的覺察,也會帶出一種力道擊中他人心情,如這樣的詩:

你沒想過我會痊癒吧
我也沒想過
可是
我痊癒了

又恢復成
那種沒愛過你的樣子

對寫詩人而言,這種洞悉和覺察,是先於技巧的、更為重要的能力。

大學時代(那是手寫年代的尾聲)我常徹夜在稿紙上手寫,挪移標點、增字刪字、改寫重寫,然後重新去閱讀,看我的改動產生了什麼效果,直到凌晨帶著虛弱精神,走到宿舍附近的郵筒投郵給報刊,成為天未亮時,關渡街道上唯一的一張白色剪影。

排練空檔擲出的荒謬對話、舞臺後臺那黑暗帶來的安全感、各種不同主義劇本抱擁的殊異情懷……,那時,誰都還沒長成最後的果實,只是接受光風雨露每日每日向光生長著,多年後,才終於展現出各自的形狀,現在回想起來,原來當年的課室,是一個歌手、演員、導演、詩人齊聚一堂的狀況啊。今天來讀一首我在戲劇系時期寫的詩吧。



〈間奏〉這首詩,出自林婉瑜詩集《剛剛發生的事》,全詩如下:

剛剛發生的事

剛剛發生的事

兩首曲子的中間
音樂停下來的時候
我想,問你一個私人的問題
你愛我嗎
(你愛我嗎)
噓……沒有回答

後來
狼來了
你停止旋轉
我倦了
我便睡了
不再
有人發問
在我們的囚室
心的房間


〔本期詩人〕林婉瑜
1977 年生,台中人,初始考入台北醫學大學營養系,大二決定轉讀文組選擇休學,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主修劇本創作。20歲開始寫詩,詩作曾獲年度詩 獎、第11屆臺北文學年金、林榮三文學獎、時報文學獎、詩路 2000年年度詩人、優秀青年詩人獎等。2007年出版詩集《剛剛發生的事》;2011年出版城市詩集《可能的花蜜》,為第11屆臺北文學年金得獎作品;2014年出版情詩集《那些閃電指向你》,並獲得《2014臺灣詩選》年度詩獎。


點圖閱讀更多【詩人╱私人.讀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傷的時候,讀一首詩比較健康

當現實太痛,我選擇逃進詩裡,讓那些懺悔的、埋怨的、放下放不下的詩句說出我的心。

1413 2